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母子之间

时间:2017-07-08 15:07:43字数:8758【  】来源:采集 作者:雨祺 点击:0

  在彩云之南的大理古城写这个题目时,心里却总翻腾着“天下”这两个字。

  “中国地大,但是总能万里归心;中国人多,却又是万姓同属华夏。”,这是我此刻的默想。其中的“归心”与“同属”,便是中国人心里大都装有一个“天下”的概念在起作用,而“天下”概念的核心内容,就是“大一统”。

  我私下常想:中国曾那样的分裂和衰败过,却总能一统;西方曾那样强盛和进步过,欧洲却在越来越碎片化。这之中,本质性的原因大约就在于他们的心里没有这个“天下”概念。他们大约至今都还停留在狭隘的民族利益这一层面上不能自拔,这,与“天下归心”以及“四海之内皆兄弟”等的“天下”情怀相较,实是天壤、云泥之别。所以,欧洲的英格兰、法兰西、日尔曼等等,大致都只好以本民族作为一个国家单位,去独立于世而无法行成大一统。不仅如此,他们今天还在分裂并还将继续分裂下去。当然,除了分裂,他们还会派生。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利坚等怪胎就是例证。而我们中华,只要打开历史,从大的框架上看,几千年一路走来,途中无论遇有怎样的苦难与艰辛,却总能屹立不倒,从未散架。由此,我深感我们华夏先祖的正确与伟大,从心里敬仰他们的觉悟、智慧,敬畏他们的深厚、广博。总之,没有“天下”的观念与情怀,曾经的兴旺与发达,都只能是浮烟,而“亘古”与“永恒”以及生生不息、薪火相传这类的词,在他们那里,是断体会不出其中的滋味来。

  中国的“天下”观念与“大一统”情怀,是由方块汉字书写在“四书、五经”以及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之中,已经有几千年了,几千年来,在华夏大地上,不管哪方水土、哪处方言,哪怕再荒蛮、再偏远,只要翻开书本,读的都是同一种方块字所书写出的同样内容的“经史子集”。这种维系与传承,我虽不敢说这就可以直到永远,但,至少我敢说与西方相比,要绝对永久的多,几千年的历史和唯一现存的“文明古国”称谓,便是证明。所以,中国无论有多少人口、多大地盘,能写方块字的便是同类,能读“经史子集”的便是同心。中国人的“天下”观念就是在这传承中形成,而且,在这代代相传中,这“天下”观念是早已潜入国人的骨子里、血液中,既使普通的百姓,也概莫能外:“四海之内皆兄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国家兴旺匹夫有责”“话说天下大事,合永必分,分久必合……这些,既使是车马店的伙计,扛大个的力巴,拉客捎脚的车夫以及种地的农民,都能于绘声绘色中说出一大堆。所以,中国人永远都有一颗“大一统”的心,中国永远也散不了架,这无论是地处中原、江南还是岭外、云端;无论是汉人还是少数民族,都必将统归华夏一统天,这,就是“天下”。

  此刻,说这些话时我就身在“渺万里云层”的彩云之南---白族大理。云南虽远,仍在天下;白族虽偏,总是一家。因为,大家都认方块字,大家都读圣贤书,自然,大家都属华夏。这感觉真好,好在同属、同归、同姓中华。正是:“不同穿戴云端处,都认汉文华夏人。”

  登上苍山中和寺时,见有好些人在忙活,是用一整根又粗又长松树躯干在扎制一支巨大火把。后来还得知,火把节是晚上六点开始,而且山下的人们必须见到此中和寺的火把点燃后才能点起他们的火把。换句话说就是:大理白族的火把节是从苍山中和寺这支火把最先开始,这里不开始,别处不能先行点火,一直都是这样的,这是规矩。

