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吴蔚芳:小生灵

时间:2020-07-19 18:43:13字数:7932【  】来源:原创 作者:徐洁 点击:0

  原来,每一处自然都是造化;每一件平凡琐事,都藏着星辰大海的秘密。

  ——摘自《人间草木心》

  我喜欢这个园子。这里,有花草,树木,果蔬,还有许多可爱的小生灵。

  黑 鱼

  六月,丰沛的雨水,把门前的这方池塘,灌得满满的,几乎溢出了塘埂。池塘的南岸是一排高大的樟树,东边是桂花树,西边是几棵大垂柳,常有天牛趴在上面。树下长满花草,波斯菊,美人蕉,欢欢地开,不知名的小白花,散着清香。不时有小鸟贴着水面“吱——”飞过。木香已过了花期,交织的藤蔓垂在水里,很是好看。东南角的那片芦苇,也比先前长得旺盛,愈发浓绿了。

  傍晚,看书乏了,来到池塘边,看水里的鱼儿嬉戏。雨季水盛,鱼儿们欢天喜地,时不时出来露个脸。“啪”,张开嘴,吐一个泡,待水面上漾开一个个圆圈后,“噗”,又钻进水里,不见影踪。正看得起劲,忽然,见脚下的水边冒出无数个小黑点,小黑点在不断增多,密密麻麻,一会儿黑压压聚拢到一起,成圆形状。一会儿又扩散开来,像一把打开的扇子。很快,一条黑鱼出现在小黑点旁边。

  “黑鱼!”

  “这些都是它的幼鱼!”我惊呼。

  听老人说,生产后的黑鱼都会失明一段时间,它们没有办法捕捉食物,刚生下来的幼鱼,似乎知道自己的母亲不能觅食,只要母亲一张嘴便争先恐后地钻进去,献身于母亲腹中,直到母亲的视力恢复。黑鱼在恢复视力的同时,就会吃掉自己的部分幼鱼,来补充营养。

  故,黑鱼,又被人称作“孝鱼”。

  这条黑鱼始终沿着岸边的浅水区游动。时儿浮出水面,时儿轻轻下沉,只露出有花纹的脊背,时儿又向前游去。惊奇的是,无论黑鱼游到哪,成群的幼鱼就紧随母亲游到哪,寸步不离。好亲热的一家哪!

  一只玫红色的蜻蜓,飞过去,又折回来,绕着黑鱼母子旋转。

  那些幼鱼,真小啊,比小蝌蚪还要小很多。它们不停地摆动着细小的尾巴,围拢在黑鱼身边。彼时,夕阳的余辉温柔地投下,一切都笼罩在淡金色的光晕中,宁静,安好。微风轻拂,水面荡起涟漪。黑鱼母子,紧紧簇拥在一起,在波光粼粼的池塘里,游啊,游啊。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宛若一幅流动的水墨画。温暖!美好!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心,软软的。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小小的黑鱼幼崽尽其孝顺,勇敢地钻进母亲口中,以报答其养育之恩。怎不叫人唏嘘不已!

  今日有幸一见,着实令人动容。

  小公鸡

  园子里的鸟,多。

  我每天都被清脆的鸟鸣声唤醒。一天清晨,窗外传来几声沙哑的鸡叫,“喔!喔!”音量不大,还短促,断断续续的。听声音,像是一只公鸡,不,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只小公鸡,它是躲在小竹林里学打鸣呐,长啥模样,我却没能看清。

  这片小竹林在屋子的西边。春季,几场春雨后,竹笋破土而出,过几日,就长成半人高。再过几日,准高过头顶。所谓清明一尺,谷雨一丈,便是对它勃勃生机的写照吧。夏日的竹林,枝叶格外繁茂。竹林里长满嫩绿的杂草,一群鸡仔常在这里觅食。

  此后的每天清晨,沙哑的鸡叫声都会从小竹林飞出来,刮风下雨都挡不住。密密的竹林,倒成了这只小公鸡的练声房。一天,又一天,小公鸡的鸣叫声渐渐清亮,“喔!喔!喔——”,“喔!喔!喔——”尤其,是那尾音“喔——”,叫的悠长了,高亢了,不似先前那么短促,沙哑了。

  我依然是,只闻其声,不见其“身”。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只小公鸡到底长啥样儿呢?

