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子薇:城市书签

时间:2019-11-26 22:44:25字数:28529【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谨以此文献给我生活了三十余年的芜湖这座城市。这是我于芜湖多年生活积累以及文字积淀的呈现,能够亲眼见证她的发展腾飞和巨变,我深感荣幸。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1

  1988年,芜湖成为我人生的第二故乡。当年七月,我和母亲乘坐江芜130号客轮,在进入城区后,轮船拐了个大弯,飞进眼帘的一座宝塔,在浩瀚高远的星空下,看上去有些落寞有些孤单。随着两声拉得长长的鸣笛声,轮船抵达芜湖港八号码头,周遭缀满星星点点的灯火,被夜空衬托着,宛如黑丝绒上镶嵌着零零落落的小水钻,透着些许妩媚和神秘,还有那么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力。

  下船后,码头边三三两两地站着一些肤色黝黑的男人,其中一个问母亲,你们去哪儿?母亲答,海员楼。那个男人说,我帮你们挑行李,一块钱。母亲问,上七楼,多少钱?那个男人答,三块钱。母亲略作犹豫,放弃了。

  海员楼共七层,一到三楼是招待所,供单位船员们休假时住宿,四楼整体出租给了某个没有集体宿舍的单位,五至七楼安置着本单位单身职工,五、六两层住男同志,七楼住女同志。其实,这男女的居住,也没有特别严格的界线,有些单身汉男女组成家庭了,便住到七楼单独占了间房的女子宿舍里。成了家的他们,不再像我们似的吃食堂里早就腻味了的饭菜,他们在楼道里用煤炉做饭,把小日子有滋有味红红火火地过起来。而我们这些单身汉,偶尔偷偷摸摸地用电炉改善一下伙食,还总是冷不丁地遭到后勤处那个戴着酒瓶底厚眼镜的老何师傅的监督和搜查。

  每隔两年,单位就要清理一批占用单身宿舍的已婚职工。清理的方式比较人道,那就是以家庭为单位,一家分给一间房,地段距离上班的单位有近有远,房子大小也有那么一些差别。与我同房的姚西成家后,分到一间朱家巷的小平房,这是单位早年建成的职工宿舍,长长的一溜,十来户人家。所谓的一家其实也就是一间房,各家拿纤维板或者木板把房间隔开了,一房变成两房,厨房将就着安置在屋外房檐下搭建的小小棚子里。如厕得去百把米路远处的公厕,冬天还好,随着天气渐暖气温渐高,绿头苍蝇漫天飞舞,肥胖蛆虫满地打滚。每天早晨,各家主妇们开门第一件事便是端着只痰盂亦步亦趋地往公厕赶,大家在路上或者在公厕里碰见,只点个头微微一笑,便急匆匆地走远。

  那时,我依然住在海员楼。条件艰苦,宿舍里没有电风扇,消遣高温酷暑的办法,无非是摇把折扇,或者一趟一趟地钻进水房里用自来水洗洗抹抹。我们这排房间正对西边,再加上位于整座七楼的顶层,无论是站在阳台上,还是呆在房间里,所感受到的都是扑面而来的热浪滚滚。楼下树枝上感同身受的蝉们,从早到晚地叫得声嘶力竭——热啊热啊热啊。六楼住着同在职工医院工作的郑东风会计,他妹妹每次从合肥来到芜湖,晚上睡觉时必会由郑会计送来跟我倒腿。第一次和他妹妹倒腿时,天热得几乎让人发痧子,郑会计便下楼扛上来一台电风扇,纵然如此,令人窒息的热浪,还是异常凶悍地包裹着我们,让人烦躁不安,无法入眠。

  业余时间,大家会搭台下棋、打牌。也或者,三三两两地相约着去百花剧场、和平剧院、人民影院看电影,或者去舞厅唱歌跳舞,或者去街头摊点吃饭。还有一些院校毕业的管轮、三副们,端出厨师烹制的几样蔬菜荤菜以及上岸买来的各种卤菜熟食,邀请我们去他们停靠于二号码头的拖轮上,让也善饕餮的我们这些小女子解馋。

