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外面的世界

时间:2018-04-28 19:33:21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人们对未知世界似乎有股焦灼的热望,那些没走过的路,没赏过的景,没结识过的人,冥冥中暗藏魅惑,如黑洞般强烈的攫取人们的好奇心,巫师的号角吹响,令人如痴如醉。

  旅行成了我们仨探寻未知世界,给生活找乐子的直接方式。时空交叠辉映,海陆空交通风驰电掣的今天,此般体验再寻常不过,对我们仨来说,别有一番趣味。

  小儿四个多月,我们心血来潮带他去厦门。他父亲推他的专属婴儿车,他总认为为母的我粗心大意,不放心将车子交付于我。他小习翼翼时刻提防,我则过分担忧,诸如晚上睡熟后,小儿被别人抱了去,该如何是好。幸好,他能保持百分之两百的警惕,我们母子安然入睡。

  四个多月的他,睁开小眼睛,模糊的看车厢里的世界,不哭不闹,不愿睡觉,着实惊奇。火车驶过田野,穿过隧道,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我俩知道这个年龄段,不论跟他说什么,都算徒劳,仍兴致勃勃的与他互动,蓝天、白云、群山、桥洞、火车厢……时至今日,三岁的他尿尿,崛起小嘴巴说:“妈妈,尿尿像火车一样子的。”我不知是形容尿尿的弧形长度,还是入便池时的刷刷声响。感觉真的很像。

  在厦门的海边,他被裹成尖尖的粽子。海鲜大餐过后,友人驱车带我们沿海赏景观光,我终按捺不住,抱他走下车子,沿道徒步。星空闪烁,海面昏暗,海潮声此起彼伏。难耐他实在太小,才恋恋不舍上车。

  离开厦门,我们带他浏览祖母生养故地,那是潮汕地区的一个小县城。他父亲感慨,儿时做客的情景,似昨天,掐指一算,已过去很多年。现如今,亲人们出国的出国,离世的离世,恍如隔世。他的母亲,气质如兰,那个时代的名门闺秀,读书人,为了爱情,远嫁他乡,生养好几个子女。从此,难得回趟故乡,直至离世。后辈的他前来瞻望,何尝不是念及亲情,思念母亲。

  回城不久,琐碎日常,赖以维持。

  不多时,他开始建议,去武汉转转如何?武汉是离我们最近的城,有全华中地区最繁华热闹的江汉路步行街,全国有名的五A级东湖风景区,能与桂林訾洲公园相媲美咯,这么美的公园实属难得。于是,我心蠢蠢欲动。不多日,他的絮叨演变成现实。

  我们沿着城市繁忙的街道,拥挤的人流,他推婴儿车,我甩着臂膀,任意行走;间或被簇拥挤上公共巴士,围困于喧嚷的人群,满身臭汗。每当此时,我暗自思忖,这不是一个让人热切盼望的城市。趁股热劲,对他叫嚷,下次再不来武汉逛了。末了毒蛇一句,你个大骗子!

  儿子却很爱,他尤其钟爱武汉四通八达的轨道交通。独坐黄鹤楼边观望轰隆隆的轨道车流,火车,动车,载人的,运货的,他统统都喜欢。流连忘返,不愿离去。见火车驶过,激动尖叫,这一幕对他父亲是莫大的鼓励,基因太过强大,他也偏爱火车。

  这个青春期在武汉待过几年的年长者,对武汉这座城有莫名的亲睐。当车子穿越长江大桥,他不忘提及曾与表兄弟一起从武昌桥洞上方扒火车,到龟山另一头下。春节期间到中商商店买过年新衣,穿尖头黑皮鞋,擦得锃亮,几个人浩浩荡荡去电影院。那时正值颜值巅峰,如今看来显得滑稽的装扮,成了他忆及青春华年的有力证据。

  那是物质贫乏,特权明晰的年代,这是我给予他口诉时代的评估,真实状况我并不愿考究,历史与年龄间距,成全了我的想象力。它们肆意生发,无比美丽。人难以超越所处阶层。那是购买物资靠票的时代,一旦拥有,优越感油然而生。不像如今,虽不知高层阶级生活如何,起码有钱还可任性,这个时代有钱人的任性和那个年代的优越多少有些不一样。

