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邵军:落叶(外一篇)

时间:2020-11-19 18:20:14字数:8699【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犹如穿衣睡觉,只要得闲,饭后散步早已成为不可或缺之必须。此种时节,迈开双脚,不用有意寻觅预约,随处一走,一阵风过,就有了“落叶别树,飘零随风”的感觉。

  散步的路不是韩愈送陈羽“落叶不更息,断蓬无复归”的寒月悠悠,而是耗去半年时光精心打造的驾训考场,陌生人涉此地,说不定会将其当做迷宫,而我,却能辨别出每一项道的出入。场地迷宫,人行其中,走着走着,一片叶,悄无声息的抚颊而过,飘落身后,举首它飘来的方向,渠边杨柳已是“临水几株空”了。有点“客无所托,悲与此同”的孤独,遂拨通家中电话,那边传来女儿甜甜的声音,并告诉我,丹丹姐也在,问妈妈呢,说是在收拾碗筷,听得出那边的欢笑装满整个一所房子。

  躬身拾起一片落叶,捻转手指间,继而凝视,绿色还没有完全褪去,或许就在刚刚,它还挂在树枝上不肯离去,自春之黯红嫩芽至夏之翠绿葱郁,它的绿荫曾经为许多学员遮挡酷烈的太阳呢!是秋风伤害了它吧?我无法将其还原,便轻轻放落叶于隔离带,太珍惜的时候,总会生出些莫名的惆怅来。

  高杆灯亮,侧方位停车的地方,落叶铺满,一直延伸到坡道桥上,脚尖趟过的地方,仍有落叶被践踏,眼前浮现出可儿——我的另一个女儿,以及她留学瑞典所拍摄的瑞典舍夫德露天公园,那条铺满落叶看不到尽头幽静而又恬适的S路。丫头回到国内已经有一段时日,现正在杭州求职,应该有结果了吧?“本来并不渺茫,有咖啡有巧克力有书有创意的生活,但愿,一路如酒香醇,如风洒脱……”可儿曾在她的旅欧游记中留下心迹,文字如此优美,报负如此绚烂,毋庸置疑,凭她的品学兼优,怎会不如愿以偿?而就在此时此刻,杭州某条铺满落叶的路上,应该也有可儿的倩影吧?

  灯光泻进暮霭,似乎要把丝丝雨线理清,难为它如此多情,“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它哪里知道还有个万古愁心的易安居士啊?而濛濛细雨倒是并不经意这些,它们裹着雾霭,尽其所有,悄无声息的浸润大地,润湿落叶,以至于尽管枯叶惨淡,但在灯光照射下,有雨水滋润,所有的落叶在这静静的夜晚都开始活灵起来,泽色鲜明!谁说“落叶不更息,断蓬无复归”,谁说“几处随流水,河边乱暮空”,其实,这充其量也就是一种流逝,一段自然的息息生生的过程,君不见终究还会“来年未离此,还见碧丛丛”的啊。

  曲线行驶路段,有一小片零落的紫色花瓣,俯拾一瓣在手,像是月季,是哪位女学员的作为吧?并未生出责怪之念,花开了,就一定要有赏花的人,不然花事易老,空留牵挂。有赏花的人,花儿就一定要开的娇颜动人,不然人去影空,徒增黯然神伤。“落红不是无情物,化着春泥更护花”,落红与落叶并无二致,同样都要化作泥土,化为淤肥,同样都要催生新的生命,这既是它们自身的延续和超越,也是它们美丽的瞬间和永恒,不是么?

  不远处有刷刷扫地的声音,是老桂吧?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在这里烧水锅炉,前不久为他提了薪,条件是将考场的卫生包下来。看着高杆灯光下,正把片片落叶聚拢在一起的老人,未知其作何感想?“童子莫对,垂头而睡……”我之心不由得冒出欧阳修《秋声赋》的尾句来。把老桂比作童子显然不够礼貌,然而老人家是否亦如我之觉悟“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呢?

