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过错,错过

散文
时间:2013-02-24 20:49:41字数:7028【  】来源:原创 作者:River 点击:0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题记

 

  “那年你一人迷失他乡,你想的未来还不见模样,你看着那些冷漠目光,不知道这条路还有多长,人静的雨夜想起了她,她的挽留还萦绕耳旁,想起离别她带泪的脸庞,你忍不住的哭出声响,我多想回到家乡,再回到她的身旁,看她的温柔善良,来抚慰我的心伤。”

 

  夜,黑的瘆人。雪花风纷纷扬扬的落下。这样的恶劣天气都市中却是一片喜气洋洋,只因今天为年三十。一处庭院后花园的假山上伫立着一名黑衣男子,寒风凌冽。他的黑衣迎风泠泠作响,但他像没感到一样,任凭寒风吹袭,只是一遍遍浅唱《在他乡》,目光死死盯着南方。

 

  他还记得,往年早在半个月前就会收到来自南方的询问。那是他的母亲,总是用颤巍巍的声音询问着他是否回家。而他总是在短暂沉默后用简短的一句语“不,太忙了,祝您新年快乐”把母亲打发。因为他无法忘记童年的一切,无法释怀父亲对他的态度,无法稀释曾经饱受痛苦,命悬一线的绝望。

 

  这一切,都那么根深蒂固。

 

  他的家乡在一个偏僻的村子。贫穷,饥饿包围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不想被饿死就只有面向黄土背朝天的苦干,谁都希望自家能有女儿嫁到外面改善自家的生活。所以在他出生时他的父亲便是甩袖而去。等到他四岁时,他父亲见他面容清秀,身体瘦弱时便请来远近闻名的张先生来算他的命,听完张先生的话后便是大怒,一脚踹翻他后骂道:“废物!”母亲把儿子护在怀中质问震怒中的父亲为什么,男人指着他怒道:“你说为什么?告诉你,张先生说,他是祸家之孤煞。”她脸色煞白看着怀中的儿子:“怎么会?”待到只剩母子两人时母亲抚去他脸上的泪水叹道:“孩子,我该怎么办,怎么保护你?”她心里知道,这个世代为农的村子喜爱女儿,男儿只喜生的健壮,像他这般只能落个废物之名,更何况他是,祸家之孤煞…

 

  他不知道自己为祸家之孤煞究竟会怎样,他只记得,他苦不堪言的生活便开始了。吃不饱不说,还要随时忍受父亲的谩骂与拳脚。村里唯一的老学究实在不忍便把他接去亲自教养,第一天便是为他的聪慧所震惊。看着他坚韧的目光和每日的刻苦暗叹:金鲤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啊。

 

  年三十那晚,他回到家。刚进门便听到父亲厌恶不屑的叫骂:“你个废物,祸星。你回来做什么?给我滚!”说着拿起棒子便往他身上砸去,被一棒打得头破血留的他努力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被自己称为父亲的人,鲜血弥漫了双眼,看着高举棍棒的父亲,呆立一旁的母亲,哭泣扑来的妹妹逐渐失去了意识。

 

  醒来已是一天后的夜里,头部的伤痛仍是刻骨铭心。入眼是妹妹带着泪痕欣喜的面容,致使脸上的乌青显得格外突兀。他抬手抚摸妹妹脸上的伤痕不禁喊道:“为什么打我不够还要打你?我恨他!”泪水洒下,妹妹抬头看到他眼中的心疼说:“他说我保护的是祸家之孤煞,哥哥,什么是祸家之孤煞?”

 

  祸家之孤煞?他茫然的抬头:“你,你从那里得知?”

 

  “爸爸刚才说的,他说是张先生说的。”

 

  他的脸一下苍白到了极限,张先生,张先生。他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他试图说明自己这不是真的,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他们宁可相信算命先生,也不愿信我。”

 

  他摇摇晃晃的起身,衣角被妹妹拉住:“哥哥,你怎么了?”他摇摇头,把自己做的一个小竹笛放在妹妹手中,轻声说道:“哥哥要走了,等哥哥回来把你接走好么?一定等哥哥。”手握竹笛的小女孩泪眼朦胧的注视着他孤单一人踏着碎月离去却说不一句话。

 

  独自出走的他很快在树林中迷失了方向,听着周围悉悉索索的声响他咬牙坚持往前走去,终于凭借毅力,勇气和智慧寻得一条路。转眼半年过去,靠野果野菜和好心人施舍勉强活下来的他终于倒在路边,被路过的东北王收为义子。在君府中苦读七年,进入北京高等学府扬名天下。

 

  那时的中国危机四伏,日军全面侵华,掠夺中华数省。他率军出征,打出了中国军队的铁血风采,杀得日军闻风丧胆,抗日情绪一度高涨。战事结束后他便隐居国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躲避空闲下来不由自主浮现的记忆。

 

  他的风采传进了他出生的村子,人们为他而喝彩,妹妹为他而骄傲。而他的父亲却是满心的愧疚。张先生被人搀扶着来带他父亲面前,颤抖的声音告诉了人们一个真相:“安晨宇,并非是祸家之孤煞,而是救世之大贤。当初老夫为了己欲而隐瞒真相,愧对他,愧对你们啊。”安晨宇,便是他的名。他的父亲听完此消息后病倒,迷离之际道:“我对不起宇儿啊…”随即满含愧疚撒手西去。

 

  远居国外的他得此消息只说了一句话:“我一直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是没人看见他眼角滑落的一颗晶莹。

 

  随后,他飞回家乡。拜祭过老学究和他的父亲后,把母亲和妹妹接往国外。两年后,其母病逝。

 

  大年三十,烟花璀璨,灯笼四挂,红联齐贴。他伫立于假山之上,任大雪纷飞覆其身上,任寒风呼啸刺痛他的肌肤。他后悔,后悔自己为了逃避那片土地给予的伤痛就隐居国外,使父亲带着愧疚和遗憾离去,使母亲还没好好享受天伦之乐便撒手西去,只有妹妹陪伴自己。每逢佳节倍思亲,中国的传统大节中,又是何种思念啊。曾经忘不了伤痛与绝望选择逃避,如今日夜思念想要敬孝却无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不要让对父母的爱,成为永远的等待。


【责任编辑:可岚】

 编后语:迷信让人丧失了理智,作者文章中的安晨宇的父亲原本是如此的明矾不化,要不是自己的顽强和相亲的帮助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还是感谢东北王伯乐识英雄,成就了一代抗日英雄,为捍卫祖国的疆土挥杀疆场。很感谢作者的文章,文章文字细腻富有正义感,所以推荐阅读!顺祝元宵节快乐!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River 寒默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River 会员等级:文学进士 用户积分:336 投稿总数:17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12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2-10-02 20:32:46 最后登录: 2013-08-03 00:35:5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