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老婶

时间:2017-06-27 09:47:06字数:13313【  】来源:采集 作者:雨祺 点击:0

  老婶和老叔结婚的时候,爷爷和奶奶掐半只眼珠子也没看上老婶。尽管老婶长得漂亮,一笑还有两个酒窝,但最起码不能让人放心的就是身世不明。更不能理解的是老婶属于轻生,卧轨自杀。至于她是哪的人,为什么想不开自杀,谁都搞不清楚。老婶自己又闭口不谈,她自己不说谁能好意思问呢?但有一条那就是,她是被我老叔奋不顾身救的。

  那天,在火车上当司机的老叔下班回家。他一边走还一边习惯性地巡视着铁路中央、道路两边有没有大石头、被风刮落的树杈。一列火车飞速地驶来了,老叔突然看到离他不远处铁轨中央,横躺着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人。眼看火车越来越近,老叔急忙大声冲那个人喊着,可那个人却一丝不动,仿佛睡着一般。老叔疾跑几步,迅速跑到那个躺在铁轨正中央人的跟前,使劲用力拖着,把那个人拖出了铁轨。那个人得救了,而老叔却被疾驰而来的火车,压折了一条腿。

  老叔在医院养病期间,那个被救下来的女人主动留了下来,不分白天黑夜地伺候起老叔来。时间久了,不知怎么的俩人居然偷偷好上了。老叔从医院回来那天,没和家里任何人商量就偷偷和那个女人领了证,没举行什么仪式就住到了一起。

  当爷爷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在电话中告诉了我们一家和奶奶的时候,奶奶当时听了险些没背过气去。她翻着白眼冲着电话就喊:“老头子,你给我听好了,一定要看住那个女人呀!千万不能让她把咱儿子四儿给骗了。我四儿子为她没了一条腿,她不是坑人吗?你说她也是的,哪死去不好呀,偏要去铁路上寻死。还赶巧让四儿看到了。四儿打小就善良,你说四儿看到了能不去救她吗?去!把咱家的几个房间都拿大锁头锁上,这万一她再把家里东西给卷跑了。可咋整?”爷爷听了奶奶的话,每天都会按时按点给奶奶汇报老婶的行踪:什么那个叫翠花的女人,今天又去集市上买了两颗葱;什么老婶又给爷爷奶奶织了新毛衣毛裤;什么老婶穿的都是老叔穿剩的补了又补的旧袜子呀……一些小零碎的事,爷爷都一分不差的汇报给了奶奶,但奶奶还是把心放不进肚子里。每天她躺在床上都翻来覆去和烙饼一样,来回折个睡不着觉。

  老叔和老婶结婚后半年的一天,奶奶居然睡到半夜爬了起来。她匆忙地收拾起她的东西来,说是刚才做了个梦,梦见老婶把东北家里的钱财衣物,席卷一空人也跑得不见了踪影。说什么也要让我老爸去火车站排队,给她买回东北的火车票,也要赶回东北看一眼。老爸看实在说服不了奶奶,就决定让妈妈带上奶奶、哥哥和我回东北住上一段日子。

  一路上风尘仆仆,傍晚时分总算赶回到了东北老家。记得那天天气很冷,天上还飘着时大时小的雪花,老叔和老婶特意套了一个马车来接我们,老婶还在马车上支了一个帐篷样的房子,里面放了棉被。老婶见到我们笑容如花,热情地和我们打着招呼。奶奶见到老婶一刻始终是阴沉着脸,狠狠地“哼!”了一声。当老婶要搀扶奶奶上马车时,奶奶却挣脱开老婶的手,仰着脖子冲她狠狠地嚷道:“我家的马车,我还不知道上吗?茉莉你过来,搀我上车!”奶奶大声地叫着妈妈的名字。妈妈赶紧跑了过来,对老婶微笑着说:“弟妹,来我来吧。”说完就小心地搀扶着奶奶上了车。老婶则抱起五岁的我把我抱上车,她转身刚要抱哥哥,老叔紧忙跑了过来嘴里连声说着:“我来!你可别闪着肚子里的孩子。”我和妈妈哥哥钻进那个帐篷里,才发现老婶还在帐篷里的被窝里灌了几瓶子热水,而她自己却和老叔坐在外面。雪花飘飘洒洒,透过帐篷的缝隙我还看到老婶和老叔相依偎着,头上身上白白的被雪花覆盖着。一路上颠簸,我和哥哥淘气地抢着热瓶子玩,一不小心一下撞在马车的板子上。只听“啪!”的一声瓶子一下碎了。我的手瞬间感觉一阵巨疼,我大声地哭了起来。还好的是玻璃碴没扎着我的手,只是我的手被瓶子热水烫了几个小水泡。老婶和?叔听到响声,急忙停了车。来到帐篷跟前,老婶还急忙从怀里掏出一管牙膏,嘴里说着:“这是刚路过集市上买的,估计能管用。”而奶奶见了,却一把抢过那牙膏扔在地上。并生气地嚷道:“别给我孙女瞎上药!回家抹上点大酱就成。我看你是诚心故意想弄开水害我们没安好心!”老婶尴尬地弯下腰,低头捡起那牙膏小声辩解道:“不是的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寻思天气冷,你们坐在马车里冷,就给灌了热水。”老叔也走了过来,把老婶挡在他的身后对奶奶说道:“妈,你都说些什么呀,翠花好心是怕你们冷,本来我说我一个人来接你们,她不放心也跟着来了。这大冷的天,翠花她肚子里还怀了孩子呢,你咋还说这样的话呢?”妈妈听老叔说老婶怀了孩子,赶紧跳下马车急忙走到老婶跟前推着老婶说:“弟妹呀,你怀了孩子咋能淋着呢,去进帐篷里坐着,我坐外面。”妈妈老婶互相推让着,最后谁都没说过谁,就一起冒着雪坐在了外面。妈妈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俩个人一起披着,回到家中。

