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山野花

时间:2017-06-27 09:46:57字数:12591【  】来源:采集 作者:雨祺 点击:0

 如果你看到面前的阴影,别怕,那是因为你的背后有阳光。

  ——题记

  连续几天来的暴风雪,让承德的天气瞬间变得更加阴冷。夜间零下十六度的温度,让有暖气的房间也不觉得怎么暖和了。每家房间玻璃上都冻满了冰碴,就如一幅幅画家临摹的画。清晨,蜷缩在被窝里,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深深地为几个月前,夜宿在医院附近自动取款机旁边的那个叫“山野花”的女人担起了心。这么冷的天,她身上仅有的一件军大衣能管用吗?万一冻死了怎么办?心里不由自主地想着,急忙钻出被窝,快速登上裤子,套上衣服,穿戴整齐匆忙跑出家门。赶到她每天睡觉的地方,却看见犄角旮旯处,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竹席子,山野花人已不见了踪影。望着四周足有一尺半厚的雪,发着愣。正在这时,清扫大街的李大爷走了过来和我打着招呼:“叶子,怎么这么早就来取钱了?”还没等我说话,李大爷又说,“在这睡觉的山野花这几天咋不见了呢?她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可去呀,莫不是冻死了,让环卫工人给拉走了?”李大爷絮絮叨叨地说着,我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叫山野花女疯子的模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医院附近自动取款柜员机旮旯处的平地上多了一个竹席子。一个衣衫褴褛的女疯子,每天晚上都睡在这里。女疯子三十来岁的样子,脸上每天都是脏兮兮的。凌乱的头发用个不知从哪捡的红领巾缠在头上,高高卷过头顶。听附近医院的人说,这个女疯子确实够可怜的,据说还是个学金融专业的大学生呢,毕业后就在承德县里的一个银行上班,和一个工厂技术员结了婚。谁知结婚没多久,在工厂上班的丈夫单位煤气泄露爆炸被炸死了不说,连一个完整尸首都没有。她听到信后,急速跑到出事现场,看见了丈夫残缺不齐的尸首,当时就昏死过去。

  过后工厂发了她丈夫一部分抚恤金,谁知她妹妹和她去银行取钱回来的路上,还被人把钱给抢走了,她的妹妹当时也被抢钱歹徒给砍死了。受到连续的打击后,她彻底疯了。有一天,她从安定医院跑了出来。一路乞讨,来到我医院附近,不知怎么就相中了医院附近的取款机。每天,她都躲在自动取款柜员机旮旯处,傻笑着用袖子去反复擦拭着取款机。有人来取款存钱,她都会手里抱着一个不知从哪找来的棍子,站在一边紧张地望着四周,嘴里还会说着:“我给你看着,有坏人我用棍子打她……”如果有人问起她叫什么名字,哪的人?她只会傻笑地说:“俺叫山野花,就是银行人。”再问她就会哭了……

  有一天,我去柜员机取钱,看见她正一边吃着不知谁给的夹菜烧饼,一边还用袖子低着头擦拭着取款机。烧饼里的菜纷纷掉在取款机上,她一边随手捡起来胡乱放进嘴里,一边用手摩擦着取款机的显示屏。一会功夫,显示屏上的取款数字被她弄得油乎乎,模糊一片。看见此情此景,本想取钱的我,也没了心情取钱。但想想一会还要用,就硬着头皮走上前去,从兜里掏出卡放了进去。那个山野花看见我取钱,急忙扔掉手里的烧饼,拿起地上的一个棍子站在我的背后。瞬间,我闻到一股子从山野花身上散发出来的酸臭味,一股股的熏得我直恶心。我捂着鼻子,急速取完钱,赶紧转身离开了柜员机。

