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机阅读网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机搜索蜀韵文学网)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伤感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文:路口的等待

时间:2019-12-04 22:34:39字数:841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0

  【题记】谨以此文献给那些远离父母的子女,余生不长,不要让他们等太久,常回家看看。

  冰心说:“童年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童年,梦幻般的日子,未知而充满希望。岁月向前,一天天长大,每当我们在某一个路口徘徊的时候,总会有人来牵手,总会有人来指路,这个人就是我们的父母。

  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个彩色的童年,只是每一个人对童年的感触不同罢了。

  我的童年似乎极为平淡,童年的那些事已经很遥远,只是,许多事理一直在脑海里深藏着,有快乐的,也有心酸的,有幸福的,也有痛楚的。

  不知道自己是从几岁开始有记忆的,只是,小时的许多事情历历在目,有些甚至是刻骨铭心的,一直在心里。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已经懂得照顾两个年幼的妹妹。大的妹妹小我三岁,小的妹妹小我五岁。那时,大的妹妹可以自己玩,小的妹妹正是学步的时候,需要牵着小手。过去的家庭,大多是牵一个,背一个,抱一个,辛苦,但也是开心的。有人说,幸福与快乐是一种感觉,与财富地位无关,想必是有道理的。那时,国家不富裕,甚至说是很穷,只是大家都没有感觉到苦。爸妈起早摸黑,面对黄土背朝天,养家糊口,一家人苦中有乐,内心充满幸福。

  妈妈的怀抱是每一个孩子最温馨的港湾。小的妹妹因为妈妈不在家,经常会哭着找妈妈。妈每次回家,顾不得身上有尘,手上有泥,急切地抱起小的妹妹,这是妹妹最安稳的。在妈妈的怀抱里,每一个孩子都会安静下来,这应该是天性。

  小时候,放学回家,不是忙着写作业,而是上灶台做饭,等待爸爸妈妈从地头回家。饭菜做好了,三个孩子坐在门口石凳上,翘首以待,也许,这是一种家的等待。

  那个年头,只要爸妈踏进门槛,我就会踮起脚,打开锅盖。一家人看着热气腾腾的灶台,响起锅碗瓢盆,围在一起吃饭,那怕是咸菜萝卜条,幸福全在这里,爸妈一天的劳累也就烟消云散。

  有一天午饭后,妈说,下午要去二姨家。生产队劳动一天,才会有一天的工分,妈放弃生产队半天的工分,要去二姨家,想必是有要事的。

  夏日炎炎的阳光下,山里的孩子也是没去处的。我带着两个妹妹,拉开一条竹席铺地上,或坐着,或躺着,或说笑,或睡觉,农村的孩子也就这样。

  爸妈去生产队干活,我带着两个妹妹,每一天都等着爸妈能早些回来。童年时候,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等待。

  可是,今天不一样,在我们孩子心里,妈去二姨家,似乎去了很远的地方,或是需要很久才能回来。虽然,母亲临走时说了,会早一点回来,并且带些好吃的回来。

  太阳圆鼓鼓地挂在天上,只是,大山里的绿色,让人们舒适了许多。

  大概是想着早一点见到妈妈的缘故,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一起想着去找妈妈。

  我们朝着妈妈回家的那条路,来到村口。路口有两棵几人才能合抱的大树。村口有一个三叉路口,不知道二姨家是从哪条路走的。我带着两个妹妹,不敢走远,就在这大树下,一边玩,一边等,采一朵小花,捉一只蚂蚁,抓一条小虫,路口等着,也是挺开心的。

  高山里的太阳,西下会快一些,太阳下去,天色很快就会暗淡下来。

  等了好久,妈妈没回来,小的妹妹开始哭闹起来,后来,大的妹妹也哭了。我心里也很难过,装作没事,哄着两个妹妹,对两个妹妹说:“妈妈很快就回来了,还会带好吃的给我们呢。”后来,我们都坐在地上,每当看到两个妹妹要哭闹的时候,我就说一句:“妈妈回来了。”玩笑话让两个妹妹信以为真,只是,说多了,两个妹妹就不信了。