  爷爷见我们来了,高兴地去厨房煮了老姜汤让我们每个人都喝了一碗。听爷爷说,老叔自从和老婶结婚后,就住在后院的老房子里。每天老婶天不亮就起床去后山捡柴禾,生火做饭,然后把做好的饭菜端给住在正房的爷爷。每天老叔上班走之后,她都会领着一群上不起学的孩子,教他们认字读书。另外,她还在院内柴房做了一块黑板,自己做了一些小木凳桌椅,每天都会有一些孩子来上课。

  自从我和哥哥来到东北,每天都会学着那些孩子的样子,坐在柴房里听老婶讲课。老婶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歌也唱得好。有几次老婶教我们唱歌的时候还说,她现在肚子不方便了,要不然一定会教我们跳好看的舞蹈。奶奶自从回到东北,老婶除了教学生课外,还会给奶奶换着样的做饭。一天几趟地来奶奶和我们住的屋里问寒问暖,即使奶奶总给她甩脸子看,她也不会介意。晚上还和老妈一起争着抢着给奶奶洗脚、剪指甲,还隔三差五的给奶奶洗澡搓背。

  奶奶我们来东北后,老婶还嘱咐老叔特意给奶奶做了个洗澡的大木盆,让奶奶一个礼拜泡一次热水澡。奶奶也背后悄悄对妈妈说:“大木盆泡澡就是舒服。”可是她当着老婶的面还是不给老婶好脸色。老婶有个大红的衣服,已经旧的不成样子,她会偶尔穿穿。可奶奶每次看老婶穿都会对老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嚷:“一个庄户人家,穿个小姑娘一样的红衣服,你这是给谁看呀?赶紧脱下来,老何家儿媳妇哪个像你!”老婶听了奶奶的话会默默走回自己的房间,换上老叔的铁路服。因为自从我们来东北就没见过老婶穿过什么女人衣服,每天几乎都是穿老叔的旧铁路服。唯一一件红衣服,还是她卧轨自杀那天穿的。她给奶奶织的毛衣毛裤很漂亮,听老叔说,这些毛线都是老婶刚和老叔结婚时,没日没夜自己纳鞋垫,去后山上砍柴卖的钱攒的。

  我们来的第三个月,姥姥病了住了医院。妈妈不得不连夜赶回东北三岔河,回家照顾姥姥。爷爷喜欢打猎,每隔几天就会去山里打猎。可自从老叔结婚之后,奶奶吩咐让爷爷看好家盯紧老婶,他就没再敢去后山打猎。我们来了之后,爷爷又可以放松的去打猎了。天不亮爷爷就穿戴整齐,带上足够一个星期吃的干粮和几个猎户进山了。记得那天阳光很大,奶奶还说过几天后就是奶奶的生日,让爷爷多打些野鸡野物回来,给一家人改善改善生活。可没想到是爷爷头脚走,后脚天气骤变,下起了鹅毛大雪。雪越下越大,打猎的人都纷纷回来了,唯独没有见爷爷的影子。当时老叔也没在家,奶奶急了,赶紧拄着拐杖挨家挨户去问。结果和爷爷一起进山打猎的人们都说,他们看下的雪大怕雪封山,就都没敢再往山里走。而爷爷却惦记给奶奶打野物过生日,就撇下众人自己单枪独马的进山去了。奶奶听猎户们那么说,回到家急得拄着拐杖只点地。老婶见此情景,二话没说急忙穿上老叔的大棉袄,带着绳子,拄着一个大棍子,头也不回的去找爷爷了。

