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伤感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聚聚离离,柔情都散在岁月里

时间:2018-03-23 20:49:2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我害怕一切形式的分离,怕到为了不分离而宁可不见的地步。因为尽量不见,所以,我喜欢追忆,追忆那些远远近近的模糊又清晰的人和事。

  我常常记起从前每次出门,车到了村子的这一头,远远的一个模糊的影儿还守在村子的那一头;我常常记起几年前与丽在夜半无人的街头为了延迟分离的依依相送;我常常记起那年在济我上车前,维脸上的泪滴;我也常常记起每每离老家时,我对着车窗外闪过的景致,像有什么扯了我的心一点点的远,一阵阵的痛!无语凝咽的一次次伤神的别离,为了分离做了伏笔的一次次狂喜的相聚,让人生路途,且悲且喜!

  说东晋晋元帝有个聪明的儿子叫司马绍,某天元帝问年幼的司马绍,长安近还是太阳近,小司马绍边玩边漫不经心的作答,当然是长安近喽,见过有人从长安来,从没见过有人从太阳上来。第二天元帝想显摆一下儿子的聪明,当着大臣的面又问了小司马绍同样的问题,小司马绍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做答,太阳近长安远,元帝问为什么呢?小司马绍说,我现在抬头就能见到殿外的太阳,却怎么样也看不到长安。这个故事本是说明了司马绍的年幼睿智。我觉得这个故事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距离本无远无近,远近很多情况下是取决于人的一种心理感觉,这便有了天涯若比邻,便有了咫尺天涯。我最现身的感受就是每年故乡一来一回迥然的心理落差,回去时我会尽量坐最快的车,即使如此,我数着一站站走过仍觉得怎么这么远呢?怎么等了那么久还是到不了呢,恨不得一脚就跨回去,那种焦灼的期盼,几百里的行程并不是千山万水,而跋涉了千山万水的只是一颗疲惫的心而已,而那个故乡,也只是一个心理上感觉路远迢迢的能短暂安放我灵魂的所在,那些我难舍的亲人的温暖怀抱里,不过是留存了太多昨天短暂的美好记忆罢了。而为了慰藉那种渐行渐远渐长的思念,我的回程,我会买最慢的车票,同样是一站站数过来,却觉得这慢车载我离乡的距离在迅速的变大,一路距离逾远,心就如被什么推着飘向了无着的远方,一种渐渐撕裂的痛疼会从身体里漫起

  每次翻那些老照片,就如听一曲熟悉的老旋律,心头浮浮沉沉的,是那些一生都不会挥去的记忆,胸喉哽哽咽咽的,是那些梦里寻不回去的往事,无言牵牵念念的,是那些聚过又散了的故人。告别了那些我们携侣曾游的日月,一别经年,我们都在各自的岁月里颠簸,不管我们的脚步曾走的如何的仓皇,在一个星子都隐去了的夜,心头浮出那些过往的记忆,嘴角应会浮起一个别人体察不到的浅浅笑意。那些面孔,若是再见或许已经不再熟悉,可是我相信共同记忆里的很多东西不会变,冥冥里的一种感觉不会远。很多往事的记忆,若要描述或许会如幼时山坡上见过的那些野花,早已叫不出名字,那个形象在记忆里如镜头在聚焦,说它模糊却又突然那么清晰。

  有时去车站坐车,我会记起1994年年末那个深夜,路上几乎连小贩儿的灯火都熄灭了,我们一行人抬着行李,高唱着《笑脸》步行去车站赶火车,天气那么寒冷,心里那么火热,多么单纯的归途的喜悦!终于,我们都告别了耍单儿的岁月,很多人只能遥遥的打声招呼,我们都消磨着我们各自的日月,我们走着,承担着,亦或承受着,某一次的人在旅途,那些老朋友们呵,已经离开多年的你们是否也曾惦记起过当年的喜悦?

  犹记得我的那些姐妹,我们曾经的寝室.那时晚上大约是十点熄灯,熄灯前我们迅速地把该收拾的收拾好,灯一熄灭,我们就各自趴在自己的床上,每人守着一袋瓜子,黑暗里,回荡着我们嗑着瓜子高谈阔论的声音,我们谈着属于我们那时的校园政治,我们说着属于我们那时的校园情感,我们论着我们未可知的人生将来,一颗颗不必设防的心交流着,碰撞着, 那时侯我们肆无忌惮的笑,一如聊斋里的婴宁。在离别二十余载后,我还是喜欢嗑瓜子,不过是一个人默默的嗑,话是越来越少了,甚至是,一有稍热闹点的场合便会备感局促。游走在这个世界,渐渐悟出了一条:有些事说得做不得,有些事做得说不得,有些话能不说还是不说了,有些笑只是一种客套与表情,无关心情。

  某次老钟看了我空间里外甥女的照片,说起当年我们接力给外甥女织的毛衣。我眯起眼,似见浅黄淡粉的毛线,绕指的温软,在十二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手里流转。当年没有暖气的寝室,深冬那么冷的天,每个人脸上却有红霞点点,眼波儿里都是暖暖的爱打着漩儿,略显笨拙的针线里密密匝匝的织进了所有人的惦念……那时外甥女五六个月大,现在已经成家,我们这些当年的豆蔻儿,都在岁月里熟成了泛黄的豆荚。姐妹们啊,我们挥别时曾定五年之约,以为五年会是多么漫长的等啊,可是,未经意间,已是弹指二十多年!

  很喜欢王昌齡左迁龙标时,好友李白写给他的那一句: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是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每一次的相聚,或长或短注定最终还是要分离,每一次的走近,也注定要退守到远远相望的距离,可是一片思念的愁心,清风知道明月知道,相信远或近的亲友也会知道。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15304 投稿总数:3363 篇 本月投稿:115 篇 登录次数: 510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11-17 00:02:44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