  刚走进医院大门,我就听见背后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是那个山野花。她一边跑还一边喊着:“你给我站住,站住!”听她这么喊,我吓得心里一激灵,我想,绝对是这个疯子犯病了,把我当成抢她钱的歹徒了。因为护士小刘就曾经和我说过,有一天她去那个柜员机取钱,那个疯子就去抢小刘手里的钱还大哭着说那全是她的钱……后来银行保安出来,她才松开小刘的手。想着小刘和我讲的那件事,我看山野花追得凶猛,就紧忙快跑几步,冲进办公室紧紧锁上了房门。山野花看见我冲进办公室,喘着粗气跑到我办公室门外,使劲拍打着办公室的房门,狠狠地嚷道:“你快开门呀!你给我开门!”医院保安跑了来,大声喊着山野花道:“你个疯子,你要干什么?”一会功夫,楼道里就传来了此起彼伏乱哄哄的吵嚷声。主任从他房间走了出来,把山野花领进他的房间,才算了事。我捂着狂跳不止地胸口,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刚坐在椅子上,就听见主任的敲门声。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主任和那个山野花。山野花看见我一刻,脸上露出兴奋得笑容,她大声对主任说:“就是这个妹妹,没错!就是她!”我惊愕地望着她,有些慌乱地辩解道:“不是我!我真没抢你钱!”说完就急忙躲到主任背后说:“你干嘛要相信一个疯子的话,真的不是我!”山野?听我这么说,急忙嚷着:“就是你,就是你!”主任哈哈笑弯了腰说:“叶子,你看看山野花手里拿的是什么?”听主任这么说,我这才注意到山野花手里拿着一个白色手机。呼啦想起刚才忙于取钱,光顾着捂鼻子,一着急把手机落在了柜员机台阶上。山野花看到后,就急忙追来了……

  回到家里,我和哥哥说了山野花捡到我手机,并追到医院还给我的经过。哥哥说:“其实那个山野花也够可怜的,有一天我夜间出车回来,就看见她蜷缩在那个柜员机旮旯睡觉,冻得瑟瑟发抖呢。”听了哥哥的话,我突然对山野花有了同情。第二天一早,我把家里哥哥在部队穿过的一个军大衣送给了山野花,还第一次给山野花买了早餐。从那以后,我每天早晨去上班前都会给山野花带一份早餐。山野花每次见到我一刻,都会高兴地跑上前迎着我冲我傻乐……

  “叶子,在这发啥楞呀?走呀!上班晚了。”胖乎乎的护士丁丁叫着我,我赶紧看看表已经七点二十。刚走进医院大门,护士小刘就迎了上来,她把我拽进护士值班室并关上房门,对我惊慌地说道:“叶子,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不许和别人说呀。咱们医院太平间闹鬼了!”听了小刘的话,我身上立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有些害怕地说:“别吓我,我办公室后窗户可就对着太平间呢,你让我咋再敢办公室坐着。”小刘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又接着说:“是真的,不骗你。昨半夜我亲眼所见,那太平间里有响声,我还趴着后窗户往太平间里看了,里面竟然出现了鬼火,一堆火呢。”小刘一边说脸上还露出害怕的表情。我听了小刘的话,也立时紧张起来。因为,今晚就轮到我值班。我到底该不该和主任以及医院里的人说呢?小刘看我发着愣,推了我一下又说:“今晚又是咱俩值班吧,要不然你就在我们护办室睡觉吧,只是这几天医院没有暖气,护办室太冷,你值班室好歹还有空调呢。”