  夜晚的时候,老婶还真把爷爷拖拖拉拉的背回来了。原来爷爷离开众人后,还真打了几只野兔。看看带的干粮也不多了,就赶紧往回赶。没想到雪越下越大,不小心脚一滑掉进了一个深沟里。爷爷的脚严重扭伤,他躺在沟里,想着这回真的是彻底完了,夜晚还不得被野兽吃了。他试着拽着树藤往上爬了爬,怎奈脚伤严重,他大声喊着给自己壮着胆。正在这时,一路寻来的老婶听见了爷爷的喊声,发现了沟里的爷爷。她急忙扔下绳子,使足力气总算把爷爷拽了上来。爷爷脚伤走不了路,老婶硬是拖拖拉拉给爷爷背了回来。可是她把爷爷背进屋放下爷爷一刻,我看见老婶的脚下是一摊鲜红的血……

  老叔闻讯赶回来了,他把前院在县里开医院的李医生找了来。李医生给老婶急忙打上吊瓶,又给开了三付中药方子。他当时还说:“如果我开的这三付药,病人吃后还见下体流血,这个孩子就不能要了。如果吃完这三付药下体不见红了,那孩子就保住了。”

  老婶遵从李医生说的,每天一动不动地躺在炕上养着胎。奶奶每天都会去集市上,买那种黑色皮肤据说能补血的乌鸡。爷爷还听从奶奶的吩咐,一瘸一拐得把自己打的猎物拿到集市上卖了,给老婶买了奶粉滋补精。奶奶还偷偷告诉我和哥哥,每天呆在老婶房间里,听从老婶的使唤。三天过后,老婶能起床了,肚子还是圆圆得大大的。奶奶流着眼泪对老婶说:“孩子总算是保住了,多么好的闺女!没有你老头子早冻死在大山里了。”

  过年前夕,老婶生了个大胖小子。被接回家那天,家里突然来了两个五十多岁的夫妻。他们看见老婶一刻跑上前去连声叫着:“孩子呀!终于找到你了。”然后是抱头痛哭!老婶的身世也总算是揭开了。

  原来老婶高中毕业后,由于家里人口多,实在困难。不得已她把升学的机会,让给了上高中的弟弟。自己则给邻居一家当教师的夫妻,看小孩。孩子四岁那年,在院子里玩,老婶在房间里给小孩做饭。饭做好了去院子里叫小孩,却发现小孩不见了。老婶满村子找了遍,结果也没看见孩子的影子。有个拾破烂的婆婆告诉她说,刚看见一个小男孩往火车道方向跑去了。老婶听了婆婆的话,急忙顺着火车道方向追去,结果是越走越远,追了几天几夜也没看见孩子的影子。老婶越想越害怕,就躺在铁轨上不想活了。正好让老叔遇到,老叔就奋不顾身的救下了她。

  来的这对夫妻是老婶的父母,他们还告诉老婶说,那个叫小明明的男孩子根本就没有丢,而是跑进一家邻居家玩了……

  老婶的身世搞明白了,父母也找到了她。奶奶、哥哥、妈妈我们也该回承德了。那天奶奶和妈妈,特意去商场给老婶买回一件红彤彤的红上衣。我看见我们走那天,老婶还特意穿在了身上。雪花纷纷扬扬地下着,而她身上的红毛衣,像一团红红的火,是那样让人感到温暖。火车启动一刻,老婶不停地向我们挥着手说:“放心吧,这边的家我一定会照顾好的!”我还看见奶奶眼角流着泪,不停地说:“多么好的闺女呀!”妈妈也说:“你老婶穿上红毛衣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后记:十多年过去了,老婶家的金宝也上了大学。听老叔电话里告诉我们,老婶现在在家里办了一个小饭桌,专门接一些家里父母忙不过来孩子的上下学,她还和老叔一直担负着照顾爷爷的重任。现在爷爷已经八十岁了,身体仍是硬朗朗的。老婶前天还打来电话对我和哥哥说:过年你俩回东北吧,知道你坐车晕车,我和你老叔套上马车去接你们!”

  责任编辑:烟雨濛濛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