  天色有些暗下来,我心里也害怕起来。心想,妈妈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不回家了,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我带着两个妹妹哭成一团,小的妹妹哭了一会也就睡着了,我只好抱着坐在地上。大的妹妹挂着泪痕,一个人在暗淡的光线下,拔小草,玩泥巴,扔石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脚步声,隐隐约约看到人影,认定是妈妈回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妈妈真的回来了。大的妹妹一下扑到妈妈身上,大声地哭起来,嘴里不停地叫“妈妈,妈妈。”我跺着脚,很生气地对妈妈说:“妈,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呀。”在这个路口,妈妈紧紧地搂着我们三个脏兮兮的孩子,抹着眼泪,只有抽泣,没有言语。

  妈在,家就在,有妈的孩子才是宝。爸妈外出,等待回家,也是生活中的常事,只是,这一次的等待深深地刻录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时至今日,我常想,假如那天等不到妈回来,日子将会是怎样。

  古训所言,“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父母最大的希望就是子女成家立业,有些出息。

  我的爸妈辛苦一辈子,想的就是让儿女离开小山村,去闯荡世界,去追寻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天地。

  十八岁那年,这一天,我起得特别早,与其说起得早,不如说一夜未眠,等待着这样的时刻,因为这一天,我将成为一名军人,去效忠国家,那不仅是我自己的梦想,也是一家人的荣耀,因为从那天起,我们的家门口挂上了《军属光荣》的牌匾。

  天蒙蒙亮,我推开窗户,在那咯吱声间,看到早晨的村子,笼罩着一层雾气,远处的山顶,透出了淡淡的晨曦,新的一天到来了,迎来的将是一个新的世界。

  父亲提着部队配发给我的旅行包,母亲提着我喜欢吃的水果鸡蛋,村干部,左邻右舍的乡亲,敲锣打鼓,为我送行。

  爸爸妈妈和我,只是走着,一直来到村口,来到那个曾经等待妈妈回家的路口,与养育自己十八年的父母告别,到很远的地方去。

  父亲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拍拍我那不够硬朗的肩膀,没有太多的话,只是对我说:“到了部队要听首长的话,经常给家里写信。”母亲拉着我的手,把我的脑袋捂在自己胸口,我抬头时,看见母亲的眼睛里含着泪水,这是舍不得儿子的离开。

  三年的义务兵役制,三年后才能与父母相见。想着那一天,等待母亲回家,也就三个小时,那种焦急的等待,让我们三个孩子哭成一团。而现在,也是在这个路口,爸妈要等上三年,或是很久。

  等待亲人的归来,一种希望,一种幸福,一种伤感,一种痛。

  记得爸妈在世时,每一次回家,他们都会在这个路口,眼巴巴地等待我们。每一次的离开,爸妈也会在这个路口,为我们送行,说是送行,只是为了多看一眼罢了。那个时候,我未能懂得爸妈等待儿女的心酸,也未能懂得爸妈望着我们离去的痛楚。

  人生很短,许多美好就在等一等间而失去。爸妈在,家就在,内心的那一份归属也会在。

  现今,回到那个村子,站在那个路口,看不到爸妈的身影,心里都是空荡荡的。只是,爸妈曾经等待我们回家的眼神,永远不会抹去,越来越深刻地浮现在脑海里,常常让自己站在那个路口发呆,以至于让自己伤心落泪。在那个路口,一直想,兴许,能等到爸妈的回来,明知是不可能的,多站一会,也是内心的一种安慰。

  幼时,看到爸妈回家,那是每一个孩子最温馨的时刻,也是人生最初的幸福。儿女等不到爸妈的到来,可以埋怨,可以是眼泪,或是痛哭。为人父母,等待儿女的归来,抹眼泪只能是偷偷的,有委屈只能是默默地藏着。同一个路口,不一样的等待,而内心深处的那种希望和痛楚是一样的。

  因为有希望,所以有等待。“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余生不长,不要等太久。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文学秀才 用户积分:20649 投稿总数:4438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762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20-06-05 01:04:30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蜀韵文学网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