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趣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西红柿的花样年华

时间:2018-04-16 19:07:56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

  西红柿的花样年华

  (外一篇)

  文 | 子薇

  对于西红柿,很多人都有着偏好,就像打心底里喜欢一个人,终其一生地痴,誓要永远地缠绵下去,从青春到白头。偶尔地也闹一点小别扭,隔不了多久,就禁不住死皮赖脸地飞一抹笑容抑或掏一些低眉颔首的话过去,也不管对方究竟有着怎样的心思,自己这方兀自先开心了起来——太阳是簇新的,日子也是簇新的。

  总觉得西红柿是女性的,带着阴柔的娇媚,是那种内外兼修的美好女子——也大方,也沉静;也美丽,也谦逊;外在,珠圆玉润,内在,温婉多情。

  都说,三十岁以前的容貌靠爹娘,三十岁以后的容貌靠自己。按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的渐渐成熟,正当盛年时的我们,应该会越来越好看,但是,有些原本天生貌美的人,却渐渐地露出了狰狞之容。从这点来说,内心的善良比智慧更重要。西红柿天生貌美,随着光阴的流逝,它越来越丰满,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光可鉴人,虽然只不过是一枚果实,却把自己修炼得像花儿一般璀璨多姿。与一些羸弱不经看的菜蔬相比,西红柿是深得老天爷偏爱和眷顾的。所谓命运,这也算得上一种。

  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所有的西红柿都长得一模一样的丰润好看,它们之间和人一样,也是有着参差不齐的差距的。选西红柿的讲究,个头大小倒是无所谓,关键的,要选那种外形饱满的,酷似幼小孩子的腮帮子,鼓得越充分越好。这样的西红柿,瓤是丰实肥美的。那种外形瘪的,内里必空,这种空像是先天胎里落下的病根子,烹调时不仅不容易烧烂,吃在嘴里的感觉也不太好。

  炎炎夏日,把西红柿切成片,拿糖拌了,或者更讲究点,把洗净的西红柿拿热水烫一下,褪皮,切瓣,洒上糖,放进冰箱里冰镇一下,那份清凉,那种入口即化的爽快,立时让被炎热烦躁的气息包裹着的我们,幸福到无言。

  我们拿来当水果吃的樱桃西红柿,亦名圣女果,口感与我们日常做菜用的大西红柿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只是,看上去娇俏玲珑,格外惹人怜爱一些。至于其能否作烹调的食材用,我不曾尝试过。

  吃面包或者意粉时,佐以西红柿熬制的蕃茄酱,不仅味道上提升了一层,意境情趣上也有了相当力度的升华。这种吃法,虽然并谈不上高大上,但是,就像我们于原本空荡荡的花瓶里插入一束鲜花,平常的居所里忽然间就有了一种翩然的仪式感。那种仪式感,是浪漫生活情趣的一种外在体现,会悄然激发我们的热爱生活之心。

  西红柿炒蛋,西红柿蛋汤,是我们居家过日子永吃不厌的一道菜。对于我们这些懒人来说,省时省力的日常菜,常常是我们围着锅台转悠时的首选。鸡蛋是西红柿的绝配,鸡蛋和西红柿皆有其独特的鲜味,它们的组合,会陡然间让那份鲜呈几何级的增长。惠而不费的鲜香,令人倍加珍爱。

  糖醋鳜鱼算得上美食中珍品,若拿西红柿去烹制鳜鱼,与糖醋鳜鱼相比,则更胜出一筹。这种做法,正是取了西红柿的甜味和酸味,省了糖、醋两样佐料事小,天然食材的味道,岂是加工出来的佐料可以比拟得了的?

  西红柿的妙处还在于,易洗易切易烹制。把西红柿切成丁,丢进滚开的白水里煮,再加点豆腐丁、碧绿的豌豆或者胡萝卜丁、开袋即食的干贝,汤浓后,洒点香葱,加少许盐,淋上麻油。红的,白的,绿的,黄的,一锅色香味俱全、大开胃口的羹汤就大功告成了。

  从于枝头上忐忑不安的结实,到日复一日的逐渐饱满成熟;从切瓣凉拌,到烹制加工成各式美食抑或调味品,西红柿总是那样簇簇新的绚丽美好耐看耐品。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西红柿的一生,是多姿多彩永不失色的一生,这得益于上苍的恩赐,也得益于它自己的勤勉努力。关于一些活得风生水起的人们的评价,放在西红柿身上,也很是恰当——它这一生呀,活得值。

  * * *

  南 瓜 的 野 心

  从会议室出来走进餐厅时,已是饥渴交加。直接奔向南瓜羮,取一只瓷碗,舀了两大勺,便埋头喝起来。南瓜羹就是这样的多面手,可当饭前开口羹,也可作饭后的一味汤,可当饥渴时的热饮,也可作醉得七荤八素后的醒酒汤。