  在和平剧院西北边,一家名叫“五香居”的卤菜店,生意异常红火,到了周休抑或节假日,门口的队伍更是排起了长龙。多年过去,卤猪蹄、卤牛肉、卤牛肚、鸭膀爪等各色卤菜的美好滋味,依然可以凭着记忆和想象在舌尖上绵延滑动,那种鲜香,那种筋拽感,吃在嘴里,无比地过瘾,无比地解馋。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2

  那时候,中心城区面积很是狭小,东过九华山中路,北过绿影,南过羊毛埂,便透着远郊僻野般的荒凉。

  单位有部分职工宿舍位于九龙、绿影。职工对于绿影认可度要高一点,说到九龙,因为时常停水停电,家住那里的职工普遍有着低人一等的自卑感。再加上公交车很少,路况又不好,风和日丽的晴天,对付起来算不得多困难,若是雨雪天气,再拖个小不点的孩子,那份艰辛,可想而知。

  每天大老远地上班,若是骑自行车,路况不好,是一层困难,还有一层困难,自行车保管略微大意,被偷的风险也不小。有次我值夜班,一位在拖轮上工作的朋友,轮船靠港后,他骑着新买的凤凰牌自行车来看我,车停放在一楼大厅。不巧的是,当晚那个时段停电,约摸半个小时的样子,我便催促他回去,结果,下楼发现,他的自行车不见了。

  住海员楼宿舍的我们这些在职工医院工作的单身汉,生活半径狭小。住处在二号码头,单位在八号码头。走到五号码头时,我时常会折进港务局卫生所后面的巷子里,因为,不远处的港务局13幢单身宿舍里,有我在港务局卫生所工作的几位同学。倘若有同学在,我便跟她们刮刮蛋,或者出门到江边码头走走看看。

  上班下班,来来往往,购买日常生活用品,我走得最多的路是江边以及吉和街,逛得最多的是红星酱坊、吉和菜场、吉和市场、中山路的百货大楼。

  那些年,距离吉和街两百米左右的浩荡长江里,客轮拖轮货轮,忙碌穿梭,熙来攘往。十几座码头一路铺排,简单修葺的江岸,仿佛深藏闺阁的村姑,兀自地纯朴、或者说是荒芜着。有时候,在白天,或者,在夜晚,我们去长江边漫步,岸边的离离水草,忙碌来去的一艘艘船舶,为沉寂的码头带来点点生机。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3

  作为由码头登陆芜湖的第一条街道的吉和街,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注定了她成为接纳劳顿旅人的理想之地。到得吉和街,往南,是服装百货贸易区;往北,是老百姓居家过日子无法绕开的红星酱坊和菜市场;一些大大小小的旅馆饭店散落其间。这条街虽然远不及中山路富丽繁华,但与它为邻,一可丰衣,二可足食,无论是解决自己的穿衣吃饭,还是招待亲朋好友,只要下楼往吉和街走一遭,便可轻松搞定。

  光绪年间,长江流域洪水泛滥,无家可归的难民在此地以竹竿、乱草搭篷安身,因蓬户与鸡窝相似,得名“鸡窝街”。1919年,《芜湖县志》编修时,更名为“矶窠街”。八年后,北伐军进抵芜湖,改名“吉和街”。“文革”期间,又更名“反帝路”,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得以恢复“吉和街”名。

  那些年,打包衣服甚是走俏。这些通过特殊渠道进入市场正常销售的二手衣服,据说多是从国外运进来的旧货,也就是说,这些衣服都曾名花有主,至于“主”的身份,不得而知。打包衣服的价格只有商店里同档次新品的N分之一,所以,它们曾倍受青睐。我自己淘过,也陪人淘过,然后将自己或者亲友淘来的衣服,于值夜班时,放在治疗室紫外线灯管下消毒。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打包衣服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定格成一个背影、一段记忆。

