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追忆胡寄樵先生

时间:2018-05-06 11:01:37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近十多年间,我曾先后作文,追悼朱曙征、黄惠连、唐大笠、刘云等离世的安庆先贤名家。韶华易逝,时光不再,想来令人扼腕叹息。

  如今我又为文,追怀我十分敬重的胡寄樵先生。

  在我心目中,已逝的胡先生,是可以用一尊大理石雕像作比的。和常人相较,他有大理石那般坚固厚重的质地,同时也更具有形神相生的多块面立体感。同时,不免还让人联想到孕育这些石料的山峦,它的巍峨和绵延,风姿与底蕴。胡先生有着山一样的精神。

  胡先生的多方面学术成就,犹如青峰之木,郁郁葱葱。而综观胡先生一生,个性锋芒始终不曾磨灭,且历久弥坚。这一点也有异于常人。他是一位在文化贡献,在家庭担当上都堪称楷模的男子汉。其锋芒是如合成的金属,不会因为通常“压力山大”式的外力扭曲或折断。大多时他是温煦的,和蔼的,但也会是一位激烈的斗士,据理而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总之,他是一位浸润着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性情中人,还有几分侠士风范。

  在我的印象中,先生做人慷慨大方,真诚坦荡。在文化艺术等方面,对于后学的引导不遗余力。我在晚报主持副刊时,胡先生几次找到我,建议开辟一些专版,专题介绍安庆书法和篆刻界的青年才俊。他说这样能够扩大他们的影响,更有利于青年人成长。每当安庆文艺界有作家、书画家等出版作品专集,胡先生总是亲临签名售书现场,或以其它方式,自费购置一批书籍,除自己阅览,还赠予喜爱读书的青年学人。

  在很多学术场合,他能够提出精湛的见解,但从不恃才傲物。胡先生门生弟子者众,这些艺术的虔诚者多年相随,锲而不舍。从大多人后来所取得的成果看,其受胡先生艺术理念的熏陶非常明显。我的两位书法家朋友程旷、梁海军,都曾是胡门弟子。我从他们身上,也能看出胡先生深刻的影响。胡先生曾赠给赵军几张珍贵的古老宣纸,让她在绘画时尝试使用,从而拓展表现力。对于我来说,胡先生曾先后赠我很有参阅价值的文史类书籍,如《太平天国大辞典》《太平天国王府》等。这些书至今仍在我家书柜珍藏。

  回想起来,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调入安庆日报担任副刊编辑后,就和先生相识了,有时就某些专业课题求教于他,胡先生总是详尽地给予释疑解惑。多年来,有个小情节让我一直不能忘怀。在一次聚会场合,我在言谈中,把言简意赅的“赅”字读错了音。胡先生走过来,在我耳边轻声指出错误——这真是一种细致入微的关心。

  胡先生家住玉虹街附近一处平房时,我曾前往拜访。一路长街窄巷,十分优雅谧静。那时西城还未拆建,去他家要穿过仅容单人通行的“一人巷”(好像叫黄家巷),附近有一所玉虹路小学。初次去时稍加打听,四邻都知道他是一个“做大学问的人”。后来他家迁居百米之外的老福利院旧址,我更是去过好几次。去时先经过一家工厂,然后登上一道山坡。将近坡头处有个院门,转进去就看到一座五层住宅楼。胡先生家住底层,拥有一个宽敞的小院。院墙边有一二棵大叶树,夏日可供遮阴纳凉。院中陈设有石桌矮凳,盆栽鱼缸等,很有生活气息。从居室窗户隐隐可见胡先生的书斋,有一张写字刻印的长案,另有几排高大的书橱。这里的气氛总是很热闹。我所见到的是访客不断,除了安庆文化界的一些名流,还有不少艺苑新人,是来受教于胡先生的。大家自择座位,随意而坐。有时来客多了,还有数把小竹椅可供一时之需。这样,胡家总是高朋满座,抽烟品茶,书坛艺海,谈古论今。在当时,这儿可以说是安庆最亮丽的人文风景线之一。这种中国式沙龙在现今安庆已很难再现。

  而我自己,对这里还有一份收藏在心底的情感。大约1924年前后,我父亲曾于坐落此处的安庆苦儿院(老福利院前身)做工读书有年。那时他才八九岁,所经历的,是一个辛酸的童年。时光已逝去近百年,安庆苦儿院早已湮没不存,但这个地点父亲一生铭记。

  后来,胡先生家搬迁到高井头的“万豪逸景”,居处临江,雅逸别致,到访的客人比之前更多了。进门的大厅,就是胡先生的工作室,也是接待客人的地方。胡先生和潘老师对待来客热情如故,看茶上座,谈笑甚欢。大家都愿意聆听胡先生纵横捭阖之恳谈高论,从中汲取有益学识。胡家还有另外一间小室,进去时要穿过客厅和一条走道。房间大约只有几个平方,摆设有上世纪六十年代式样的一桌二凳,是胡先生深究学问及小范围接待客人之处。我也应邀去过那里,就某个问题和胡先生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交流并向他请教。

  近些年,我一直在北方谋生。2016年11月间,我回安庆小住。某天得知胡寄樵先生遗作展正在市博物馆举行,并已展出一段时间了。第二天清晨,天下小雨,我很早就去博物馆观展。其时观展者较少,很安静。我沉浸在胡先生的书法篆刻作品的风采神韵中,竟未发现胡先生的夫人潘老师也进了展厅,并且和我打招呼。我对潘老师表达深切问候,并聊到近况。想来由于悲伤,以及办展的忙碌,我发现潘老师有些憔悴。临别时,她赠我新近由胡铭先生主编出版的《胡寄樵玉瓷斋艺文集》及《纪念胡寄樵先生文集》两种大著。

  回家后,我即展读《胡寄樵玉瓷斋艺文集》和《纪念胡寄樵先生文集》。在让我印象深刻的纪念文章中,有一篇现安庆书协主席王泽辉的《翰墨缘》。文中回忆,一次胡先生评点他的书作,说:“你的字虽然古拙厚重,但不能总藏而不露。”然后胡先生又进一步解释:“锋为锋神,不出锋,哪有神采。”泽辉说这让他茅塞顿开。我觉得这一段谈话,也显示了胡先生的一种美学观,或者说哲学观。社会生活中的我们,有时过于讲究含蓄、收敛,而往往不能无拘束地表达自我,而这对于人生进取尤其艺术创造是有害的。

  这个细节显示了胡先生的洞明之处。对于书法艺术、人文历史等很多方面,胡先生的见解常是高人一筹。和他接触过的人,总难忘怀这种学识之光的照耀。

  那天,我手不释卷,从头至尾拜读了多位作者撰写的纪念胡先生的文章,深受感染。至夜深时读到胡铭先生《父亲百日祭》《凌风傲骨见精神》两文,一时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原载《安庆日报》)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1673 投稿总数:2682 篇 本月投稿:159 篇 登录次数: 405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5-21 19:40:35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