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心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王忠辉:梦回诗经

  • 作者:心怡
  • 来源: 原创
  • 发表于2021-04-06 22:03:25
  • 被阅读0
  •   人过中年,已是梦醒时分,懂得守着平淡的简单而知足。在这早春的暖阳里,随意地翻看着《诗经》,沉醉其中。每至夜阑人静,遐想着那个久远而纯粹的先秦岁月和那些睡在诗经里的凄楚与美好。心中这份执念,竟如这早春的缠绵,缠绵入梦。

      初次接触《诗经》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首邓丽君的红遍大江南北的《在水一方》,歌词我是一知半解的,当时于我是一种莫名的感动。找来《诗经》,翻看文字,却觉文辞深奥难懂,于是就把它束之高阁。那时《诗经》一如彼岸花,无法摘取,但却存活于心。

      后来,年龄渐长,无意间又看到书架上的它,弹去上面的浮尘,又读《诗经》。这一读,竟增长了不少知识。今天我们的汉语虽词汇丰富,但有时却不如《诗经》言近旨远。比如;窈窕,我们理解为女子身材苗条,其实,窈窕这两个字是两个意思,所指不同,窈是指内心美,窕是指外在美。窈窕合起来是指心灵仪表兼美的人,并且在几千年前,古人就把内心美放在外在美之前了,而现在多数人理解的只是外表美了。再如:寤寐,我们理解为睡觉,然而,寤指睡醒,寐指睡着,合起来是指无时无刻。于是,我看每篇文章必先逐字查看古汉语字典,涨了知识,但似乎又少了对文字背后的思考。

      前些天,我随意地翻看孩子的课本,偶然邂逅《诗经》里的篇章,它竟如同一位久别重逢的故人,和我有着浅浅的相知。这次,我抛弃了那些穿凿附会的注解,带着一颗童真的心,顺着字符编织的画面静静欣赏、体会它的美。李敬泽先生说:“《诗经》是好的,但要看出《诗经》的好,必得把秦汉以后的诠释一概抛开,直截了当地读诗。吟出那些诗篇的人们,他们曾经真实地活着,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美人就是美人,看了美人睡不着觉也不会说是心忧天下。真要为国出征的时候,他们就尽他们的责,提起弓箭去战斗,去死——那是一种不曾被各种各样大话浮词所蒙蔽的人生。”

      我也只想看到它最初的动人模样,青青石板上的涓涓细流,悠悠河水中层层涟漪,纤纤素手中的绵绵琴音,一字一句都触及灵魂深处,余音绕梁,千年不绝!

      我读“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我看到先人在国难面前的团结与担当,同袍同衣,同仇敌忾。去年,日本援助湖北医护人员的防护服上,我们看到这两句滚烫的文字,是否对我们一衣带水的邻邦多了分感激?

      《诗经》是朦胧的感伤,那位在水一方的伊人,隔着时光与记忆的河与我们遥遥相望,周而复始的白昼与黑夜,留下多少的思念与牵挂呢?但可望而不可求,“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遗憾令人忧伤。

      《诗经》并不全是温柔之作,也有露骨的怒骂,它控诉、诅咒,毫不掩饰。“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有人说这首诗针砭时弊,用最粗俗的语言暴力讽刺当时统治者没有节制礼仪,还不如去死。但我觉得这首激愤之作,虽不够“温柔敦厚”,甚至不符合儒家伦理轨道里的审美,却仍能教育今人须知凡事节制,讲礼义廉耻。

      《诗经》里的亲情啊,让人动容。“棘心夭夭,母氏劬劳。”母亲与游子,在圆月下思念,母亲为儿织衣,在月光下,针线刺破她的指尖,她却是微笑的着。读过一句话: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现已人过半百,却依旧为孩子操持,少有时间陪伴父母。前日花开,与弟携父母游桃林,诗经里的句子忽然冒出来:父兮生我,母兮养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我看着步履蹒跚,行动迟缓的老父老母,不禁湿了眼眶。

      《诗经》是一个时代,被我们遗失的一个时代。我流连在山水间,寻找《诗经》中的幸福,仿佛就在眼前,又仿佛天涯之外。在时光的银河里,此岸是高楼灯火,车水马龙的都市,彼岸是“桃之夭夭”、“参差荇菜”的渔猎村落。在昏黄的台灯下,我读到一个幸福的故事:“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一个猎人,他爱上一位温柔如玉的少女,就把打猎的小鹿,用白茅草抱折送给她,那时,就是这样的简单幸福。

      我想穿着斗篷,回到《诗经》的时代,任由浪花穿越三千年,溅湿我斑驳苍苔的草鞋,踏着夕阳行走,且歌且笑,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生活在离造物主最近的地方,住在简易的茅屋,淌过门前的溪流,去阡陌原野,重温这片土地发生过的事儿。窗外的雨这几天好像都在轻轻地下着,我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中,耳旁响起出征归来士兵们的歌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仿佛又听见那女人的呼唤“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仿佛看到石壁上模糊地字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我知道已经无法回到那个时代,我们已经无法恢复先人的那份纯粹的状态,只能在《诗经》的指引下回望那人类的童年。英国诗人库泊曾说:“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我们生活在城市的熙攘中,在钢筋混凝土中,很难寻觅造物主的手迹。古人结绳记事的旋律,能否鞭笞醒我们沉睡的灵魂?人类每一次改造自然的所谓进步,是否都是对造物主的背离?

      《诗经》,做我的知己吧!岁月带给我的,只有渐渐增长的年纪,而你带给我的是深沉的思索,我愿意为了没有距离的距离,沉沦与卑微。我枕着你睡,不知今夜的风雨中,可否再回那个浅吟低唱的时代,与文盲诗人一起唱着: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

      睡了……

      不知千年万年之后,我们是否也在泛黄的书页里……

    【审核人:雨祺】

      本文标题:王忠辉:梦回诗经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29-186434-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