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童年---美文阅读

散文
时间:2012-11-09 23:08:08字数:7239【  】来源:原创 作者:咕噜 点击:0

 

  家乡的河流被掩埋了,我很难过。

 

  我很难确定家乡的含义,来到石家庄两年多,渐渐熟悉这个城市。可是要我在此地生活几十年,便能成为我的家乡吗?街头巷陌的熟络,并不能消除一个人心中的漂泊感。

 

  这两年回家,不喜欢家人接车,我开始享受一个人打车回到小城,再独自走回去的孤单过程。听着熟悉的乡音,走过熟悉的街道。尤其是在夜里,当我走进小城,旋即便被接纳。

 

  你也许觉得城市没有感情,可是要接纳一个人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长了狗的鼻子,一旦接受你便不容易忘记。

 

  城市要比人可靠得多,他总在沉默。

 

  有人说,父母健在,两三好友便可算是平淡的幸福,我在想有一天这个城市若再也没有我的父母亲人,只留下一所空荡荡的房子,我还愿不愿意回来。

 

  我不能像面对所有路过的城市一样面对小城。家乡的含义,很可能是一段时光,是一段在最美年华里毫无保留彼此托付的时光。

 

  彼此——是我和小城。

 

  在以后的所有年头里,都不可能有这样一个地方值得义无返顾的依赖。

 

  带他去流浪吧!美好的归宿,永远就只是回忆。

 

  家乡的河流被掩埋这件事,是我妈告诉我的。

 

  有一天我说,妈,我想回去看看。她说,好,可是已经大变。

 

  我说,那条河还在吗?妈说,不在了。

 

  然后讲起河流被埋这回事。

 

  而且,村子已不再需要河边那口古井,人们用自来水。

 

  村口的小石门还在不在?我没问,我已经不想回去。

 

  我八岁之前,记事之后生活的这个小村庄,被我从记忆里格外分离出来,那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却逐渐清晰并且不断向我展示美好的故事。

 

  而我的高中,初中,甚至无忧无虑的小学生活,都是垃圾白一样的颜色,就这样嗝在心里千年不腐,还好我不必活千年,我吐不出来,就只好暂缓遗忘。

 

  那时候家里开了一个小卖部,油盐酱醋,供一村人用度,妈是大掌柜。

 

  后来我妈向我提起那年为了开起这家小铺究竟花费了多少心思,我是无从考量。可是她提起年仅五岁的我陪她进货,看店,不仅哑然失笑。妈宠我宠的很好,我从小就做着一个男人该干的事。

 

  那时候她还很年轻,我有想过岁月可不可以不让她变老,来等我长大。

 

  家门口正对着一口矿井,逾过一片荒地,坡底就是我的河流。

 

  我来外地求学,说是山西来的。都会有人问,你家开煤矿的吗?那时候我就真想把脸抹成炭黑,告诉他其实我是矿工。看他们恍然大悟一般。

 

  山西和煤真的有着不解之缘,像我,如果不是煤老板,就很可能只是矿工。

 

  可是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

 

  我妈说,那条河的源头是一个泉眼。每到了黄昏,洗衣服的妇女三三两两回家赶着给下工的男人盛饭。我爸很可能就带我到温热的河里去洗澡。

 

  “带你儿子去洗澡。”我妈说。

 

  我就这样光着屁股在夕阳里瑟瑟发抖。水是暖的,他流动,所以温柔。

 

  我问:“爸,好了没?”

 

  回答:“就快了,冷吧?”

 

  “嗯。”真的好冷啊!

 

  可是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我再也不肯轻易对谁说出我冷。

 

  关于河流的另一个记忆就是青蛙,我喜欢豢养各种动物,我养过鸡鸭和兔子,我最喜欢缄默的鱼。

 

  家乡的河里没有鱼,我想同是生活在水里,青蛙该是他的远房亲戚。

 

  我们在小河偏上游的地方捉蝌蚪,那儿的草丛里会有各种危险的东西,我穿着比同伴们光鲜的衣服,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后来他们说,不用你来捉了,我们捉到了送你。

 

  我更喜欢自己捉到的,虽然不多,可是它们呆在我的瓶子里,要比同伴们的活得更久。

 

  我坚持每天换水,石头和水草。我一直以为,那样的我会有人来珍惜。

 

  可是后来我的蝌蚪走了,跟同伴争执之后被我丢到河里,冲走了。

 

  我哭了,闹了,也累了。才回家去。

 

  以后我真的累了的时候,我就回家。

 

  那只是一段很短暂的幸福时光,再后来我的性格饱满到这个家已经无法抚平我的创伤,我才更向往流浪。

 

  一个人成长了,看这个世界的眼光,也会发生变化。

 

  那时候我很怀念远方的亲戚捎来的各种礼物,干果,枣泥。现在看起来,所谓远方大概只会是我们后来移居的小城。我把心以外的地方都称为远方。

 

  我心里却藏着很多故事,远方的一草一木,并不能引起我多大的向往。

 

  我对这地方的依赖,不过是最自然的事。

 

  就像是一对恋人,他们说,我们这样相爱,我们永远不分开。可是他们分开了。

 

  所以在某一天的中午,爸妈就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过了几年我回来,看着这儿的一切,竟只是个局外人。

 

  局外人——我日后路过每一个地方,怕都只能是局外人。

 

  我性格腼腆,面无表情,看着故居右邻黄爷爷的眼睛,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我走了。

 

  我曾经看到过一只被抛到地上还未就死的蝌蚪,被人一脚踩下去模糊一片。我曾亲自参与过对一只蟾蜍的屠杀,那些尚未被消化的虫子从蟾蜍肚子里爬出来。学校破土动工,成千上万迁徙的蝼蚁毛虫被踩成肉酱。我笃信感同身受这回事,可事实不是这样简单。

 

  想象被无辜夺去性命的怨恨吧。那些对于凶手的怨恨却不得付诸报复,权衡这两者之间关系的只是力量而已。

 

  我的童年,那被安然保护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那个家的暖巢依然坚固,筑巢的人却老了。我要怎样才能明白,要获得多大的力量,才能保这方暖巢永不受伤。


【责任编辑:滴墨成伤】

编后语:家乡是没有飘泊感的地方,一直在心里的角落,是时不时拿出来温暖一下的地方,儿时的阳光是灿烂的,成长中眼中的世界每天都在变化,回家的感觉却又像局外人站在了另一个城市的街头,被淹没的不只是河流,还有那眷恋的被安然保护的日子,欣赏了,问好作者,文笔不错,建议标题新颖化更佳,推荐阅读,顺祝安好!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咕噜 咕噜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咕噜 会员等级:文学榜眼 用户积分:569 投稿总数:10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0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2-11-09 17:08:44 最后登录: 1970-01-01 08:00:0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