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邂逅”木子

时间:2018-04-09 19:41:5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理论上我认识木子,实际上我俩压根没见过面。

  木子是我的“QQ好友”,我曾从她的QQ日志中看到,木子2009年2月26日是第一次上网,那天她比较兴奋,从她当天16:57 的留言中可“窥一斑”: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网,我很想在这虚拟世界里看看更多美好的东西。她确实上网很迟,正像她快50岁才开始写诗,out了!

  大约是在2009年的3月,桃花待开,木子加我QQ,个人说明45岁,一看年龄相仿,“般配”。虽然没有“桃花运即将到来”的邪念,但是心里想:忙中偷闲在虚拟世界里吹吹牛也无妨,反正谁也不知道谁是谁。实际上,最吸引我的不是“不谋而合”的虚拟世界,而是她那张右手单握相机置于颈后“标志性”的头像,哎,挺有意思。那时,我在县委的一个重要部门工作,加班多、工作累,QQ里的好友基本上都是本部门的同事,逮住这个爱摄影的女人:忙的时候处理事情,闲的时候处理心情,不错!有时间我聊两句,没时间我连招呼都不打就下了,纯粹是打发“休闲”。彼此互不问姓名,互不问住址,这样没有冷热、没有火花、没有高潮地“和平相处”两年多......

  突然,木子写诗了,我记得她发给我看的第一首诗是《错过》:是错过吗? /不是/既没有相逢/又怎么说是错过呢?/你来时/我在这里已把风景拍完/你来了/我走了/我追逐着你的背影/你匆匆的脚步/摄不进我的镜头/你注定不是我的风景......她让我评论,我不假思索地回复:一半是梦话,一半是鸟语,看不懂。印象中,她没有气。她继续姑且“马不停蹄”地写着,我继续姑且“肆无忌惮”地“损”着,她经常“沾沾自喜”的“诗配画”:自己写的诗配上自己的摄影作品。我给木子这样留言:真实风景比你相机好,相机比你拍的照片好,拍的照片比你诗写得好。她写的《打水漂》:其实/生命最终留下的/只是一颗石子/在水面上踩出一串水花......”我这样“断言”:木子,我预测,你离“抑郁”越来越近了!她依然没生气,反倒口口声声地喊起我“夏老师”来,我暗自好笑,心里嘀咕:内行都怕外行,官场也是如此。

  实话实说,我写过诗,但我不懂诗;我喜爱文学,但我至今仍不知道文学为何物。正像我参加高考,虽然数理化的高分使我录取上本科,但是我依然喜欢没考上高分的语文和政治。在部队的时候,我负责过一个野战师的三年新闻工作,东拼西凑写过一些报告文学,自作多情和过舒婷的《致橡树》,高谈阔论评过北岛的“自由诗”,2000年“作品+拥军情结”被河南省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无知者无畏,因而评论起木子的诗,我是典型的、“居高临下”式的“口无遮拦”。说来也蹊跷,我越是“发难”木子越是谦虚,木子越是谦虚我越是内疚,久而久之我不由自主口口声声地喊起“木子姐”来。

  木子比我大,是姐,而且是名副其实的好姐。都说女人有第六感官,而实际上,喜爱文学的男人则有“第6.5”知觉:逆向去看女人的知觉。木子姐的QQ 签名是“做个坚强的女人,做个善良的女人”,木子姐“中”器晚成(恕我直言,不宜用“大”),她的诗作“很生活”,如,《怀念您,妈妈》:一百个成功,比不上看您一个笑脸/一千个快乐,比不上有您在身边。《像草根一样活着》:活着虽然卑微/却还能够听到/路过的风声和鸟鸣。《一个修鞋的老人》:其实/他手中的钉子、锤子/不是为了敲打、钉紧/而是给日子翻新。《蜗牛》:它用铁石的面孔示人/怀揣着一颗柔软的心。《守望》:错过了,哪怕是一步之遥/却需要一生去跨越。《仙人掌》:其实,我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刺儿头/最懂得欲擒故纵/只有一次/就让你记住一生的疼。《放风筝》:放长线/不是为了钓大鱼/而是/借一阵春风把爱系紧/向蓝天投递。《磨刀的老人》:以至于将坚硬的石头/磨出浑浊的泪……等等等等,不足而论。六安市唯一一个中作协女会员凤妹,是木子姐的闺蜜,我们均是市党代表,开市党代会期间,我们见面均谈及木子姐,共同点是:认识;不同点是:她真实认识,我虚拟认识。除此之外,文友们小聚,也间或提及木子姐。综上逆向去看,三个方面“妄加评论”木子姐的“知觉”,我还是有51%把握的:木子姐会从摄影独特的角度去构思;木子姐会用童心去感悟捕捉细腻;木子姐会以豁达大度去表现自我。香水,95%都是水,只有5%不同,那就是各家秘方。我想木子姐写诗的“秘方”就在于此。

  虽然我与木子姐未曾谋面,但是最近的距离也只是一“帘”之隔。那是去年12月15日,一位穆斯林兄弟的父亲与世长辞,作为晚辈的我们前去吊唁,中午急急赶去的有两桌人,不用说都是穆斯林兄弟最要好的朋友。开始我在楼上“掼蛋”,下楼吃饭的时候两桌人在同一间屋,中间拉了一个布帘,负责主持饭局的是律师出身写小说的中作协张大作家,我悄悄问了他一句:帘子里面是哪些人?他干脆回答:六安几个文友。饭后我先行离开,与木子姐擦“帘”而过。同一时间,同一间屋,同一顿饭,就两桌人,我一直纳闷:偌大一个作家,几十万字几十万字地编瞎话、说鬼话,怎么组织一个人间活动,硬活生生组织木子姐“垂帘”我“听政”,彼此“不认识”?!

  去年,木子姐给我寄了本她的诗集《让梦醒着》,收录其中的诗作,50%我曾经看过(现已全部拜读),20%我曾经“批”(严格意义上是“损”)过,有时候我在想:假如要不是我不问青红皂白地“损”,这本诗集内涵可能会更加丰富!我像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木子姐说:“诗歌是我的梦。给文字排成阶梯,让生活有出口,让梦一直醒着!” 近代叶集有“未名四杰”,当代叶集有“诗侠四枝花”,木子姐位列其中,名至实归!

  木子,本名鲍德英。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摄影协会会员。诗作曾在《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诗潮》《华语诗刊》《作品》《诗选刊》《雁南飞》《北方诗刊》《淠河》等发表。

  今年3月22日,木子姐发微信约我到叶集看桃花,我答应了。实际上,我惦记的不是桃花,而是她若干年前许诺过我的“闷倒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哈哈......

  理论上我认识木子,实际上我们也认识,在心里。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0888 投稿总数:2525 篇 本月投稿:147 篇 登录次数: 39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4-21 21:54:00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