  “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朵花,就开一朵花,愿意结一个瓜,就结一个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它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这是萧红家的菜园子,倭瓜,便是倍受我们喜爱的南瓜了。

  精贵之地的一畦一畦的菜园,都留给了青椒茄子青菜西红柿们。南瓜也不嫉妒,它明白,笑到最后的方是笑得最好的。它泼皮易活,于二、三月间播种,你给它一点点的空地,它便肆意疯长,到了四、五月,藤藤蔓蔓地,直爬得满坡地满山岗。

  在我老家中院村,称其为番瓜。其叶如同一把把小蒲扇,蚂蚁于叶片上行走,因为走得不紧不慢,简直有那么一些仪态万方的端庄感了。花是明艳艳的黄,花蕊只一根,如同某些菜蔬的小小幼苗,蓬蓬勃勃地直指天空,那架式,分明是骄傲的。也是的,它依存的花朵大得让人惊叹,它依存的植株直铺天边。无论什么时候,有南瓜花的地方,必有蜜蜂痴狂地叮在花蕊里,贪婪地吞食花粉,旁若无人的,数也数不清。

  南瓜藤的生长,是带着呼啸之势的,坡地山岗上的草们被它齐齐地拢在了身下,犹如母鸡拢着在孵的鸡蛋们。小草遇上南瓜,不说俯首称臣,至少得保持谦逊和安静。南瓜的野心,这是不是也算得上一桩?

  南瓜的吃法很多,嫩的炒,老的蒸,南瓜粥,南瓜羹,南瓜饼,南瓜藤,喷香喷香的南瓜子……吃法一款款,款款抓人心。

  南瓜丝,加上好看的红椒丝,一起炒,无论配稀饭、干饭抑或佐餐面条,皆鲜香可口。

  在连续吃下几顿鱼肉荤腥之后,若是能够邂逅一碗南瓜粥,其对于肠胃的抚慰,自不用多说,其对于被摧残得破败的味蕾之修复功效,亦是毋庸置疑。

  那种表皮挂了一层白霜的疤瘌头一般的南瓜,不好看,但是好吃。倘是馋了,将这种又粉又糯的南瓜切成大块,垫底,铺上调匀佐料的五花肉渣粉,上锅蒸至软烂,彼时五花肉充足的油水已经被南瓜齐齐地收入囊中。牙口好的不好的,胃口好的不好的,都会大快朵颐,吃到满面生辉。

  对于美食,百人百口味,但是,对于南瓜,我们几乎是无一例外地被征服,吃货们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除了把它制成日常菜肴,还精心制成漂亮美味的各式点心。

  老南瓜适量,将南瓜去皮,洗净,切块,蒸熟,捣匀,制成小饼,放热油锅中煎至两面金黄;或者拌以糯米粉做成南瓜饼,风味甚佳,如今已是酒店饭馆餐桌上备受欢迎的妙品……

  便是那铺天盖地的南瓜藤,也是一道可口时蔬。把藤上的叶片剪去,老茎掐掉,藤上的须保留,一点一点地把外层绒毛剥下来,剥得愈干净口感愈嫩。拾掇干净的南瓜藤,用清水洗净,切成小段,蒜切片,若是口味平和,配上温和的红椒丝,若是嗜辣,取些朝天椒切丁,锅烧热后倒入油,丢进蒜片和红椒丝抑或朝天椒丁,爆香,随后倒入南瓜藤,不断翻炒至柔软,加入少许盐,一盘色泽鲜亮馨香四溢的佐餐时蔬就做成了。

  喜欢那种敦厚如罗汉似的南瓜,这个品种的南瓜,是浑然天成的艺术家,与乡土田园贴合得天衣无缝,又似庙宇里的蒲团,我们累时想把屁股挪上去坐坐,想想到底不妥,有失尊重之心了。这样的南瓜,是会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尊重之心的。

  南瓜可以降低血糖,防治糖尿病,是糖尿病人的食疗佳品。南瓜子是一味供我们闲暇时享用的零食,别看它们个头小小,却真正是“浓缩的都是精华”,对于脾胃虚弱、气短倦怠、便溏、蛔虫等诸多病症,都有着神奇的疗效。

  这么说起来,南瓜是一味食,也是一味药。只是,此药非彼药,我们在尽情地享受口腹之欢时,于轻松快乐中把健康一起收罗囊中。

  南瓜镂空制成的精美灯笼,我亦见过。手巧之士若是有兴趣,不妨试制,那当是一种富有成就感的活计吧。

  南瓜是蔬菜界的巨无霸,冬瓜个头也大,但是远不如南瓜那么有范儿。可为美食,可当良药,可成欣赏抑或照明的灯笼,还是村野田园里一道不可不看的美妙风景——南瓜的野心,不可谓不大。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