  后来,吉和市场整体搬迁至银湖北路。在一度十分红火的花园街、福禄商城以及落于新址的吉和大市场,每每逛街,我的眼睛总在找寻一位曾在吉和街卖服装百货的女子。她很美,属于令人惊艳的那种。她曾经的店面,位于我从海员楼出来进入吉和街右转的第一家。2002年,根据池莉同名小说《生活秀》改编的电影激情上映,陶虹饰演女一号来双扬,在等候前来购买鸭脖的顾客时,她指间夹根香烟,坐姿优雅,风情万种,活色生香。凭借这部电影,陶虹斩获第8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女演员等多个奖项,武汉的吉庆街、久久鸭脖,也因为该电影,而蜚声天下、名扬四海。我于是更加怀念那个任我千回百转却再也未能一遇的女子。芜湖可以媲美武汉吉庆街以及吉庆街上那个“来双扬”式的女子,多的是,所不同的是,芜湖没有池莉。

  吉和街上有一些门脸很小、但人气很旺的大排档,我印象最深的要数“大王酒家”,它以价廉物美著称。三两好友,相聚一处,要上几个炒菜一个汤,外加老酒和香槟,也不过十几块钱吧。倘若在大雪纷飞的严冬,一个火锅足以将凛冽的寒气驱逐出单薄的身体之外,简易的餐桌,素朴的条凳,让人生出回归故乡、与亲人把酒言欢的恍惚与欣喜。有时下班后,若是从吉和街走,在通往海员楼的路口,那儿有家被大个子女人、小个子丈夫经营得红红火火的卤菜排档,他们家做出来的烤鸭、卤鸭、鸭翅膀、鸭肫、鸭肝、卤干子、卤猪蹄等熟菜,去得稍晚些,便会被购买一空,空留下顾客怅惘的叹息。

  与吉和街毗邻的石头路,每日里也是人声鼎沸、烟火气缭绕,与吉和街不同的是,它是一处蔬菜批发市场。若在雨雪天,因为通行难度加大,三轮车板车自行车以及无数来来往往的行人,简直要把整条路面堵塞得水泄不通。人从这条路一趟走下来,衣裤上泥水淋漓,即便再寒冷的天,身上也是汗水淋漓。有同事开玩笑说,一只苍蝇途经石头路,想要从东飞到西或者从西飞到东,都要多吃些苦多受些累。

  现如今,芜湖的各处蔬菜批发市场,从硬件配备到品相功能,其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无须赘言。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4

  我成家后,家住距离八号码头不远处的北京西路,虽然居住环境有了相当幅度的改善,但是,城市整体建设状况尚且亟待提升。儿子幼年时,上班时间,我把他送到家住朱家巷的杜大姐家。下楼后,是后来被修葺得平整的青山街。但在那些年,它还是一条巷子,虽然,也是曲曲弯弯,也是狭长幽深,却全无戴望舒笔下的雨巷之美好之诗意。带儿子行走时,调皮的他总会不断地挣脱我的双手,兀自蹦蹦跳跳。因为路面坑坑洼洼,因为灰尘很大,一不小心,儿子就会摔个大跟头,弄得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

  记不得在这条小巷里,走过多少个来回。忽然有一天,我惊奇地发现,小巷两侧低矮破旧的小房子,全被夷为平地。自此,芜湖已步入大建设大发展的黄金时代。又过了一些时日,宽阔的马路两侧一幢幢崭新漂亮的楼房拔地而起,两侧人行道上一棵棵绿意葱茏的树木,也总在清风吹拂时,向路过的行人含笑致意。

  后来家搬到青山街,下楼往左拐,是半亩园,一家生煎包子店,生意常年红红火火。那个高大健壮的中年男人,与我曾经的一位老大哥同事身姿面容相像,大着嗓门喊“十个肉的,六个菜的,拿好嘞”,手上一边忙乎着,一边有序地往顾客手里递。往右拐是冰冻街,一O八面馆,还有一家麻辣烫铺子,多少人从老远的地方赶来,就为了吃上那么一碗,以慰肚肠。都多少年了,那家的麻辣烫于我,依然还是丝丝缕缕煎不断的、鲜辣淋漓的诱惑。

