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生活感悟>文章详细内容页

吾姥

时间:2018-05-16 18:26:39  】来源:原创 作者:嘻嘻哈哈 点击:

  一盏黄黄旧旧的灯,时光在旁闷不吭声。

  推开大门,外婆端坐在院里,还是那个矮矮旧旧的小木凳。她听到了推门声,扶着拐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谁?”

  “姥姥……是我。”不知为何,我看到她垂垂老矣的模样,忽然哽咽了。

  “哎呀,孩子,你回来了!快进来,半年没见你了,瘦了没啊!”

  说罢,她还和往常一样,起身去卧室拿零食给我,我紧跟着她,生怕她摔倒。还是那一层又一层的手帕包裹着的酥糖,肯定又是二姨或者妈妈买给她过年的,她舍不得吃,等外出的孩子回来了,每个都有份。

  “孩子,在学校累吗?怎么瘦了这么多!你妈又该心疼了。”她用那双皱纹满布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有点粗糙,我却是满心欢喜。

  夕阳西下,冬日难得的暖阳照在她灰白的头发上,我趴在她腿上,她拉着我的小手,说着那些老去的故事。

  外婆已经八十九岁了,前半生享受着大小姐的美好生活,后半生尝尽人间疾苦。

  外婆生在地主家庭,她父亲当年生意做得很大,对她也很是宠溺。她小时候要裹脚,白天裹上,晚上他偷偷把布解开,怕她受罪。看着老照片上的外婆,瀑布般的麻花辫,黑亮的眸子,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

  这一生,外婆总共生育了七个儿女,外公不顾家,她一个人洗衣、做饭,帮别人缝补衣服挣钱,年轻时过于劳累,老了落下一身的病。她经历过两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一生就是在不断和最爱的人告别。

  那年大姨去世了,妈妈和舅舅姨姨们瞒着八十多岁的外婆,去参加了葬礼。外婆还是知道了,她插上门,不让任何人进她的房间,我站在窗外,看着屋里那盏黄黄旧旧的灯,外婆坐在里面不言不语。她这一生太苦了。多年前因为房子的问题,二舅和舅妈、哥哥被别人用斧头砍死,两个表姐由于贪玩,那天没及时回家,才躲过一劫,不然就被灭门了。听说那天外婆家屋后的小河都被染成了血红色。我无法知道外婆是怎么承担着一切的,也不知道那天两个表姐回家后看到那样的场景是什么样的感受。那个凶手回家后喝毒药自杀了,老婆带着孩子出走他乡,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那块用生命换来的地成了废地,荒芜了许多年,杂草丛生。如今,已经八十多岁的外婆无法像当年那样擦干眼泪,而后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撑起整个大家族,她已经很老了,已经承受不了一丝伤痛了,更何况是世上最深的痛楚。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都木木的,不哭,也不笑,再后来,她的一直眼睛忽然看不见了,去查,医生说已经晚了,神经已经萎缩了。外婆忽然像老了许多,以前不屑一顾的拐杖现在也主动要求了,看着让人心疼。想必是这一生流的泪太多,把眼睛给哭瞎了。

  外婆在外人面前总是体面,衣物整洁,不似有些老人身上有着酸臭的腐朽气息,她会定期洗澡,定期修剪头发、指甲。她一个人过,在自己能自理的情况下绝不麻烦后人。她屋里一直空着一张铺好的床,以免哪个后人回来了没处睡。她一直是个端庄体面的大小姐。

  天色渐黑,我该回家了。吾姥打开那盏黄黄旧旧的灯为我照亮,她拄着拐杖倚在门边,目送着我离开。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