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邵军:小寒意绪

时间:2020-01-13 18:30:44字数:9838【  】来源:原创 作者:佩佩 点击:0

  小寒日,旧年近暮,新岁将至。冷雨萧萧中,不改步习,避开熙来攘往的热闹,撑伞独步,登墙凭古,独享一个人的奢侈!脚下,胶鞋叩击青石板,喀嚓作响,空旷清脆。眼前,伞落雨线,城垛泛光,及远,是城墙坡上青黄不一的色块。塞耳听书张旭光的《行书八讲》,先生名声大,用不着亲自讲述,仅以女童读之,稚嫩的童音尚不懂得抑扬顿挫,以至于读着读着竟传来孩子哈欠声,不免唏嘘,索性关掉“喜马拉雅”,听一听久违了的风声雨声,当然也包括自己的脚步声……

  于不知觉中抵达华良亭,收伞亭中,寂静空旷,油然而生江山无限景,都聚一亭中之感,“惟有此亭无一物,坐观天地得全景”,不禁脱口而出苏东坡的诗句来。举目四顾,南向东向,蜿蜒如苍龙般的古城墙,只把绵延的城垛延伸到雨幕的尽头。想这定湖与靖淮两座城楼,皆因镇水而名,如今,淮河已得以彻底整治,尤其是上游临淮岗水利枢纽工程的建成,能御百年不遇之水患,这“定”与“靖”更多地应具文化象征意义了。移目城墙内西北拐角塘整治工程,已初具规模,塘中岛绿化已毕,前几日塘中闲步如足球场般平整的三合土塘底已被蓄水所覆盖。

  “古城的确是越来越美了……”此话出自成凤贤弟,元旦下午应邀出席文联新年联欢会,与这位很有才气和作为的财政局长挨座,与之调侃:“视察”古城重点建设工地乃我每天之必须,譬如古城西南、东北、西北三个拐角塘综合治理工程,譬如投资规模达一亿多元在建中的楚文化博物馆,譬如引江济淮工程,譬如刚刚投运不久的寿县高铁站,还有游客接待中心、廉政文化主题公园、瓦埠湖大桥、北街东街门面仿古改造工程、报恩寺拓展、时公祠复建、春申公园建设等数十项重点工程……每日散步到处乱跑,行行摄摄打发时光而已。成凤笑了,“老兄淡泊贤达,率性率真,所到处绝非乱跑,留下的可都是文化的足迹,许多文字及珍贵镜头,一定要好好保留哈,这可是历史的见证呢!”问及县财政状况,答曰“还好,近三十亿吧,在淮南市寿县数最好,全省位列第七,虽有些吃紧,但工资发得掉,开支能兑现,建设在进行,特别是您一直萦绕于怀的文化投入,这几年成几何形增长,无论硬件建设还是经费投入,都不可与前些年同日而语,再不像当年您老兄那样到处化缘了……”闻之慰然。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能做到这一点,可谓历史性突破,得来实属不易!这足以说明,这个古老而又凋敝的县域,如今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之变化,早年 “南工北旅”大战略播下的种子,已经结出硕果!作为一名拿着退休金几无作为的老者,除了拿着相机忠实记录下这变化中的一切,便只能用生命之余程来作此见证了。至于继续前行者,除了羡慕他们赶上优于我们当年的好环境好时代,更欣慰于近年古城文学艺术所焕发出的勃勃生机,有投入就必然会有产出、有回报,君不见近年来文化艺术成就斐然,不仅拿到多项含金量甚高的国家级文化品牌或奖项,省市乃至国家级的文化活动、文化会议、文艺培训等多有落地寿州,可圈可点的是寿州文化界新人辈出,佳品佳作不断涌现,不难看出,随着经济建设的突飞猛进,寿州文化的春天无疑也正在到来。

  凝眸北望,一列动车正穿过淮河彩虹大桥,奔驰在苍莽的八公山下。再有半月,就要乘此高铁南下了。想那日正在读文“江苏一女教师监考中去世,中学生平静做题——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何以造就”,女儿自杭州发来微信截图,抢票成功。为减少俩孩子舟车劳顿,今年决定两家人聚节台州。看图沉思,比较两相,不无庆幸,我们的女儿早已超出“小棉袄”范畴,成为职场优秀白领,家中顶天立地的范儿,于这样一位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能力很强从善如流的独生女,至少可以说明我们的家庭教育没有失败,尽管当年未得到父母陪读,未享受课外辅导,甚至无缘名牌大学,如今看来,一度不时冒出的那些愧疚和遗憾,应该彻底地释然于怀了。至于那位在监考中去世的女教师,倘有像女儿这样的学生在场,断可避免悲剧之发生,至少可以发现老师的异常而及时呼救!