  有时候,借着买菜之机,带儿子去小圆门长长的巷弄里品味各色小吃。巷子的两侧是楼房,贴着楼房墙壁搭盖的棚子,组成了一间间店面。搭盖得讲究点的,自成简易餐馆;搭盖得马虎点的,类似于街头的临时排档。每家出售的食品,各有各的花样,各有各的风采,从主食到面点,从大菜到小吃,其琳琅满目,不说将芜湖的美食一网打尽,也大约网罗了近半壁江山。从劳动路上拐进去,各种食物的香味,是劈面扑过来的。走进各家摊点的,多是年青人——成群结队的女孩子,呼朋引伴的小伙子,也有手挽手卿卿我我的亲密恋人。

  我从这条巷子里拎回家频率颇高的,有两样,其中一样,是烤鸭。卖烤鸭的是个瘦高的男人,三四十岁吧,动作爽利干净。我每次买的半只烤鸭,他只消片刻工夫,鸭子上的肉连同皮,便被一小块一小块地片下来,放进食盒,剩下来的骨头,剁成段,放进食品袋,一只稍大的食品袋将食盒和盛着鸭骨头的袋子放进去,再往里依次丢进已经简单包装好的大葱、酱、春卷皮,袋口一系,递至我手上。他右手套上塑料袋收钱找零,然后,褪下塑料袋,继续他的下一单生意。从摊子摆出来,到烤鸭卖完,摊主少有停歇的时候,顾客是络绎不绝的。

  另一样,是酥烧饼。那家的酥烧饼,有两种口味,一种甜,一种咸,烧饼上扑满了芝麻。铺子里一直不停歇地做着,我们买到手的都是刚出炉的,带着温度的烧饼,香味浓郁袭人。好些个从远处赶来的顾客,跟摊主一报数,都是几十只甚至上百只,一只只烧饼在硕大的食品袋里码放整齐,小山似的。偶尔,我站在那里等着摊主给我装酥烧饼时,有麻雀飞过来,见了人也不躲,兀自逍遥着,走几下跳几下。我故意跺跺脚,它便试探性地振振翅膀,瞬时又落在我的脚前。

  后来,小圆门拆迁改造,各家摊点挪移至附近的汇金广场小吃一条街,再后来,这里的小吃一条街拆除,继续经营的商户又搬到了星隆国际芜湖小吃街。

  生来乍到的客人,要想吃遍芜湖小吃,只怕不呆上十天半个月,这个理想难以实现。说到芜湖小吃,耿福兴虾籽面,四季春小笼汤包,双桐巷老奶奶牛肉面,老濮家凉粉,老头老奶老鸭汤,蓝义兴烤鸭,聚味香绿影猪蹄,小海螺砂煲,小邢板栗,小金渣肉蒸饭,何正源铜锅藕稀饭,红墙院酒酿水子……哪一样吃过了,都保你如同老牛反刍似地,要回味好些年,好些年。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5

  江南水乡,盛产美女。犹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外地人一说到芜湖女孩,便会不由自主地皱眉,皱眉的缘由是,芜湖女孩美则美矣,不能开口说话,一张嘴,不是粗口,就是脏话。让人欣慰的是,那样的现象早已成为老黄历。而今的芜湖女孩,早已让人刮目相看,她们不仅长得美,说话行事,也是礼仪周到,切切实实地做到了内外兼修,她们以自己的踏实、勤勉和善良,努力地行走在去往优雅的路上。

  你若优雅,一城静美。这句话,是某天我在镜湖附近一处外墙上看到的。那一瞬间,心底深深地被触动。那个“你”之所指,是这座城市里的我们每一个市民么?其实,这个所指,并不重要。我希望,每一个看到这句话的人,都像我一样,内心有所触动,然后在日后的生活中,对自己的要求多一点高一点,之后的“我”,不说一定会有多么的出色,但至少能够渐渐地、渐渐地优于从前的“我”。这点,每一位内外兼修的芜湖女孩都是最好的明证。

