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伤感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范荣琴:一片冰心在离愁

时间:2019-04-15 22:16:59  】来源:原创 作者:念1031 点击:0

  音乐和母亲,于我而言,就像一本书和一幅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须臾不离。这份情怀,足以撼动日月!

  音乐更是我和母亲之间悠长的离愁!

  记得第一次参加皖北地区歌手大赛,我身着军装演唱《烛光里的妈妈》。歌声中,母亲满头白发、历尽沧桑的脸颊,一一涌现。

  “妈妈,我想对你说,话到嘴边又咽下;妈妈,我想对你笑,眼里却点点泪花。”从小姐妹4人,我排行老四,黑瘦且丑。在那个年代,像我这样的女孩很不受偏袒,处处被歧视和嘲笑。那时家里遭遇了太多的变故和不幸,不知母亲如何顶得住那排山倒海般的压力。反正再穷,也让我念书;在外受奚落,变着法儿鼓励我;再累再晚,也抱着我,唱睡眠曲,讲猫和老鼠的故事、孔融让梨的道理。她从没让家里的不幸影响到我,在她温暖怀抱里,我一天天幸福长大。

  八十年代,我们家仍然很穷,一件打补丁、带盘扣的粗布衣从老大穿到老小,一周见不到一次荤。但对我的学习她是倾其所有的。数学和英语是我的弱项,每周都去李老师、张老师家轮流补课。最终成绩没提高,白白花了好些钱。她并没有怪我,只淡淡的说,咱做过了不后悔,书念不下去不打紧,学会做人最要紧!

  九十年代的某个冬天,我参军了,被送到合肥郊区一偏僻处军训。新兵连的生活千篇一律:踢正步、练站姿、跑步队列等等,枯燥且乏味。唯一快乐的事是偶尔放个风去市区洗个澡,给家打个电话。电话那头,妈妈大声唤我乳名:小四、小四。一霎那,我泪如泉涌!思念如潮水般奔涌不息!母问归期未有期!这是何等的煎熬!

  一天傍晚,值岗战士大声叫我,循声跑到大门口。天哪,我最最亲爱的妈妈竟然来了。她满头白发在冬天阴冷的大风中翻滚,脸是干枯的,略带点绯红色。原来,部队急需我的一份材料。于是,她坐上最早的班车,走了近8、9个小时的山路,找到了我的营地。通往营地的路上少有人烟,更没标识。总喜欢穿着大一码的厚重棉鞋,肩扛大包的她,是怎样的一路颠簸,一路崎岖,负重前行。况且当时她的眼睛已经很不好。每想到此,心中仍阵阵心悸。

  食堂的战友端上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上面卧着两个鸡蛋.她大口吃完了面,两个鸡蛋非逼我吃。晚上,我俩挤在单薄的军被里,冻得瑟瑟发抖。战友纷纷送上棉衣、毛毯为娘俩挡风遮雨。我像以往一样,偎在她怀里,讲了一夜的悄悄话.第二天天未亮,她便走了。临行,将肩扛大包里的家乡特产分给了战友。看着她瘦小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竟有神思恍惚的感觉。之后的每天傍晚我着魔似的,总习惯性的走到门口,在漫天的风沙中,在罕见的人迹中,寻那张最熟悉的脸。

  或是上天眷顾,一年后的8月12日,那天中午的太阳刺的我眼睛发花。在我当兵的那所北方城市,在人来人往拥挤的人潮中,我竟一眼见到了她。虽然她是那么矮小,很快就被人潮所掩盖。可在我眼里她是那么的坚强高大,以至隔着千山万水我都能找到她。“人海之中,找到了你,一切变得有情意”!之后,我一直哼唱着《射雕英雄传》这首歌。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成功的时候,谁都是朋友。但只有母亲,是失败时的伴侣。世上最了解孩子的是母亲,她是儿女路上的指明灯。

  妈妈总是这样,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高兴时,第一时间打电话和她眉飞色舞的分享;难过时,归心似箭的赶回家哭着讲着。她从来都是放下所有家务认真倾听,她博大的胸怀包容着我所有的顺与不顺、好与不好、幸与不幸。她的境界是“不为物喜,不为己悲”。她说的最多的是,“小四啊,没有过不去的坎,平平淡淡才是真!”她瘦小的肩膀,是我最有力的依靠。

  “妈妈呀,女儿已长大,不愿牵着你的衣襟,走过春夏秋冬”。

  如今,我已人到中年,早已学会了“报喜不报忧”!我不再哭着跳着委屈着,我只笑着讲讲云淡风轻的事儿。在她生病住院时,我会在一年365天任何日子到达;在医院等不及电梯,我能一口气从住院部13楼爬上爬下为她买药;当老家邻居夸我是个孝子时,我异常惭愧。因为和妈妈不在一个城市,回家又总是犯鼻炎。所以不能时常帮她洗衣、晒被,穿个针线,消灭厨房的蟑螂、放一段她最爱的京剧《四郎探母》。

  过年过节回家时,看到眼神不太好,仍穿大一码鞋子的她,总喜欢摸摸她瘦骨嶙峋的手,手是那么的软和。我和女儿一左一右搀她的小手,去菜市场买些白菜,去米市街买她最推崇的燕家板鸭,再去舅母家看看,我们小心翼翼的看着地下,怕她走路磕着绊着。她安详的、絮絮叨叨的,讲着老父亲和姐姐们的事。走着走着,她便累了,稍远一点的城南植物园就走不动啦。

  等我离开母亲,便每天一个电话,彼此间家长里短的,说说笑笑,她也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因为有时她接电话时偏头疼正犯的厉害;有时她放下电话就要去无城医院挂水;有时老父亲胃疼正焦急地等着她去诊所呢。然而,她坚决不告诉我,怕我担忧。她常常是病好了,或者某个紧张的时段过去了,才淡淡的告诉我,轻若鸿毛般……

  不过,提到我那不听话的老父亲,她就来气了,说他一天又多抽了几根烟,一大早在人民广场大风口坐了几个小时,导致咳嗽不止;又讲在《健康频道》看的新闻,有的人在黑暗处看手机眼瞎了。于是,她千叮万嘱我不要总盯手机,眼睛一直是她最大的痛。这时,她需要女儿们附和一下,像个孩子一样急需我的答应和帮助,她终于无助了……

  小的时候,偎在她怀里,让她和我一起唱《妈妈的吻》。她唱歌常走音,便说:小四唱,妈妈听。

  嗯,我再唱一次。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过去的时光难忘怀,妈妈曾给我多少吻,吻干我脸上的泪花,温暖我那幼小的心,妈妈的吻甜蜜的吻,叫我思念到如今。女儿有个小小心愿,再还妈妈一个吻,吻干她那思儿的泪珠,安抚她那孤独的心,女儿的吻纯洁的吻,愿妈妈得欢欣。

  妈妈,历尽千帆的我,归来仍是少年!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念1031 会员等级:站长 用户积分:11920 投稿总数:1451 篇 本月投稿:291 篇 登录次数: 163 他的生日:03-16 注册时间: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录: 2019-06-13 00:20:1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