  离开亭子,续步城墙,静心听雨中手机铃响,是内侄问询何时回家祭祖?结束通话,停步看手机备忘,那是一串老人名单,今年这份名单里分明又少了两位,不禁感慨唏嘘。每年此时,总要开列出这样一份名单,逐名备物,烟酒茶饮,食品衣物,现金红包,这些尚活着的前辈,有的有恩于我家姊妹,有的仅仅是长辈至亲,回去看望,表达的是一份孝心与亲情,又何必去在意当年予我们的恩泽与薄情?前几日回故乡看望九十高龄的老姑爹,并贺老人家喜得重孙之喜,毕竟系吴门望族,虽退休数十年,可这门庭仍不乏热闹。一个行将旧土,一个刚刚新生,两个既相同又不同的生命体,就这样共生于同一屋檐下,四世同堂,其乐也融融。此时,只有喜气,没有暮沉,老人卧室里,婴儿摇篮前,站满如我一样来看望祝贺的人,多么喜庆,多么温馨!午饭时,表叔拿去我车钥匙,为我提前装入早已备好的腐竹,不期发生交通事故,“小白”受伤,对方全责。勇叔赧颜一再示歉,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事故因我而生,表达歉意的本应是我才对!

  微信连响,停步打开,为两位新老朋友,一位致谢作品收到,一位转账润笔。前者本不相识,那日在寿西湖饭店午餐,一位刘姓服务员闻之有“书法家”在座,拿来收据纸,怯怯地请我为她读初三的儿子题字,为这位有心慈母恳情之感动,我毫不犹豫地当即表示:“一定为你儿子写一幅像样的……”言出必果,三天后散步至酒店,把作品交吧台转交于她,内容为“学不厌精”, 下跋“学习的敌人是自己的满足,要认真学习一点东西,必须从不自满开始。对自己,‘学而不厌’,对人家,‘诲人不倦’,与方磊小友共勉”。后者是一位企业界朋友,为其题写招牌字早在2018年夏,一个电话过来,甚急!刚做完手术的我,及时为之,拍片传去,时过境迁,早已忘却,索费之念更不曾有过,如今收到不菲之润笔,无惊喜却不无意外。常与朋友和追粉们吐真言道心声,于一己之爱好,仅限于一般常识,比如书法之字法与笔法,摄影之主题与呈现,文学之文学语言与表现形式……人,最需要的是自知之明,别人如何评价并不重要,关键要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不追名,不图利,固然缺少进步的动力,难免陷入“半罐咣当”与浅尝辄止,但这样未必是坏事,没有名利之负重,没有精神之负担,一切随心所欲率性而为,犹如上述两位,欢喜者予之,又有什么不好?

  雨未停,路继续,至靖淮楼前,看密雨斜侵,斑驳楼体沧桑无语,然并非惊风乱飐,城门内外人车往来川流不息,一派宁和景象。经过门洞的人们未必知道,车辙深深的青石板路面下,掩埋着怎样一段不为人知的悲剧故事?是战争杀戮?是水患侵袭?导致这个门洞的高度,被缩减成现在模样?不禁联想起近日的爆炸性新闻:伊朗民族英雄苏莱马尼惨遭美国总统下令猎杀!虎狼中东,最不缺的就是战争。接着伊朗对美军发动导弹袭击,战争似乎打响,全世界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以至于在西方社交媒体上,“第三次世界大战”都上了热搜。而我们眼前的和平生活,也仅从我们这一代人才始得享受,列强侵略,战争杀戮,贫穷落后,离去我们的时日并不遥远……

  天空有零散雪花飘落,一架战机凌空啸过,挪开雨伞,仰天凝望,似闻一声开训动员令,钢铁长城开启了新一年度的拱卫模式。

  而我,依旧闲逸于每日一张摄图致好友,问安好。这已成为一种习惯,也是一种不将自己孤立于世外的方式。今日为一幅雨中垂钓图,有朋作复:“独钓钓的是悠闲时光”。是的,当一个人拥有大把悠闲时光去垂钓,去旅行,去无所顾忌放飞自己时,于绝大多数上班族的确是一种奢望。话说回来,倘若没有年轻时的勤奋与拼搏,倘若没有将人生最精华部分贡献于家国,哪来如我般晚年之悠闲?最最重要的是,我们真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只是有幸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

  有人说,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事:生和死。一件事已经做完,另一件事急什么? 更有人说,舒服是留给死人的。我反对,我还活着,且活得舒舒服服,尤其是“小寒之日雁北乡,又五日鹊始巢,又五日雉始雊”,我无须筑巢,因为古城深巷处有我温馨的家。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佩佩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580 投稿总数:186 篇 本月投稿:63 篇 登录次数: 46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20-03-22 19:01:4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