  人过中年,喜欢一个人走路。上班下班从家到班车停靠点的那一段;也或者平常无事时,漫无目的地走,在林荫道上,在花草香芬四溢的地方。只是,我不像很多以健身为目的的人们那样走得风驰电掣的。

  芜湖的行道树,多是银杏、槐树、女贞、香樟、木槿、紫薇、玉兰、法梧、樱花、合欢。同一树种整齐有序地排列过去,如此的好处是,不仅提升了每一棵树木的气势,连带着把周边景物的气势都齐齐地提升了上去。那感觉,是舞台上的“黑鸭子”组合、“小虎队”组合、合唱团组合,歌喉未啭,气场先行。

  春末夏初,细碎的香樟花落了一地,橙红色的,浓郁的香芬缭绕于鼻端,前方岔路口走过来一家三口,他们走到我的前方。小女孩大约三四岁的样子,走了一会,不想走了,张开臂膀,男人立刻蹲下身子,将娇滴滴的小女儿一把抱起,妻子惬意地走在男人身旁。省下力气的小女孩,开始打量周围的景致,然后,下巴抵住她父亲的肩膀,墨一样的瞳仁看着我,不时地,男人疼爱地在女儿胖乎乎的脸颊上啄一口啄一口再啄一口。他们一家人就这么静静地走,我在后面就这么静静地看,知性,从容,优雅,写在那个女人的脚步和背影里。她是人妻,她是人母,她的不俗气质里,有着那个讲责任善体恤懂关爱的男人的莫大功劳。

  我爱这座城市,爱这座城市里的每一棵草每一株树,爱这座城市里勤劳善良的每一个人。三十余个春夏秋冬,对于这座城市的感情,是于不知不觉中渐渐加深的;三十余个春夏秋冬,我与这座城市的感情,早已血浓于水、血肉相连。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6

  曾经那些年,每到汛期,长江防洪墙便会受到严峻的考验。一次又一次洪峰的如期抵达,麻袋,石子,沙子,推土机,挖掘机,打桩机,各种防汛器材山呼海啸地运送过来;日日夜夜,百姓官兵,精诚团结,全力以赴,死守大堤。每一年的防汛,都可圈可点、可歌可泣;每一年的防汛,都险情不断、惊心动魄;最终,都是有惊无险,度过难关。

  新世纪之初,长江堤岸被修筑成了铜墙铁壁,即便汛期,也绝不影响观景赏月,不仅如此,面前的浩荡江水,还会让我们的思绪随着浩渺烟波,一越千万里。

  夜晚的滨江公园,喷泉飞扬,音乐缭绕,霓虹闪烁,天圆地方。喷泉舞动时,那是一场盛大的婚宴——西班牙乐曲《斗牛士》奏响时,中心喷泉巨龙腾空,银河垂落,那是气宇轩昂的新郎闪亮登场;“我家住在江之尾/半城山半城水/山中楼宇高/水边柳丝垂”,这首马忠老师作词、冯晓泉老师作曲的歌《半城山半城水》悠扬唱响时,中心喷泉屏风启幕,仪态万方,那是娇美妩媚的新娘惊艳亮相。

  南面,象征鱼米之乡的巨型雕塑,宛如一面猎猎作响的锦旗,一匹向天鸣啸的战马,一位凯旋而归的将士,以胜利的姿态,昂扬挺立着。中江塔上整齐古朴的青砖,在斑瓓灯光的辉映下,洋溢出几分柔媚女子一般的长情和温婉;西边,气势磅礴的母亲河昼夜不息地奔腾着,江面上,渔火点点,船舶航行穿梭,隔岸的灯火,一派辉煌,美轮美奂的处处胜景,都争先恐后地偎依在奔腾不息的长江的胸口,安稳静好;东边,天主教堂宛如阅尽沧桑、洞悉世事的智者,姿态安详,身形俊朗,从容淡定,与世无争。

