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那位老人

时间:2018-04-26 23:14:5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年来天天早起写包拯。只要在合肥,似无一天不写他。我把自己掩埋起来,逼自己做穿越仔,30万字完成之际,突然有人告知:台湾那个老人……我一听便明白,那个老人已完成了他的人生使命,成了历史人物。他做了穿越仔,山一重水一重,去了那方天空做记者去了。亦是好。

  我有一方章,名“欢喜斋”,亦有一方章,名“纸上烟云”。其实,活着时欢喜;往生后成烟云,亦是欢喜。

  想来这样的人生态度,是我的,也是他的。

  从徽州走出,山一重水一重,去了彼岸;从过教从过军,最后成了文字工作者。文字成了他换取粮食的利器,亦是他触摸世界的工具;他大约很享受文字的乐趣。此前中国的无数士子,亦无一不沉湎其中,视之为与世界抗争的武器,亦是攀名附利的工具,然而更多的人,如他如我,却是自己理想国里那一点浪漫、温馨和力量的源动力。在干涩的人生里,为自己找一点光亮。

  于是,他的晚年人生里,当某种动力突然消失时,回忆和交流,写作和出书,便成了他唤醒青春尽享快意的武器。他年年享受其中,不知老之既至。四年前,八十九岁的他,文字里仍然有活泼泼的生命,极其新鲜的思维。他经常打电话来,说完事,便快速挂掉。89岁时写了平生唯一一部小说,日写五千字,我听了目瞪口呆——这样的速度,我比之不及甘拜下风。我写包拯,日均三千字而已。而这位名叫吴心白的老人家,居然能日写五千字,半个月结束战斗——11万字的小长篇《现代阿Q》,就是这样出来的。当然,我在其中做了一点推动作用。然后把它印出来,虽只区区五百本,但却记载了某种生命。此书不能完全以小说来看它,那是老人一辈子的人生记忆。无非它是缩微版。

  我内心只有“佩服”两个字。甚至以他为正能量的榜样人物,出版了我的第二本书,《画画这事儿》。我原本对出书很不以为然,自己花钱出书算什么呢?然而,当历史离我们越来越近后,那些文字的生命便会唤醒。它们会坐起来,和你讲述不一样的人生。那就是书本的魅力罢?所以这位老人走了后,他的生命,依然留存在他的那些文字里。那也是人生。甚至是更有魅力的人生。

  谁说只有影像有生命?文字的生命更长久,也更扎人。那种穿透力,当影像变得无力时,它们就集体出现了。

  这些,你们都明白。我不必多解释。

  有的人,一生糊里糊涂就过掉了。有的人,不断创造奇迹给你看。心白老,大约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十本书,始于68岁他从记者岗位退下来后。所有的印刷经费他一个人负责筹措,还要托运到大陆去,分赠给诸文友,这是一笔多么大的开支啊?有几位老人舍得?当然,他这个老爸让他的儿女也背上了不小的包袱——他们也变成了赞助商。还有他的老长官,还有吴伯雄,还有别的人。

  每一年的清明节,这位老人必定到大陆来,看看泥土里的父母,看看亲友,然后在老家的门口站一站,呼吸那久违的来自父母乡邦弥漫着各种香味的气息,呀,他的心立刻陶醉起来,然后,我看到,有眼泪从他眼角落下。一滴,一滴,落入土中。他曾经38年闻不到乡邦空气。38年,他成了四位儿女的父亲。老母亲,他只能在梦里见到。他哭泣,却也无奈。

  大陆老朋友去世时,他跪着哭,长跪不起。这一幕,现在人已很难看到了。老师过九十大寿,他一年前开始筹措,从生日宴会的安排到为老师出书,每一环节无不安排妥贴。胡老师过意不去,小时候没有教他什么啊,这个老学生却几十年始终记在心里,只因为老师见他了字用得太多,在他作文下批示:了字先生。他从此发誓,一定要与“了字先生”告别。从此,他对语言有了特别观察。他后来在军中服役,以文章而夺人眼球。退役后走投无路之际,又是文章拯救了他。从此,他决意以写文章为己任。

  第一次结识他,是在黄山。我出席副刊会,有老记者介绍说来了一位台湾老记者,是他同学。我便好奇。是好奇心让我决定采访他。边吃饭边采访。后来那篇文章得了安徽新闻一等奖,亦开启了我和他的交往史。

  现在想来,也是一种缘分。那么多副刊名编,来开华东各省报纸副刊会,为什么他们都没想到要采访他?而只有我,第一时间便决定采访他。小本子就放在饭桌上,我坐他身边,边问边记录。那时没有录音笔,也没有手机。

  一个记者采访另一个记者。这在我的记者生涯中其实并不多见。不过,世上事总是情理无法解释。就像我居然会去写包公一样,我和他哪里有什么缘份呢?无非我早年住在包公祠对面,1987年的五月一日,远远地看到过包公后裔香港船王包玉刚先生来祭拜。三十年后,有出版社编辑突然电话约我写包公。而我研读包拯资料,发现他是白羊男,生日和我居然只差一天。而某天,有人给我寄咖啡杯,辗转十余天才收到,和她简单一聊,我说我在写包公,她说她外婆姓包,是包家后人——这种种缘分,大约在一千年前便已种下,无非那时是宋时明月,如今是共和国纪年,而我和包公曾经走在同一条路上。奇迹之门,就这样打开。

  那位老人如今成了历史。但走近历史,亦正是我们的人生。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1728 投稿总数:2693 篇 本月投稿:151 篇 登录次数: 40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5-22 21:37:39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