  悄悄深夜,惟我心语,悠悠寒光,伴我足音,片片枯叶,有情无情?但闻四野虫声唧唧,如助予之心律……

  一帘寒雨湿情温

  时光流至又一个岁末,夜落一帘寒雨,凝神窗外,高杆灯光下的密雨斜浸,把旷寂的训练场织成冰冷的潮湿。又是多少时日有家难归,又是多少禅精竭虑的生命消耗,一个“123号令”,几乎将两年来所有的心血碾碎,几乎一切都必须重新开始,在新的起跑线上探索、冲刺。终点尚未明晰,以当前情势,笑在最后的未必不是这个付出与所得远不成正比的所在和愚人。

  刚才意外接听大舅来自香港的电话——一位孤独的八旬老人的倾吐。老人家现居住在香港一幢公寓楼的第29层,完全靠养老金度日,月收入7千余港元,舅妈和表妹在美国不愿回香港,撇下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的他孤独的关在那个各种福利和社区服务都非常优越的“笼子”里聊度残生。他说他现在很想念我们,很想回故乡看看,但是身体条件不允许远行……话语里充满对过去的反省和自责。“希望你们能够来香港看看大舅”……印象中大舅的面影已经非常的模糊了,只记得孩提时代曾经见过一面身居上海大都市的他,那时候,我的大舅不说春风得意,至少也算是体面的有正式工作的人。身为民主革命家柏文蔚的亲侄孙,还是沾上了血脉之光,柏氏家族的男子都走出了贫瘠落后而又封闭的故乡。然而,走向大城市的亲娘舅,在我们最困难、尤其是母亲不幸病逝的时候,于我们的处境置之不理不屑一顾,生怕姐姐家的穷气沾上他。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岁月中互无音讯,老人家何时移居香港,我们也无从所知。听着那边的乡音无改,娓娓道来,心底泛起一股难以名状的热流,毕竟是我的亲娘舅,毕竟是一位耄耋老人的肺腑倾情,亲情的深度应该是没有条件、不求回报的。我答应大舅在适当的时候一定去看望他,并告诉他,我们现在生活的很好。并未探究老人家是怎么知道我号码的,也许他费了很多功夫,也许在香港寻找一个内地人的联系方式并不复杂。

  哀乐阵阵,循声夜幕中的东方村落,是洪家乐队吧?与其说哀声,莫如说噪音,劣质的扩音设备加上毫无乐感的唢呐笙箫,将清夜的寒冷搅动成竭斯底里的喧嚣,这里的弹拨,分明不是心弦,唯平增许多心情的惨淡。前晌找一位同志谈心,内容是将死临危的老父,完全由二弟照料,哥哥和妹妹居然漠然置之…….这个本不该由我出面的家务事,经不住善良本性的驱使,还是情不自禁的管起了“闲事”。有一句人生经典感悟,所谓的生老病死就是,生的要好,老的要慢,病的要晚,死的要快。然而,生的好与坏,老的快与慢,病的早与晚,死的急与缓,都是由不得自己的,这样的宿命,谁又能把握得了?想到了已经老大不小的自己,想到了我那安静善良与世无争的妻子,我们的晚年又该是怎样一种结局?

  何时才能得闲回家祭奠父母呢?在我的沉寂里,用思绪飘起一片枯叶般的心,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我的90高龄还算健朗的两个大妈,以轮椅为伴的大姨,还有敬老院里80多岁的孤寡叔叔,…….无论如何,一个不曾忘记过去的侄儿、外甥,一定会在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时刻去看望你们……雨打冷窗,凝结了一片冰清玉洁般的孝心,我的本真,在寒冬里,依然绽放出一季痴执。寒雨之夜的清冷,“冰雪期方远,蕉絺意始阑”,没有伤感的遗憾,何惧凄风苦雨,刀刺一样的彻骨,恰恰是“寒雨连空叶渐生”的春温吧?!

  只要活着,梦就不会断绝,行将耳顺之年,我的《潦生小记》《寸草诗集》《大地之吻》《池砚春山》,还有我的书法摄影作品展会在一方阳春白雪的大雅之堂圆成一己之梦么?古老的汉字,还会盛开在懒悟园的纸笺上么?还会那样优雅古朴自由而从容么?伫立窗口,冬雨不断,仿佛要捆住我心。想躲避,无能为力的时候,突然间恢复了些许温情,与谁相遇,零落成泥碾作尘,寒气逼人到最后,唯香如故,开启或关闭的唯独是那扇百转千结的心窗!

  冬夜的雨,让人享受着寂清与孤独的美丽,一帘漏痕,半窗迷离,梦里乾坤居然如此之大,帘卷西风的彻夜敲击,那情温,尽在冰心玉壶的丝丝缕缕中了......

TAG标签: 邵军  落叶    一篇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内管理 用户积分:12045 投稿总数:26885 篇 本月投稿:16 篇 登录次数: 472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20-11-21 17:18:04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