  曲径水榭,叶绿花红,玉树琼花,处处好景。临江桥面上,车流,人流,秩序井然;灯光,月光,交相辉映。

  曾有亲友开玩笑说,滨江公园是我家的后花园。我以为,滨江公园是这座城市所有人家的后花园。无论霞光明媚的早晨,抑或落日熔金的黄昏,还是清闲自在的节假日,只要你愿意,自驾家庭小汽车,或者投入一块两块硬币乘上四通八达的公交车,或者用手机扫码骑上共享单车,气势磅礴的长江之水,美轮美奂的滨江公园,便可呈现在你的面前,陪伴你度过每一个吉时每一段良辰。

  给我机会,还你惊艳。滨江公园的建成,使吉和街与长江融为一体,现代化的菜市场、耸入云霄的高档楼宇,昭示人们,吉和街的面貌和功能都在做加法。她以美丽图画的姿态,成为足以衬托得起滨江公园的背景,并担当着呼应城东政通人和的政务新区、城南朝气蓬勃的高校园区、城北飞速发展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重任。吉和街浓缩了百年繁华,也见证了百年沧桑,而今,她与母亲河长江、中山路步行街并肩携手,挺立于鸠兹潮头,长袖劲舞,抒写乾坤。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7

  干将莫邪取土炼剑的赭山与终年碧波荡漾的镜湖,仿佛一对金童玉女,将城市点缀得山清水秀、四季如春。那些年,只要不出门,每到双休抑或节假日,我便带着儿子去爬赭山,于赭山峰顶,看城市烟火,观日月风云。世纪之交,先后建成的富丽繁华的中山路步行街以及气势恢弘的鸠兹广场,仿佛邻家大哥,以孔武有力的臂膀,以宽阔厚实的胸膛,将风情万种的镜湖揽入怀抱。

  新世纪之初,在芜湖新百大厦附近开盘的中西友好花园,广告语很励志很煽情:为一百九十八位成功人士度身打造的美好家园。两幢高楼,濒临青弋江,人在楼中,极目远眺,云水共长天一色。该楼盘一经发售,虽然比同时期开售的其它几家楼盘价格高出不少,还是很快地被抢购一空。一位同事乔迁新居后,邀请我们去做客,138平米的建筑空间,错层结构,显得典雅大气。一只吊椅摆在客厅里,人卧其中,看着远处的滔滔江水,好不自在,好不悠闲。

  很快地,城市房地产业迅猛发展,一处处高档楼宇,如同雨后春笋,遍地开花——中心城区的长江长、左岸、白金湾,城北的凤凰城、北城水岸、银湖紫金观邸,城南的江岸明珠、中央城、万科海上传奇,城东的三潭音悦、东方红郡、玖璋台、芜湖院子……

  随着市政府东迁,随着第一中学东迁,随着第一人民医院东迁,随着欧尚超市城东店的开张营业,随着雕塑公园、中央公园、人民公园的修葺建成,原本只有鸟儿稀罕拉屎的城东,不过十年的时间,便凤凰涅槃,成为富丽繁华的现代化新城区,亮瞎我们的眼。

  其实,不仅仅是市政府所在地的城东,城南、城北、跨江而去的无为,在这些年里,面貌也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2000年通车的芜湖长江大桥,2017年底通车的芜湖长江二桥,大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为飞速发展的芜湖插上了助威助力的强大翅膀;正在建造中的轻轨,使芜湖成为全省第二个建设轨道交通的城市,让世人见证了芜湖人的敢为人先,让我们触摸到这座城市加速度发展的鲜活未来。

  随着高档楼宇层出不穷地推出,随着城市环境的日益美化,随着三产服务业的日臻完善,随着城市交通的越来越便捷,芜湖市民的幸福指数,自然而然地随之节节攀升。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8