  普通大众如我,似乎更喜欢这个更大程度公平自由公正的时代。

  顺势看望曾一起玩耍的表兄弟,时间到底有何魔力,一见真人便知。多么英俊的少年早已发福,渐近秃顶,模样变更,身材走形,往事如烟,不免感叹伤怀。

  那些美好的青春印迹成了照骗,泛黄的底色看不清模样的真实,被束之高阁。

  走过武汉,我们一致认为,这座城跟全国大多数城一样,高楼林立,一天一个样的变化让那个年代的人渐感陌生,历史由一代一代人创造,老辈退出,新辈接力,这是规律。铁杆般的事实,他们渐渐淡出时代的视线。

  我们住江汉路,感悟当年三大家族的兴衰荣辱。历史遗留的建筑保留着特定时代独特的样貌,那段历史对中国是不公平的,但建筑审美却是无辜的。从艺术的角度,它们应该遗存下去。艺术虽不近人情,可它们穿越时空之美,令人震撼、赞叹。

  离开武汉,奔赴青岛,一路新鲜劲头喷涌而出。

  青岛这座城,气质如名。清逸,明朗,阔远。

  海边城跟江城,真实体验完全不同。蜿蜒的长江,壮阔之美得益于高空拍摄的录播。海边城的辽远,站在陆地亦能真实体悟。它博远精微,湛蓝的海水美轮美奂,醇厚如油,似真似假。肥胖的海鸥习惯了人的大度与多情,人们以喂食为乐,海鸥接受人们的盛情,不知疲倦,盘旋于海水、天空与人群中,欢快敏捷,高唱着大海特有的气息。岸边行人,闻其声便神清气爽,它们持续飞跃抢食,鼓囊囊的嗉包,丝毫无困顿停却之意。

  如果,迎着晨曦,束紧发带,沿海岸奔跑,没有终点,只享受过程,是种怎样的体验?

  如果,在炎热的夏季,大街小巷,穿梭着拎塑料袋扎啤的青岛人,绘一副人间烟火气的美好景象如何?

  它们恍惚进入我的脑海,少不了梦幻神游一通。

  三岁小儿,远泥泥土,少见阳光,他穿衣干净,似乎很少有乡下娃们被大声呵斥的机会,像是花盆娇儿,早已习惯无风无浪,亦无驰骋原野的野心。此时,他欢呼雀跃,卖力叫着——“海鸥,我爱你们!”奋力奔跑,持续与动力让为人父母的我们惊讶不已,原来小小的生命力,喷薄出来竟如此强大。

  一座城,一群人。

  我们是匆忙的过客,一切都新鲜,一切令人惊奇。

  城中人,在哪里不一样呢?

  即便是生活其中的城,人们同样只是过客。我们围困,突围,最终又心甘情愿挤进城墙,困顿其中。

  这几乎成了现代人生活的唯一选择,活着,为了追逐更大的自由。而自由,总离不开欲望的适宜满足。

  眼花缭乱的世道,如罂粟般鲜艳撩人,它们新鲜,枯萎也易。

  古老的城墙,斑驳的年轮,它们何尝不是历史的过客。一次次摧枯拉朽似的改造,就此消失。

  城中人,没有根,其实有根又如何呢。那些陈年老屋,耄耋老妪,藏匿于广大乡村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守着立足之土地,属于他们的根——贫瘠,苍老,荒芜,不变。日子似停顿般,轮转在孤独,单调,负重的时光里。从年轻直至衰老。

  我们仨走过田野,困过小屋,挤过喧嚣的地铁,吹过海边咸凉自由的风。我们仨的生活,在爸爸理智浪漫的小日子里,在妈妈感性多情无知的感叹中,在小儿蓬勃生机节节高升的成长里。

  我们仨,闯荡外面的世界,继续!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1673 投稿总数:2682 篇 本月投稿:159 篇 登录次数: 405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5-21 19:40:35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