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田园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故乡的老宅

时间:2018-04-16 19:06:22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

  很多年没有回宁国老家了,确切地说,那是母亲的故乡,但无论如何,我依然觉得很亲近,不仅因为那是有亲人的地方,更是因为那里有我魂牵梦萦的故乡的老宅。

  母亲的故乡在安徽宁国,外公就长眠在那儿的大山里,每年的清明时分,哪怕再忙,母亲都会从马鞍山出发,坐上南下的火车回到故乡。去年清明的时候,因为外公迁坟的事情,我陪母亲回了一趟老家。记得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和母亲一起,回过一次宁国,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那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快乐时光。长大以后经常想找个机会再回去看看,看看那里的老宅子,看看那里的亲人,并重拾起儿时的一段记忆。

  记忆中二姨的家住在县城的北门,一条老街边的大宅子里。祖屋是古色古香的徽派建筑,上下两层的木板房,散发出淡淡的木香味。进入宅子要先穿过一条黑长黑长的过道,然后才能进入一个有着天井的院子,站在院子里正对面是挂着中堂的正房,也就是客厅和主室,左右手两侧分别是东厢房和西厢房。院子里还有一口压水井,用脚一踩,水就哗哗地流淌出来。当年二姨全家老小都住在这里,原汁原味的房屋,很是热闹。我小时候胆小怕鬼,所以特别害怕那个长长的黑过道,那里经常风呼呼地,又黑洞洞的,而我从来不敢一个人从那里进进出出。

  因为二姨家没有和我同龄的小孩,表哥表姐们都比我大不少,他们没空陪我玩的时候,我便自己去寻找快乐。儿时精力过剩的我总是喜欢到处乱钻,阁楼上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因为那里堆满了各种杂物和一些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的大箱子。当年好奇的我,一会摸摸箱子,一会扒拉扒拉着老玉米,一会咚咚咚咚地踩着楼板,一会趴着窗沿向下吐口水玩,有时竟会不知不觉地蜷在杂物堆里睡着了,吓的母亲和二姨四处找我。那时候还有一个乐趣,就是站在压水井的旁边踩水玩。我常常搬几个小盆小罐,装满、倒掉、再装满、再倒掉……如此一遍一遍,乐此不疲,沉醉其中,让大人们颇为不解。因为好玩,我玩的时候是不愿给别人用水的,因此经常遭到母亲的斥责,不过每当母亲责备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二姨总是为我做挡箭牌,所以,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喜欢二姨。

  二姨如今快八十岁了,如儿时记忆中一样,依然很清瘦,但是身体很硬朗,自己能照顾自己,自己能做的事绝不麻烦子女们。她是个非常善良的人,虔诚的信奉着佛教,她的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檀香的香味,床边的矮桌上经常放着一些经书。每天晚饭后,二姨的房间是不给人进去的,因为二姨要在房间静心念佛,绝不许旁人打扰。二姨虽然是个女性,但很有见识,左邻右舍的没有不敬佩她的。二姨的性格外圆内方,办事情很有原则,说话办事讲究以理服人,总叫人心服口服,她还会经常给大家讲一些佛经上的道理,帮人开导、教人宽容。

  当年国家提倡妇女们做英雄母亲,鼓励多生小孩,以求最大限度的在数量上压倒美英帝国主义,这个政策造成了二姨生了五个孩子的局面。当时家里只有二姨夫一个人有正式工作,收入也不高,二姨便毅然决定每天出去帮别人打零工,女人干着男人的活,什么砖厂瓦厂,什么木材厂啦土方队啦等等,以求挣几个糊口的钱,拉扯孩子们长大。生活的艰辛并没有把人压垮,反而把人锻炼得愈来愈坚强。如今表哥表姐们都过得很幸福,都有了自己的美满的家,也都有了自己喜欢的事业,虽然已人到中年,但他们都很孝顺,都总念着二姨当年的辛苦。

  如今,随着城市的发展建设,上次回去时老宅子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的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地拔地而起。老宅子只能永远的留在我对童年的那段记忆中了,如同这老宅子一样,许多人都已经作古,但又有许多新鲜的面孔出现...... 回去的路上,我在想,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我也会把这次的出行如儿时一样的留在记忆中吗?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