  鸠兹之城,傲然屹立于波澜壮阔的长江之畔;这里,有明代诗人解缙留下的不朽诗篇,“水连天色无边阔,风递潮声不断来”;有诗仙李白的浪漫足迹,“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有从古老诗经里一路经风沐雨流淌过来的翩翩气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里湿地遍布,这里祥和美好。

  厚重历史与现代文明,风云际会,掀起气象万千——这里有记录下200万年前人类活动遗址的繁昌县人字洞;这里诞生了南宋状元、爱国词人、捐田百亩汇成镜湖的张孝祥;诞生了无产阶级革命文艺拓荒者、中国著名藏书家、有着“笔阵纵横五十年,书香文采留人间”之誉的阿英;诞生了著名的左翼文化活动家、优秀的表演艺术家和才华横溢的女作家王莹;诞生了一生治学丰厚、抗战期间表现出高尚民族气节、耄耋之年捐赠毕生藏书经卷给家乡的洪镕;诞生了曾官至国民党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上校审判主法官、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谷寿夫进行审判、并将其枪毙于南京雨花台的葛召棠;诞生了擅山水长花卉翎毛墨竹、有着“江南一枝竹”美誉的黄叶村;孙中山、刘希平、戴安澜、恽代英、陈独秀、张恨水、李克农、王稼祥、萧云从、汤鹏等伟人名士,也都曾涉足芜湖,或指点江山,或激扬文化。

  吴楚汇融处,人杰地灵城。长江巨埠,皖之中坚,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气候舒适,宜居宜业宜游。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江南鱼米之乡,蟹鲜禽壮,瓜繁果茂,为“吃在芜湖”提供了强大的物质支撑。作为全省GDP的亚军城市,旅游以及工业经济的发展腾飞更是气势如虹,一日千里。这片热土,不断地有令人欢欣鼓舞的神奇涌现——从炼铁中演化出的铁画艺术;改革开放之初举国惊艳的傻子瓜子;以神山为依托,堪称国内城市公园中唯一将雕塑文化与自然景观结合的主题公园;连续七年获评"中国文化企业30强"、带动旅游业腾飞的5A级景区方特欢乐世界,2018年,全年游客总量更是突破四千万大关,连续三年蝉联全球五强;汽车及零部件、电子电器、新材料、电线电缆等四大支柱产业稳步发展,奠定了城市工业经济的坚固基石;继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国家知识产权示范市之后,又成功获批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新能源汽车、现代农机、通用航空、机器人四个省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基地正在发展壮大,纷纷扛起创新大旗。

  2019年长三角峰会的成功召开,让芜湖这座滨江城市再次点亮世人的眼球,赢得五湖四海的齐声喝彩;芜湖,这张鲜亮的名片,吸引着各行各业的顶尖人才,从五湖四海纷至沓来。

  旅游 景点 城市分割线09

  曾经几十万人口的小城,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努力成长奋勇前进,现如今,人口已近370万;曾经,兜遍城区不过出租车起步价,而今,十个起步价都拿不下。

  三十余年的光阴,让我有幸见证了她的凤凰涅槃、沧桑巨变——不断被拓展的繁华城区,不断被刷新的经济数据,不断点亮世人眼眸的大项目,让身置其中的我们,与这座城市同成长共呼吸,一起拼搏,一起收获快乐和幸福。

  芜湖的美,一半是山,一半是水;芜湖的美,一半是景,一半是人;芜湖的美,一半靠天然,一半靠智慧。春风大雅能容物,修篱种菊渺无声。锦绣江南,烟雨繁花,一片热土,景色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绽光华。

  她友好开放,她继往开来;八千里路云和月,虽然任重道远,但有豪情高万丈;这座宜居宜业宜游的美丽城市,在飞速发展的快车道上,踏歌前行,不断超越。

  曙光从地平线上薄雾一样地弥漫过来,被夜色和月华清洗了好几个时辰的清晨,散发着幽香。清洁美好、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新的一天开始了……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328 投稿总数:4380 篇 本月投稿:293 篇 登录次数: 75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9-12-05 15:26:0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