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优美散文心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邵军:何所冬暖

  • 作者:念1031
  • 来源: 手机原创
  • 发表于2021-02-15 11:12:21
  • 被阅读0
  •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旧岁不再新年将至,此种时候照例回故乡扫墓,照例马不停蹄看望前辈长老,数十年如一日,不曾间断。只是,应看的垂暮长辈越来越少,而我之去路无疑也在逐渐缩减,直至哪一天应看的人全部离去,直至哪一天自己已无法行走,去另一个世界与逝者们汇合。

      像似古城的某段城墙,砖缝中总是顽强地生出许多杂树来。父母的墓地亦如是,看上去荒凉萋萋,像是这座坟冢没有了后人。其实不然,每年清明前夕,我或大弟会提前回乡,组织人力到墓地清理杂树荒草,培新土,插柳枝,当姊妹们在清明当日聚于坟头,仅仅是一种祭奠的仪式了。说来不可思议,自祖母与母亲在我尚未成年时相继去世葬于此,已五十年之久,其间,在这片面积不大的墓地上,无数次地栽植树木,银杏、雪松、杨树、黄杨、灌木……每每以失败告终,总是存活不了,更莫说成林了。当年选中这片高岗地,风水先生预言邵家有此风水地,将来定会人丁兴旺人才济济。几十年过去,包括父亲去世后与母亲合葬于此,家族人才没出多少,人丁也未必兴旺,计划生育政策催生了一代独生子女,我们这代人理所当然地首当其中。可见,风水先生并非风水,未必可信,讨个吉利而已。

      明天除夕,计划赶不上变化,曾经的约定难以实现。受疫情影响,不仅亲家母来不了寿县,女儿女婿也不得跨省浙江。恍如昨日,去年此时,与老伴乘高铁往台州途中,忽闻武汉封城,疫情形势严峻。一到台州,便被封堵家中,不得出门,一呆就是一个多月,直至解禁回皖。在亲家期间,每日在那十余平米的客厅里度步,虽衣食无忧,可那种拘禁般的日子实在难熬!不过,正是亿万如我般普通百姓,响应国家防疫号召,禁足家中,不聚集、不出行,才有了防疫形势的根本扭转,才有了短时内的复工复产。一个多月里,每日最关注的是疫情通报,最留意一位大学生的《封城日记》微博视频,还有那位人称“方不圆”的方方女士充满偏见和诋毁的所谓《武汉日记》。当我们国家顶住外部邪恶势力的巨大压力,以举国之力控制住疫情,逐步恢复秩序恢复生产,并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时,个人那点禁足与不便就变得微不足道了。去年如此,今年又何尝不是。所以,今年春节的二人世界注定是“寂寞的欢喜”了,此语出自继林先生为拙书《大地之吻》作评的标题,“文章的境界恰似人的境界,做人的深广决定了文章气象。老友村夫曾经寂寞孤独,却换来坦荡恬静心怀……”“知我者为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知我者浮木也!

      图片

      前晌去看望堂哥,去年食道癌手术后恢复得较好,“现在能吃能睡,体重增加”,精神状态良好,问年怎么过?答曰:“就老两口”。联想到近日获悉敬东、家才、玉宝等诸多好友夫妇,春节均为空巢,疫情是因,没有疫情同样不可避免,这寂寞之欢喜便要安然地面对了。此种老两口健在且完全能自理的应然生活状态倒也岁月无惊,不过倘失去一个呢?剩下的一半可就不那么自如了。前日翻阅公众号,读文姐妹俩轮流照顾九十高龄智障老母,双双感到崩溃,六七十岁之人照顾九十多岁的人,本就力不从心,何况还是智障老

      人,能不崩溃么?曾在散步时听书周大新长篇小说《天黑的很慢》,小说以一陪护员之视觉,对一个家庭生活的近距离观察和亲身参与,反映了中国老龄社会的种种问题,养老、就医、再婚、子女、遗产等,既写出人到老年之后身体逐渐衰老,慢慢接近死亡之过程,也描绘出老年人精神上刻骨的落寞与孤独。听完此篇,难免不引起深度思考,行将天黑的我们,将会“慢”到什么程度?生命将以怎样一种形态落幕?

