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单身宿舍第一间

时间:2018-07-18 22:21:41字数:9488【  】来源:原创 作者:肖洁 点击:0

  坐着今天的高铁,我们不能忘记当年的铁路工人。他们鲜为人知的生活,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光鲜。可就是他们,为高铁夯实了路基。

  一幢红瓦房虽有三层楼却无阳台悬挂,名曰“单身宿舍”。在机务段修火车的男男女女中的一部分,集中在此度过他们的“八小时之外”。与其他宿舍相同的是,进门第一间照例挂有牌子,上书“值班室”三个楷字;与其他宿舍不尽相同的是,由于房间紧张,这值班室一专多能,兼做了娱乐室,娱乐室里有几样物件分了季节惹人喜爱。单身汉、单身妞们出入此地的随便程度,超过了进出自己的房间。有的半小时不到,疯叉叉跑了五六个来回;有的一旦钻进去坐下来便似一尊雕像,五六个小时一动不动。

  春天是青年人的季节。你听可登可登脆响,黑色健美裤托一片红云轻盈飘进来,值班室里顿时光亮许多。红云径直飘到电话机前,甜甜声娇滴滴响起:“哪个?你猜嘛。嗯——(不但拉得长而且转过弯),就是要你猜嘛。”紧接着飞起一串灿烂笑声经久不息,直到发现周围众多异样目光暗暗射来,方才吐了舌头戛然而止。慌忙扭头一边,手掌捂了送话器:“七点半老地方,迟到是小狗。拜。”轻轻放下话筒,似怕惊走好梦。收回纤手冰一下滚烫的脸,顺势拢拢秀发,尔后用力一甩,黑瀑布就在空中旋转。终于镇静下来,胸一挺调动秀腿,可登可登发出更欢快的节奏。红云飘然而去,给单身汉们留下无限的遐想。半天才有人发话:“啧啧,香味至今不散。”“你可看到了那鞋跟,指甲大小却怪响。”摇头如货郎鼓。

  夏天吃香的不是电话。伴随着叭嗒叭嗒拖鞋声,一股浓重汗味率先扑鼻而来,紧接着才有白背心蓝裤头跃入眼帘。一张油脸上悬着豆汗,手捧一海碗面条浮满红彤彤辣油,步履匆匆直奔电风扇前。冬天则是另一番风景,无声无息一件草绿色军大衣瑟瑟抖动着进来,脑袋缩在毛领子里,鼻孔下悬挂着晶莹分泌物。把大茶缸往火炉上一墩,顺手抓过一张靠背椅,紧贴火炉坐下来。张口一声:“连续剧开始没有?”眼光便唰地投向屏幕。

  值班室最高档最现代的装备,就是这台12英寸黑白电视机。机壳上油漆笔迹依稀可辨,“段工会—1978”和一个比字们富态一倍的铁路路徽。该机超期服役独创两大特色,一是活跃在屏幕上的人们,不论职位高低贡献大小无一例外均为大脑袋短腿杆;二是需不时用巴掌伺候——不打不响。即便如此,单身汉单身妞们虽然唠唠叨叨,说哪里又添置了大彩电、投影机,可我们……却偏要坚持挤在此处津津有味欣赏这喜剧效果。很有一些“人虽穷志不短”的豪迈气概。你定睛瞧瞧,朦胧中黑压压一片,脖子越拉越长。突然有人禁不住一拍大腿吼起来:“好,安逸。啃起来了——巴适!”旁边有人赶紧接住:“老子看你娃可以请探亲假了,馋眉馋眼那个样子哟,啧啧啧……”“老子才不像你龟儿子,嘴里不说心头慌张。大家来看,大家来看,哈喇子吊起好长。”更有好事者啪地拉亮电灯,于是,轰地一下,排山倒海的笑声爆发,余音绕梁嗡嗡作响,值班室里热气更浓。后进来者赶紧宽了大衣,呼地吸回鼻涕,把凳子往外挪挪。

  值班室配有管理员,徐娘半老三位女人。三张笑脸均胖,三付嗓门皆大,轮流值班12小时一倒。是她们,夏天把风扇开到三档,冬天把炉火烧得通红,时时把凳子擦得铮亮。如若电话铃响,急忙抓起话筒:“喂,单身宿舍。找谁?好,请稍等。”轻轻放下话筒,孔雀开屏样亮开嗓:“张—方—亮—电—话……”音阶一样高,音量一样大,节拍一样长,毫无抑扬顿挫,一声接一声,整座大楼如发生地震般直往下掉灰尘。

  笑脸当然不是时时廉价展开。连续剧看得正上劲,啪——保险丝烧断了。漆黑中响亮亮骂一句:“妈的那个叉,哪个龟孙子又在烧电炉。”摸索着拉开抽屉找出工具,楼上楼下跑几个来回。灯一亮,一头汗,气喘吁吁坐下来:“妈哟,精彩处又错过。”脸上乌云半夜不散。

