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今生与你相遇,不怕念起,唯恐觉迟

时间:2017-06-27 09:47:18字数:11270【  】来源:采集 作者:雨祺 点击:0

  当田野里的麦子笔挺的身子被割断后,一行行麦茬齐刷刷地向天空裸露着黄色的细管子。麦子归仓时它们似乎完成了一项伟大使命,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悠闲地逗一下身旁的狗尾巴草,数一下天上片片的白云。地头的柳树杨树枝繁叶茂,浓绿洒出地面一处阴凉。我们会把这个时间称作有诗意的初夏,农民会以农作物来标志定义此时为“麦罢”,简单明了的词语就是把收成做一个阶段性总结。麦罢是我们兰考的方言俗语,非“麦霸”之调侃。麦罢后总会下一两场或大或小的雨,泥土被滋润变得湿软松散,农作物红薯、花生、大豆趁着好墒被抢种上了。蝉的幼虫会在这个时候破土而出,告别一千多个黑暗的日夜,挣脱牢笼的枷锁,迫切希望蜕变重生与光明拥抱。

  蝉的幼虫在民间有很多不同的雅号,我们兰考这里叫它“爬叉”,其他地方有叫“知了猴、黑老哇哇、机留狗子,二伏咧、猴猴”的。名字因地域风貌各异,因方言习俗而称谓五花八门。如果仔细考究每一个名字,都会感到滑稽可笑,不知道这名字因何而来,不知道是以什么关系扯到一块的。凡是稍粗大的树下都会有爬叉洞穴,洞口能伸进人的手指头,我们总期盼从那洞里抠出一只爬叉带回家用盐腌了油炸,味道要比任何肉鲜无数倍。

  童年时代的我,曾经被这洞狠狠教训了一次,一个和爬叉洞一模一样的小窟窿诱惑不知深浅的我把手指插进去,手指却被什么东西钳住一样的刺痛,尖叫恐惧的我拔出在洞里的手指呼救,手指上有一只黑色的大甲虫用它的钳子牢牢地夹着我不放,母亲听到我的哭喊快速跑来解救。直到现在,我对那些类似于爬叉洞的小窟窿还心有余悸。其实别人抠爬叉都是用小棍试探虚实,防止蛇虫类的突袭。只有我,敢去冒险的勇气中是无知与幼稚。

  爬叉都是在夜色浓重时,像个挖隧道的机器从地下往地面上掏洞,那土一点点的被堆在身后,它笨拙的身体艰难地挪动着,运气好的可以逃过人们的捉拿,运气差的刚露面就落入了美食者的掌心。你看那捉爬叉的人群浩浩荡荡,男女老少皆上阵,左手一只手电筒,右手一根细竹竿,手腕上挂一个空饮料瓶。树林里灯光闪烁,光柱在树身树干上晃来晃去,亮点在寻觅小爬叉,这景象忽然让人想起郑智化的《星星点灯》歌。眼明手快的麻利人总是满载而归,一晚上就能捉几百个,回家放在冰箱里冷冻保存。老人们不舍的吃就卖给小商贩,几毛一个的价钱算下来,每天能挣几十元零花钱,有乐趣有收入,岂不是两全其美。又听说捉爬叉还能治颈椎病,听来好像有几分道理,整晚上仰着头对颈椎有益,缓解了病痛。夜深人静时,人们陆续回家,带着他们的收获,哼着欢快的小曲,仅剩一两个人执着地等待最后一批爬叉登陆。有时会下一场暴雨,积水没过了脚脖,还能看到穿着雨衣的人在趟水摸寻,一种乐此不彼的精神,犹如那雪夜在江上独钓的渔翁,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把尘世的烦扰隔断在了另一个地方。