  说起这群小鸡,真是有趣。家里的一只母鸡偷偷在鸡舍的屋顶下了蛋,它是准备独立门户,自己孵小鸡呐。我很奇怪,它就不怕野猫,野狗啥的,夜里给叼了去。胆量也真够大的。看护园子的老李发现了,把它们搬到温暖的鸡窝里,精心照料。哈,一下子孵出十几只小鸡,黑的,白的,红的,芦花的,毛茸茸。每日,母鸡带着一群鸡仔在园子里,咕咕咕,叽叽叽,东游西逛,好不自在。饿了,草地里捉虫子吃。累了,树荫下歇歇脚。冷了,结伴在门前的空地上,享受日光浴。

  小鸡一天天长大,公鸡该有公鸡的样儿,要会打鸣,不能失去阳刚之气啊。母鸡也该有母鸡的样儿,要会下蛋,这样才能讨主人欢心哪。

  每天瞅着这群鸡仔跟着母鸡,在园子里捉虫,悠闲地踱步。我总在不停地猜想:到底哪一只才是学打鸣的小公鸡呢?是这只红色的?还是那只白色的?还是……

  大约过了20来天,一场大雨后,湿润的空气里,夹带着浓郁的青草味儿。只见七八只鸡仔慵懒地聚集在竹林边的小径上,有的趴着把头倒插在翅膀里,是在睡觉吗?有的用尖尖的嘴巴不停啄理着身上的羽毛。有两只鸡的形态很奇特,都是右腿独立,左腿笔直地伸向后方,同侧的翅膀同时慢慢向后撑开,然后,保持这个姿势不动,这是在晾晒羽毛,还是在跳舞?

  忽然,其中的一只鸡昂起头,伸长脖子,“喔!喔!喔——”,“喔!喔!喔——”呀!这声音好熟悉。它不正是我苦苦寻觅的小公鸡嘛。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此时,它的鸣叫,更加洪亮。我仔细看,嗬!原来是一只黑白花的公鸡,个头不大,鸡冠还没长成型。虽不似我想象中的“昂然大雄鸡,高冠紫沉羽”的形象,——这又何妨呢?

  它的勤奋,努力,坚持,足以深深打动我。

  野 兔

  午后,太阳火辣辣的烘烤着大地,空气中弥漫着热浪。平日里,欢喜在草地上,蹦蹦跳跳的灰喜鹊,嬉戏打闹的小八哥,此刻,都不见了踪影。它们定是躲到哪片茂密的林叶间“避暑”去了吧。

  蝉儿,在房前屋后的大树上,尽情唱着夏日的情歌。知了,知了,一声高过一声。它们在高温下的表演,真够卖力。

  忽的,发现一只浑身棕色的小野兔,在落地窗前的花丛里,不急不慢地吃着草。草很嫩,估计很合它的胃口,野兔专心吃了好一会儿。嘴角两边的胡须,随着嘴巴的不停咀嚼,轻轻抖动,有趣极了。吃着吃着,又抬起小脑袋,东看看,西瞧瞧,两只大耳朵机灵地转动。有时还隔着玻璃窗,往屋里瞅瞅。这是一只可爱的小生物。

  听老李说,这几年,园子里的野兔,野鸡多了,还有闯进园子的不速之客,野猪。偶尔在园子里散步,也会遇见野兔,你猜它会怎么着,没有撒腿就跑,而是警觉地竖起耳朵,注视一下我们,“嗖”,又钻进草丛。

  去年,园子里养了一只小黄狗,头顶上方长着一撮白色的毛,于是,给它取名“点点”。点点一岁多,聪明活泼,反应灵敏,也很调皮。它喜欢悄悄地匍匐在园子深处的草丛里,这是在做什么呢?它在等候兔子。一旦看见它们了,就箭一般窜出去,麻利的逮住,叼在嘴里,和它们玩耍。它哪里知道,小兔经不起折腾啊,死了。

  为了不让点点再去伤害这些小动物,于是,上街买了铃铛,挂在它的脖子上。这下问题解决了,只要点点稍一动弹,铃铛就会响起来,小野兔自然就会躲得远远的。

  嗨,这个办法还真管用。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徐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徐洁 会员等级:文学翰林 用户积分:1200 投稿总数:131 篇 本月投稿:39 篇 登录次数: 21 他的生日:02-08 注册时间: 2019-06-08 13:43:25 最后登录: 2020-08-02 00:29:3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