      图片

      孝经曰:“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此庶人之孝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中华民族讲求孝道,子女孝敬赡养父母、社会仁义体恤孤寡,乃天经地义之举,这也是我们这个民族得以承续数千年不断之根本因素之一。此次新冠疫情,中国无论国家还是个体,不惜一切代价救治高龄老人,而号称民主灯塔的美国,医疗资源一紧张,居然拒绝收治老年新冠患者。而西方的家庭虽不无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但父母与子女之间,其抚养与赡养之关系,并非以孝道为基准,两种社会,两种价值观,孰是孰非、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到了我们这代人,虽大都是独生子女家庭,但绝大多数独生子女极具担当与孝道。即或孤寡,国家也是负全责,诚如文章开头所述,看望前辈长老,其中包括两位孤寡老人,一位是我88岁亲叔,现住乡镇敬老院,条件很好,精神矍铄;一位是76岁叔丈人,患肺腺癌3年,十几万元医疗费全由政府报销。我们并非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而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如此看来,人虽老矣,那点寂寞与孤独实在算不了什么。

      一个偶然机缘,在另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与这样一群人相遇,他(她)们年龄在六七十岁之间,大部分为部队退役军官,在位时未遭腐蚀,退役后不甘寂寞,由此组成一个旅居养老(养生)俱乐部,在这个平台里,大家成为“候鸟”,来去任性,聚散自由,互帮互助,互相学习,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世俗的功利与不齿在这里没有了市场,他们在一起品茗聊天,唱歌跳舞,琴棋书画,结伴旅行,尽其所能,扶贫济困,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公益慈善,用他们的话说,“先愉快地走完这段行动自如无拘无束的路,尔后再去面对垂老,面对死亡”。此种生活方式,的确不失为一个阶段的人生选择。当然,这个群体也有其特殊性、局限性,未必适合所有老年人。

      图片

      虽只老两口,年货总还要备点。近几日陪老伴逛超市,去菜市场,从其口中念叨最多的是“不知道买什么东西好”,此话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现代物质之丰富,以至于让人挑花了眼。看着超市里的琳琅满目,看着各种商店里的质优价廉,看着菜市场里各种肉禽菜蔬,拿今天的日子对比一下自己的童年少年,日无一餐粥,年无一件衣,真乃天壤之别。物质生活是如此,精神生活更不可同日而语,就本人而言,书法、摄影、抚琴、旅行、悦读,甚至还有老有所为之三尺讲台,乃至旅居养老之一席之地。此种夕阳时刻,功利之心荡然无存,任性率真,随心所欲,随遇而安,可以好友相约,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以驱车远近,将自己曾经洒过汗水的故地悄无声息的重走一遍,甚至可以融入大街屋檐下的露天牌局打牌掼蛋......别人怎么看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要用一种真实的方式度过指缝间的时光,即或天行晚,人已老,亦应知道自己将如何生活,如何沉淀朋友,淡定心情,播种善良,勤于阅读,培养爱好,学会承受,常怀感恩,,仍需纵览天下,至于天黑下来进入至暗之后,也并不可怕,谁没有那个时候?唯此才是人生最大之公平。屈原在《天问》中有语云:“何所冬暖,何所夏寒”,什么地方冬天温暖,什么地方夏天凉爽,冷暖唯自知也!

      行笔至此,女儿自杭州东站发来微信,说高铁站乘客稀疏,还不及平常人多。不禁感慨,或许这就是我们国家的优势所在,别的不说,当全世界都在焦虑之时,我们在埋头苦干,我们在祥和过年。尽管多少年来与女儿不能春节团聚尚属首次,但今年小两口与众多人一样,选择了就地,选择了分离。环顾世界,几个国家能够做到?这就是中国人的牺牲精神家国情怀,如此民族自律与品格,这样的中国能不复兴和崛起?!身为这个国家的子民,还有什么理由去抱怨、去责怪,还有什么理由为一己之私长太息?

    【审核人:站长】

      本文标题:邵军:何所冬暖

      本文链接:https://www.sanwenzx.cn/showinfo-129-185031-0.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蜀韵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Powered by 散文在线,学的不仅是知识,更是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