  一整天我都想着小刘说的话,没敢看窗户外的太平间。夜晚来临的时候,我和小刘架不住护办室的冷还是来到了我值班室。和小刘早早挂上窗帘,把房间门反锁上,俩个人挤在一个床上正迷迷糊糊要睡着。无意之间,我突然看到我值班室后窗户一个火光一闪,紧接着隔着白窗帘我隐隐约约看见太平房里貌似真有火光。小刘一下躲到我身后说:“叶子,鬼火!又出来了。”我强镇静了一下,偷偷跳下床撩开窗帘,果真看见直对着我的太平间小窗户里有忽明忽暗的火光,在幽暗的夜里是那样瘆人。顷刻间我的汗毛孔瞬间立了起来,我和小刘都急忙穿好衣服,正准备逃出值班室。我突然又觉得不对劲,因为鬼火过去听人讲是那种蓝火苗,而太平间的火却好像是谁点的篝火。我拽住小刘说:“不对,肯定有活人在太平间里,咱俩一起去看看吧。”小刘哆嗦地对我说:“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也许是死人诈尸了呢,咱俩去了还不得给咱俩掐死。”听了小刘的话我也有些害怕,就和小刘一前一后离开我值班室。刚一出值班室就看见门卫老罗头,他看到我俩慌慌张张的样子就问我俩道:“你俩大半夜的不睡觉,难道是撞到鬼了。”见到老罗头一瞬,我和小刘就如遇到救星一样,急忙把太平间有鬼火的事告诉了他。老罗头听我俩说完哈哈笑着说:“我?了大半辈子,还真没见过鬼。走,我倒要看看鬼是什么样子!”

  怀着好奇,我和小刘紧紧跟在老罗头身后,来到医院房后太平间。看到太平间的一个小窗户是微开着的,隔着窗户果真看到太平间地上有一堆点着的火,地板上还躺着一个盖着军大衣的女人。“是山野花!没错,就是她!”小刘和我异口同声喊出声来。

  山野花被走进太平间的我们惊醒了。她蜷缩在地板上,睁得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连连说:“我冷,我冷!这暖和……”望着山野花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的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滋味。小刘偷偷对我说:“这个疯子胆儿也够大的,四周都是装死人的冰柜,她居然还睡得着,还知道点一堆火。”

  是啊,火?这里怎么能点火?这万一失火那事故就大了。老罗头和我急忙走上前去扑打着,把那堆火熄灭。然后我走到还在发愣的山野花面前,从地上把她拽起来对她说:“走,我给你找个睡觉的地方。”

  领着山野花来到医院浴室,我和小刘帮着山野花洗了澡。我和小刘还给山野花找来了我俩的衣服,帮她换上。也别说洗过澡的山野花,还真的不丑。当我找来镜子让山野花照的时候,山野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然拍打着镜子笑得前仰后合,并兴奋地直跺脚。我和小刘还偷偷在行李间给她收拾了一个床,让她睡在了行李间里。

  第二天主任来上班,我和主任说了山野花的事,主任当时听了就急了。他冲我嚷道:“行李间是所有医院病人用得消毒过的行李,你怎么能随便让外人住进去呢?不行,绝对不行!”说完主任召集了我们科室全体人员,给我们开了一个会。他在会上说:“山野花这样需要救护的人很多,如果我们都给他们安排在医院来,那医院会成什么样子?所以,我的意思是咱们科室的人能不能自己想想办法,都能伸出友爱的手来帮帮山野花。”小刘说:“主任您看这样行不行,我爸就在咱滦河的一家安定医院当院长,我把山野花送到他那去吧。”大伙也七嘴八舌地说:“我们给山野花捐款捐衣物吧,共同帮助山野花!”主任听了大伙的话高兴地笑了说:“嗯,我把我这个月的奖金钱全部捐给山野花交住院费!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吧。”主任的话音刚落,科室的医生护士都纷纷掏钱。我科室的元老李教授还特意跑回家中,把自己亲手织的新毛衣毛裤给山野花拿来。小刘还赶紧给他父亲打了电话,他父亲还派了车,派了医生,把山野花接到了安定医院。

  后记:连续几天来的暴风雪终于停了。一个阳光很好的周末,我和小刘手捧着从远处大山采来的山野花,带着全体科室人员的嘱托,给山野花买了水果和崭新的换洗衣物,来到了安定医院。山野花看见我和小刘手里采的山野花,竟然奇迹般的高兴地扑了过来,她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那束野花,使劲得把它抱在怀里。只见她紧紧用脸贴着、用鼻子嗅着,清晰地说:“我家上板城山上就有许多这种花,我想回家了!”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