  捉到的爬叉浑身沾满了泥土,佝偻着黄褐色的身体。躺着时肚子上是柔软的横条纹,像螃蟹的形态翻身很难。几条腿挣扎着乱踢,外壳硬且有光泽,背部一条缝就是蝉的产出口。爬叉用清水冲泡去掉土腥味,再用盐腌入咸味,这两道程序可以避免它蜕变成蝉,黑色的蝉没有人食用。腌好的爬叉已经安静待命,放在油锅里炒炸香味重,蒸煮的香味不腻。没有色素与添加剂的纯天然食品,味道堪与海鲜媲美。中档饭店卖几十元一盘,若是星级饭店的高级厨师烹饪点缀,再起个优雅的“金蝉织锦”“金蝉脱壳”,恐怕要几百元吧!猫狗蛇兔鸟都被食客捧上了餐桌,何况这喝树汁饮仙露的爬叉呢!

  深夜,爬叉会在某个树梢某片树叶上安营扎寨,稍作休息后,它就要迎接重生的时刻了。清风习习轻拂着树叶微微颤动,夜是如此静悄悄,朦胧隐现神秘的幻觉,把梦乡里的眷恋尽情诉说挥洒。露水已成滴时,爬叉背上的缝隙渐渐裂开,浅黄的幼蝉把背先拱出来,身体如弯弓脱离爬叉壳,头与足部是最先分离出来的。整个皮撕裂下来,那感觉一定是痛不可言的,它不会叫喊不会哭泣,痛应该是在心里承受的。它的翅膀被压缩成团贴在身子两侧,像揉皱的丝绸柔柔软软,一小时左右翅膀就舒展开来,薄薄的透明状,有不规则的纹络。身体由黄变褐,由褐变黑,雄的腹部有两个半圆的发音器,是它引吭高歌的乐器。雌的因缺少了这音响,只能默默无闻地缩在角落里黯淡了自己。我始终不明白,分不出雌雄的爬叉为什么变成蝉就能分出来呢?

  爬叉皮在民间还是一味中药呢,因我小时候食欲不振爱挑食,母亲曾经用焙干的爬叉皮烙白面饼给我吃,效果还真的不错,几个饼子吃过后,那些症状的确消失了,饭量大大地增加了,偏方治病让老百姓深信不疑。金蝉脱壳是三十六计中的一计,这不起眼的小东西竟然能用进古代作战的兵书里,决定输赢成败的关键,三国演义里的军师诸葛亮神机妙算用此计,死诸葛战胜了活司马懿。

  蝉是盛夏的象征物,“池塘边地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蝉鸣此起彼伏,它隐藏在各种树木的枝叶里。大江南北,村边地头河岸边山林里都有它们安身的处所。一声起众,如一个乐团的演奏,抑扬顿挫的曲调合奏着。虽然没有鸟儿的婉转悦耳,但也能唤起人们的遐想连篇,人生有时会感到无奈,往事却能串起回忆。

  童年时光是记忆中的糖果果,是最美的花蝴蝶,五彩斑斓且甜蜜。七零后的我们,小时候没有薯条果冻巧克力,没有机器人和芭比娃娃,只有烤红薯爆米花的零食,还有田野里的野花草、柳条帽、小鱼和小鸟。那时天空蓝得纯净,空气里有原野上植物的味道,游戏是简单的乐趣。只有夕阳西下时耕作者回家的疾步,母亲熟悉的呼唤声,才能收回我们撒野的顽皮心。盛夏的中午,男人们撂下饭碗拉一张苇席到大树下乘凉,女人则在收了午饭的锅碗后,才有半点时间躺床上小寐片刻。没有电风扇的屋子里闷热,只有蒲扇左右摇摆着一丝微风。树上的蝉声忽高忽低起伏着,夹杂着热气让午休的人们烦躁。不知道消停的孩子们,又顶着火辣的日头继续淘气的项目——粘蝉。

  他们趁着父母休息,偷偷从自家面缸里抓一小把今年的小麦粉,用清水和成糊状,用手扯来揉去增加黏劲,恰到好处时,面糊黏性如嚼过的口香糖。把一小团面顶在长竹竿尖上,在树下仰头寻觅枝丫间匍匐的蝉。那些老树是蝉最喜欢呆的地方,陶醉在自己美妙歌声里的蝉,不知不觉中已被面糊粘住了翅膀,无力逃脱从天而降的噩运。我特别喜欢蝉的薄翅,拿着它透望骄阳有一层七彩的光泽,设想用它做条漂亮的裙子,自己肯定就是个骄傲的小公主。大人们不反对我们捉蝉,但反对用面糊粘的方法,庄稼人对粮食的爱惜是一种感情。一个小伙伴曾因为抓面粉,被妈妈掂棍子撵了一条街,这些白面是春节包饺子蒸馒头才舍得吃的珍品啊!