  单身妞们基本都还待字闺中,可单身汉却多是老婆的丈夫孩子的爹,因此,单身宿舍断不了家属前来反探亲。且怪,到此团聚的多不是少年夫妇,而是四五十岁的老夫老妻。有人分析个中原因有二:一曰老伴老伴,老来作伴。二是年轻时要拖儿带女伺奉高堂,如今老的多半去了,小的儿大女成人,只剩下牵挂却无多少拖累。于是甩手甩脚到城里来弥补弥补损失了的青春时光。

  嫂子来了,夜里当然得享受特殊待遇——赶几个兄弟出去“打游击”,让女人和老公睏作一团。可白天总不能带娘们到车间去,只能把她交给管理员管理。初次见面,免不了客套几句。半小时后,大姐幺妹混得厮熟,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摆农村姑娘穿上牛仔裤把肉绷得紧紧的好像就减少了先前的土样,讲城里环境污染严重小偷猖獗可新鲜事真多,话中国女排兵败汉城,叹那么大个字不知能否找到婆家……无意之中看到手表指针,“哎呀,都快5点了还没弄饭。”于是,同时丢了手中毛线,一起披挂上阵。捅开火炉,你洗菜我切肉,锅碗瓢盆响成一片,酸甜苦辣弥漫开来,值班室顷刻变作炊事班。男人下班归来,抽鼻子嗅出了香味,转眼珠找到了端放在炉盖上的酒杯,脸上皱纹顿时舒展开来打一阵哈哈。抓起筷子在空中画个圆:“愣着干啥,大家围拢来。”一旁端着食堂大锅饭的弟兄们,刚才是眼睛落在锅里,此刻如战士听到了命令,哗地一下,将手中的筷子向着既定目标刺过去。一锅大肉转眼间便风卷了残云。

  两口子住在一起时间稍长,牙齿就要碰到舌头。吵起来一口土话互不相让,却总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光响雷不下雨。一个吼着你跟老子滚回去不然小心挨揍,一个擤着鼻涕念叨走就走,你以为哪个想赖在你这里受气,可就是挪不开步。最后总要到值班室求官方解决。半老徐娘双手叉腰,一脸严肃和着威风吼汉子:“这就是你哥子的不是,刘大姐不远千里来看你,来陪你睡觉,来让你舒服,你竟然喊她滚,你可真说得出口。你们这些死男人都他妈一个样,见不到摸不着就想得慌,看电视都在吞口水。住了几天打个小牙祭就姓啥子都不晓得了。忘乎所以、忘恩负义……”就差没骂卸磨杀驴、吃水忘了开井人。汉子摇头无言怏怏而去。夜里归来,闻到酒肉香味,看到她换了新衣飞过来一串讨好眼波,方才觉得管理员说得句句在理。

  光阴似箭、春去秋来。段上的安全天数在增长,经济指标创下纪录,职工奖金也持续增加,可值班室却涛声依旧。电话机更旧了话筒里充斥着叽叽喳喳的杂音,电视剧伴音总是吞吞吐吐,可电风扇却嘎嘎响个不停,特别是几张靠背椅不但摇晃得更加厉害,而且凳面已被人们使用臀部磨出了凹状。但是,值班室吸引力丝毫没有减弱,单身汉们有事没事仍要到里面转一圈心里才踏实。发了奖金,买包葵花籽兴冲冲跑进来,见人发一把。工作不顺心,挨了刮胡子,懒散散踱进来,闷头缩在角落里。不知不觉中和着看电视的人们笑了几回,一摸肚皮,硬度似乎有所下降。回到寝室脸不洗鞋不脱,倒下去就拉伸一夜无梦到天明。提着饭盒再去车间,干起活路来又是一身蛮力。

  我住单身宿舍时间不短,对这些琐碎小事早已见惯不惊、习以为常,心田激不起什么波澜。可那天一幕震撼了我。在单身宿舍住了30年(妻子从这里大了肚子回老家产下的长子已做了父亲),即将退休回东北老家的赵师傅,突然改了几十年如一日的一分钱掰作两半花的传统美德,到发廊修了面,换一身崭新路服,去街上请来专业摄影师,端坐在火炉旁那把破烂椅子上,脸上露着微笑,眼里噙着泪花凝视着电视机方向,留下了一张以值班室为背景的单人彩照。老人轻声说,这是他大半辈子生活的真实写照,要带回去留作永远的纪念,死后也要叫儿孙们放一张在棺材里或者骨灰盒上。当时的情景庄严肃穆。我抬头仰视赵师傅,他没能如鲁迅先生所说,在我眼前逐渐高大起来,可我心里却镌下了他瘦小的身影。我再扭头环视自以为早就熟识的值班室,突然感到远远没能认识它。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肖洁 肖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肖洁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52 投稿总数:114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14 他的生日:03-12 注册时间: 2018-03-12 10:39:23 最后登录: 2019-03-30 09:05:4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