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伤感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有爱不觉天涯远

时间:2018-03-20 21:10:56  】来源:原创 作者:陈红 点击:

  时间是爱情毒药,空间是爱情杀手。时空转换中,我们不自觉的迷失了自我,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我的世界里爱情早就没有了影踪,虽然偶尔瞥见她还会怦然心痛。

  怦然心痛的只是自己,别人也许早已淡忘。即使知道,又能怎么样呢?暗自三番五次的思忖: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不相弃,往往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末了,见了恋了,思了念了,爱了散了。不知道谁欠谁的一个拥抱,不知道谁欠谁的一个承诺。往事如风,一味唤醒不只是回忆,更多的是幸福的伤痛。与你或者我。这不是心魔,而是人性深处曾经炙热眷恋着那份美。

  那份美,是无法收留的——最美的是面对心中挚爱而无法相守时泫然欲泣的心情,最美是近乡的那一瞬怯情。至于想要纵身自焚去爱一个人的情操,已不是美之一字所能指涉的。对美,我们只能欣赏追求,而不能拥有挽留。只因我们是爱美之人,所以我们对美无限留恋,因此注定我们今生必遭此劫。

  此劫难逃。佛门中说一个人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 那么,就一切顺其自然吧。该忘的就忘掉,该记的就记着。能放手的就放手,不能放手的就放在心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体自然,方能心自在。想起以前爱过的人,像从别人的皮箱里瞥见自己赠出去的衣服,很喜欢的一件,可惜不能穿。

  不能穿的是衣服,穿梭如织的却是那郁郁的伤。思念苦苦地折磨一个人,让他越是想淡忘越是忘不了。尽管他外表坚强如磐,内心深处却脆弱如弦。见不得风吹草动,只因心里满满的全填充着关于你的音符。一次次的买醉,还是不能卖掉心中那份廉价的眷恋。

  廉价的眷恋只有自己知晓,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悄地拉出来游牧。越舍不得的东西越装作满不在乎,越想要得到的东西越装作无所谓无。这也是人性,仅此而已。只要用心,我想我们都能体会。他用他的全部世界却换不来走不进你内心你深处的一张入场券;而你的世界他是否来过也许你早已淡忘。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约,与子相悦;谁都盼,谁都念。可到头来,花白了谁的容颜,空枉了谁的流年,也抓不住爱情的尾巴。

  爱情的尾巴转瞬即逝。爱情,在我们的世界里也许是个奢华的字眼;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爱情。依稀记得她好像似乎曾来过,只是大概未必是。

  未必是的东西很多。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冬草之沉默。我想,活着其实很单纯,还深切的思念着一件事、一个人,像在雾里等腊梅题词,等早雪带路,只要有念想,只要有梦。有梦就有一切,有梦就说明还活着。那一天,彻底没有梦了,也就该与这个痛苦而又快乐的星球作别了。

  作别了星球,星球还要日夜不停的运转。份上的事业还未来,就乖乖的候着。不同的日子看不同的云,替相同的花浇不同的水。我明白那只看不见的手每日翻书予我读,要我将来为它濡墨写字。

  濡墨写字强说愁,却道天已微凉,心也迷茫。拿笔的手半天也蹦不出一个字来,键盘一次次敲击的只是空格。冬天的雾性情不定,像一个跋涉千里、访友不遇的人。雾一次次遮挽着我本不明亮的双眼,想势利一番都很难遂愿。一次次的擦肩而过,荒芜了自己要走的道路。天上人间也觉此生无可留恋。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哪里有我心的家园。

  家园依旧,变换的不过是岁月的沧海桑田。日动影移,日穿帘隙,让人感觉到安静惶恐。害怕静静等待死亡的过程——尽管每个人生来都是为了等待死亡。山峦跪得久了,悄然换膝;云飘得久了,偶尔停泊;彷佛有一番灵动。我默默想这些,好像稍微能懂一点“观世音普门品”的意思。我觉得我似乎能有所悟。

  悟与不悟无法用语言表达,一说出来就心猿意马了。

  爱与不爱无法用行动表示,一做出来就面目全非了。

  心猿意马并不是心无所系,若萍随风;面目全非并不是没有颜面,斯文扫地。人是要庄严,但不是严肃;是得流动,但不可轻浮。庄严是对自我生命的忠贞,流动是群体社会的诚恳。人得赤心亦得老成,赤心是为了与自我同眠,老成是为了与炎凉人情周转。

  周转轮回的是这个飞转的世界,一成不变的是心对心的眷恋。今日在这里,不知明早醒来会是去哪里。清清明明的冬天,早晨飘起了雪,这雪不带脏字儿。不肖一刻钟,雪停了,像熟城里走来了生面孔,也不饮浆,也不招喝,怏怏的走了。

  走了,越去越远,任由思念在风中漫延。焚着檀香把一室的空气都定了下来,再看的时候,地上只剩一堆灰烬。一炷香只这一回机缘,人也如此。

  如此这般,值得感动的人,过去永恒不再。热火之后,势必冷酷。我不认为死灰可以复燃,破镜能够重圆。啊!要怎么才能说得清楚?所有的故事在一生当中都只有一次。一次足俱生死。就像周立波语录,人生每天都是现场直播,不存在回放与彩排。

  彩排的昨天,已然失去了意义。过去的原本就过去了。可为什么心儿却要一直耿耿于怀呢?聪明的你,能告知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常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若飞絮。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断肠处,何处是归途?人在天涯,有爱不觉远。那遥远的,只是变化了的时间和空间……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陈红 陈红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陈红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007 投稿总数:389 篇 本月投稿:9 篇 登录次数: 40 他的生日:03-22 注册时间: 2010-11-06 02:00:47 最后登录: 2018-07-22 00:30:02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