  火把节,本来是彝族的传统。彝族人认为,过火把节是要地里的谷穗能长的像火把一样粗壮,同时,还有以此火把驱除鬼邪、保人畜平安之意。此外,火把节的说法还有许多,在宁蒗县,普米族人崇拜的火神叫昂姑咪,她本是摩梭人的女始祖,为了子孙和普米族人的幸福,上天盗来火种并以自身当火炬,把火种引到人间,让摩梭人和普米族同时获得了火。燃火把,是为了世世代代不忘昂姑咪的恩德;在鹤庆县,据传,这里的居民是当年诸葛孔明和孟获在此屯军留下的后代,他们每年在六月二十四这日晚上,点火播种五谷,使荒甸变成良田。从此,为了纪念这一盛举,后人在这一日,夜点火把,播种小春作物。再有,农历六月二十四,北斗星斗柄上指,彝族都要过星回节,也就是火把节,俗有“星回于天而除夕”之说,相当于彝历的新年。节庆期间,男女青年点燃松木制成的火把,到村寨、田野、道路、河边等处活动,边走边把松香撒向火把,照天、祈年、除秽、求吉。期间,或对歌、跳舞,或赛马、斗牛;或举行盛大篝火晚会,彻夜狂欢。

  从苍山下来后,时间还早,远未到火把点燃时候,只好在客栈发呆以保存夜游体力。到出门时,街上已然华灯初上、火把流动、人声喧天起来。其实,华灯初上是对的,因为路灯已亮,只是不是主角了,主角是火把,不过不是全在游动,游动的当然到处都是,有洗衣用的棒槌那么大小,已经点燃,拿在手中在游走舞动,伴随着开心的笑语,满街都是,从街口一眼看过去,火光灼灼,火星四溅,蔚为壮观。然而更为壮观的是那些人手举不动的大火把,有大碗口粗细,两人多高,每家客栈,每家餐馆及店铺门前都有一支或俩支,此刻正在烈烈燃烧,更有甚者,是将十几几十支这样大的火把排在一起,火龙阵似的照亮夜晚的广场、街巷,火光冲天,热气扑人,“噼啪”的烈焰炸响与节日的狂欢尖叫,贯满了古城的夜空及大街小巷。

  别问我会不会烧了衣衫、烫了皮肤、闹个不欢而散等一类的话,我会说在那样的情境与氛围中,这世间的一切尖酸与矫情,都早已了无在了这火光的热情之中。实际上,当你走在这到处是火的世界里,尤其是俊男靓女,是必会成为“攻击”对象,只听一句谁都听得懂的“吉祥如意”或“恭喜发财”问候之后,是一个绽着善意且喜悦笑脸的人,一手持火把,一手握松香,对着你就将松香猛撒向火把,火把在你跟前顿时暴燃而起,火舌冲你而来,于是,笑声、喊声、尖叫声,不绝入耳。倘若,你路过时,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我想,你大约会生出一股淡淡的寥落而倍感失意。

  其实,据当地人讲,过火把节时身上未沾到火星是不好的,火星沾的越多才越吉利,来年的日子才越红火。据此,我想,家家户户门前都燃一支火把,图的也是欲使日子过的更加红火这个美好愿望。这,真是祥和、美好。

  夜深了,当我要回转客栈的时候,迎面碰见一个大小伙子,这哥们扛着一根碗口粗的大大火把独自低着头在走,肩上的火把还在燃,脸上似写着“郁闷”与“懊悔”几个字。这使我很觉滑稽可爱,人家都是拿棒槌大小的火把,舞动和对美女撒松香时是轻松、潇洒又方便,他却弄来这么老大一火把,舞不动也抡不起,当然无法冲人撒松香,再说,你扛这么大一大大火把,哪个敢近你身?谁个不绕你走?算来也只好扛着自己玩了。“他可真是个棒槌!”我这样想着与他擦肩错过,错过时我又回身看了下他那滑稽又可爱且渐远的身影,只好也替他郁闷与懊悔一把。

  这一幕,直到回客栈于睡觉前,我还在想:那哥们当然是个棒槌,也肯定是个来旅游的外地人,赶上火把节,买火把时,指定是只求大,而忘了实用一说,才落到如此这般。倘若,他日后再来,想必,打死也不会再买这么大个的火把了。

  【责任编辑:雁南】

TAG标签:母子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