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孙淮景:想和一个女生说话

时间:2020-03-02 19:22:39字数:577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上中学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和一个女生说话。

  女生和我同班不同桌。那时男女生之间不说话,同不同桌都不说,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一说就有是非,就有起哄,受不了,没谁想招这麻烦。可事情还是不由自主地来了。

  记不清是要庆祝什么还是纪念什么,班上排节目。一首西藏民歌,女生跳舞男生伴奏,我吹笛子,“不献青稞酒,不打酥油茶,也不献哈达”。她舞步轻,转起来飘,像风筝。她本来就好看,圆脸柳腰,眼睛润泽,嘴唇附近还有一粒黑痣。

  这粒黑痣搅动神经,怎么看与《冰山上的来客》里古兰丹姆是一式一样的,都嵌在嘴唇边上那个位置。我喜欢古兰丹姆,还喜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冬妮娅,她俩都长得好看。我发现她至少长长地看了我两次,很专注,但我俩没说话。

  演出结束,小男生议论小女生。一小子说她不怎么,毛病是那粒黑痣。真酸,听了就上火,我反问,你嘴唇上长不出来吧?对方跳了起来,旁边的费好大劲才没让我俩交手,但是话传开了。课间休息,我走出教室,这小子使坏,嚷嚷说我想跟她好。她是小女生,恼得脸通红,但是我一回教室,她立刻很分寸地收起自己,似乎没发生什么。

  可我从此不安分了,老想看到她。她的座位在窗户边,隔我两排课桌,每次入座,先让余光感觉她在不在,人在心情就好,有事无事回头找人说话。不在没心情,不想回头,疲疲沓沓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就这样,像地球引力,再蹦再跳还得回来。直觉表明,她遇上我不自在,也矜持不起来。我还真希望那小子再嚷一回,看她是真生气还是不好意思不生气。

  爱慕这道花盖由谁掀起很不好说,这是潜意识,可以去想去猜。军训,我到伙房打开水,我进她出碰个正着,没别人。以为她会横眉冷对,但是没有,连起码的讨嫌都没有,头一低,脸上腾起一片红霞,咯咯地笑着跑掉了。笑声清脆悦耳,如摇铃,如鸟啼。

  还有一次小组会,她侧身坐在我正前方,当中横着一张课桌,视线成直角。从来没有离她这么近,她正同旁边一个女生说话,那一脸灿烂,那粒在灿烂中颤动的黑痣。就这时,她突然掉转脸,眼睛直视而来。我脸红耳赤,我是偷看。但不想退,不是想占上风,想看她怎么办。没想到她也不退,眼神火辣辣的,一波接一波。

  我乱七八糟了好几天,众目睽睽,竟然旁若无人。找她“说话”,一句就能捅破窗纸。

  那是一个下午,学校外松树丛一条小道,她回家的必经之路。树枝摇动,树叶沙沙,偶尔传出几声鸟鸣。她来了,我控制着心跳,突然站到路当中。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拦截,也不想给她任何逃走的余地。她“哎”的一声停住了。

  但接下来的我简直莫名其妙。事先想了许多话,当然不是死去活来的,此时都堵在嗓门口,僵住了,真正的话只一个来回。

  我问:“晚上能出来吗?”她回答:“妈妈不会让的。”

  我不知所措,她满脸通红,一阵沉默,竟相互说再见分头走了。精心筹划的“说话”虎头蛇尾,没达成任何目的。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毕业了,我们都去插队,但相隔几百里。一个雨天,我赤脚从田埂小路找到她生产队,打探好在的结果不在,落个空。以后再也没去找,很难去找,那时的几百里,走一趟很不容易。一只风筝断了线飘了,不知不觉30年过去了。

  30年前是过去,离现在很远。老实说,这事偶尔曾从脑帘一掠而过,但没想到能掉转回头,能从沉寂中醒来。

  那是新世纪首次同学聚会,在北京的都空降过来,我开车赶到合肥。悲呛的激动,觥筹的酒杯,对面那轮廓是她吗?揉了揉眼睛,没错,一粒古兰丹姆的黑痣。但迷惘啊,又高又胖,腰没了,伶伶的苗条没了。

  我知道岁月是一把刀,谁都没办法,但输得如此彻底,实在大失所望。起身坐下,坐下起身,踌躇不前。

  她看到我了,竟然在起哄声中走过来:“哎呀,从前你很瘦的。”

  我木木地说:“恍如俩人!”

  她一脸诧异。我连忙解释:“从前你轻巧,现在像俄罗斯的娜达莎大婶,居委会的大妈。”

  她咯咯地笑了,数着手指:“哎呀,跳舞做操遛狗,还是没辙!”

  笑声依然摇铃般清脆,这清脆真还让我想起过往。我告诉她我到她插队的地方找过她,她说听说了。她说她见到我一次,穿一身工作服,那么多的人,一看就是我。穿工作服是在车间的老照片,那时还没有女友,我大声问,看见为什么不喊?她怔住了,我也感到了唐突。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就是拐点,要她回答什么?

  30年前想和一个女生说话,这是自然而然的。没说成,隔30年才说成,这是老天关照,让接着说。只是当年没说出来的,现在说不说无所谓了。

  我接受同窗的好意送她回家。她住在一栋通走廊的房子里,一听“通走廊”我一阵纠结,这是集体宿舍,大杂院。怎么住这种地方?月色朦胧静悄悄,她指着二层有灯光的一间屋子说,在等我呢!聚会时她告诉我,她有一个1.8米个头的儿子。

  我猛地停住脚步,她到家了。夜色中,她好像在看着我。夜风轻轻掠来,能感觉风的淡定和通透。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620 投稿总数:4438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762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20-06-05 01:04:3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