  此计不成又生了一计——用马尾丝束蝉。没有机械化耕作的农家,牛马驴骡是主力军,是不可缺少的物件。它们在夏收秋种后被栓在院外的木桩上,或四处张望,或摇头摆尾打响鼻,或乱踢撒欢儿。它们的周围是孩子们的禁区,大人不允许靠近招惹这些有时温顺有时烈性的牲口。没有教训的危险,孩子们会把父母的话当成耳旁风,难以震慑住孩子稀奇古怪的试探。蹑手蹑脚走到马的屁股后面,这个位置是马的视线无法窥到的区域,马往左往右走动时,人要跟着马来回移动。当瞄准最粗最长的几根马尾丝后,用力一拽快速闪身离开,以防马用铁蹄伤人。马还在疼痛地“咴咴”嘶鸣时,孩子则一溜烟跑进胡同没影儿了。

  还是那根溜光的长竹竿,马尾丝的一端系圈形的活扣固定在顶部,另一端垂下再接一根马尾丝。晃着竹竿直直的往上举,瞅准了目标后,把活扣套在蝉的头部拉紧,呆头呆脑的蝉就无法动弹了,它会发出绝望的悲鸣,纵有一双能高飞的翅膀,也难以逃脱灾难。告别了绿叶虬枝相守的日子,任由稚嫩的小手摆弄,撕扯翅膀。命悬一线时祷告上苍保佑,兴许那个孩子玩腻了自己,会放自己一条生路,重返自由的天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有一物降一物的自然法则,也道尽了蝉的生存危机,它们也是鸟类的美食。这一秒还在劲歌,下一秒可能被坚硬的鸟嘴啄食。

  蝉的卵很细小,呈白色,被雌蝉用尖锐尾部刺小洞种植在树枝表皮下。果树是它们最喜欢选择的地方,一些嫩树枝常常被刺得千疮百孔而枯萎。这些卵到底是怎么被送进土地里生长的,我不得其解。突发奇想的我依照种庄稼的模式,把几根有蝉卵的桃树枝埋进深土里,痴想来年有很多的爬叉钻进我的天罗地网布袋阵,油炸的爬叉任我吃个过瘾。当现在看到真的有人在养殖爬叉时,我惊叹自己小时候的种爬叉原来是靠谱的、科学的做法。

  进入三伏天,爬叉就很稀少了,只有树上的蝉鸣很热烈,无所顾忌地放肆着,卖弄着其它昆虫缺少的曲调。它“知了,知了”的声调像似人类说“知道了,知道了”的话语,有点不耐烦的感觉,就因为这一点被人类指责为骄傲、自满,没有谦虚好学的心态,是反面教材的典型对象。这顶帽子扣死了它,恐怕没有翻身之日了吧!蝉的生命很短,从出土蜕变到死去仅有几十天光景,匆匆太匆匆,唯有时间之笔画书写生命的程序。万千情感都会因晨起暮落时多了动听的音符,生命之花如此绚丽,让身后遗下重重叠叠的留恋。

  初秋的凉意披上大地,蝉的生命已走到尽头,悲哀的鸣叫不再有人注意它,鸟雀在背后紧逼恐慌的它。奄奄一息的蝉从树枝上栽头掉下去,缺头断翅的它又被猫狗扑上饱了空腹,残肢碎脚在地上哭泣不幸的遭遇。身已去,只把回忆丢在了这个悄悄离去的夏季。

 

  责任编辑:雪竹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