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随笔 > 成长文章>文章详细内容页

新兵连的故事

时间:2018-05-15 18:53:07  】来源:原创 作者:嘻嘻哈哈 点击:

  我的新兵连生活是在杭州半山维护队度过的。虽然退役几十年了,但对当年的情景依然有很深的印象。那时我们刚刚踏入部队,还没有完全从一个普通老百姓蜕变成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身上多少还带着一些矫情和孩子般的稚气,毕竟都是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在参军前大多数人从没有离开过父母和家乡。所以在我们新兵连发生的一些囧事和糗事,现在想想还是让人忍俊不禁。

  站 岗

  记得元旦前的某一天,连队突然紧急集合,马福田连长表情严肃地说:“同志们,接上级敌情通报,有一股敌特想在元旦期间搞破坏活动。上级要求我们提高警惕做好防特工作。经连部研究决定自今晚起安置岗哨,大家轮流站岗。”说完交代了口令。经过分配,我和一位老乡分在一起,是夜里十点到十二点的岗。因中间还有一段时间,班长说:“你们先休息一会吧,到时我喊你们。”

  快到十点时,班长推推我们:“醒醒,该换岗了。”我和老乡很麻溜地穿好衣服跟着班长去换岗。其实由于紧张和激动根本就没睡着,为了确保完成任务做足了各种准备,想像着如果出现情况自己应该如何去应对。坦白地说,小时候看过的反特故事片里的情节,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突听有人喊“口令”。我连忙回答“长江”。对方回令“黄河”。走近一看,原来是郭献志和他老乡(福建兵)。班长问:“有情况吗?”回答:“没有”。经过简单交接,班长又安排一下注意事项后,就都走了。

  我们的哨位在平时训练的操场上,平时熟悉的景物此时被夜幕笼罩,有的是淡淡的黑,有的是墨黑,浓浓淡淡就像一幅中国水墨画。天上寒星闪烁,四周寂静无声但寒意逼人。我们不敢大意,背着枪双眼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突然远处的山岙里传来不知何种动物的叫声,在寒冷空旷的冬夜,这叫声显得特别的瘆人。我俩立马紧张起来,难道是特务在用暗号进行联络?因为在我们看过的反特故事片中,特务就是利用各种动物的叫声来联络的。当时我们是既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终于和“敌特”真刀真枪当面干起来,为人民立功的机会到了;紧张的是“敌特”在哪我们还没看到。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除了远处偶尔传来几声动物的叫声,就是身边的茅草被风吹动发出的沙沙声。看来狗“特务”够狡猾的,经过商量,我们俩决定敲山震虎引蛇出洞逼着“特务”出来。于是我们端着枪把栓拉得很响,唯恐“特务”听不到,并对着山谷大喊:“是谁?我们看到你们了,再不出来我们就开枪了!”山谷依然寂静无声,夜依然寒气袭人。除了那偶尔传来几声动物的叫声,就是身边茅草被风吹动发出的沙沙声,特务还是没有现身。怎么办呢?突然我的老乡脑洞大开说:“既然特务不出来,我看我抽支烟,特务看到有人吸烟,知道有人在此就不会来人了。”我一听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说:“高!高!高!”

  就这样,我俩在寒冷的冬夜和“特务”斗智斗勇了两个小时,直到换岗的战友来到并郑重地向他们介绍了“敌情”后才算结束。

  这是我军旅生涯中的第一次站岗,也是最后一次站岗。虽然有点糗大了,现在觉得都很可笑,但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就是那些反特故事片的编导估计都有和我一样的经历吧?否则他们怎么就把人的行为刻画得那么到位呢?

  打 靶

  在新兵连军训快结束的时候,连队决定进行射击训练。我们都很兴奋,因为在此之前我们只有在电影或民兵的训练中见过枪。所以训练场上,战友们的训练积极性非常的高。本来连长指导员也挺高兴的,认为今年新兵训练应该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打靶训练时让他们遇到了一件闹心的事,有两个新兵训练时两只眼睛睁得一样大。怎么办呢?最后不知是谁想到一个高招,到卫生员那里要了一盒橡皮膏贴在眼上,还别说,问题迎刃而解,连长挺高兴。

  到了实际打靶那天,连长对他们还是有点不放心。为了慎重起见,决定上午每人给他们发一发子弹,并对他们说:“别紧张,瞄准后在射击。如果你们不脱靶,就可以参加下午的正式射击考核。”啪啪,随着两声枪响,报靶员一报靶,好家伙!两个10环。连长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当场决定让他们参加下午的正式射击考核。

  下午,随着一阵枪响,射击考核顺利进行着,随着报靶员一次次的报靶,前来参加验收的所长和政委频频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当轮到那两位战友时,连长还特意向所长和政委介绍了他们的情况。

  政委走上前关心地问道:“紧张吗?”

  回答:“有点紧张。”

  政委笑着说:“有什么好紧张的。平时怎么训练的今天就怎么做,注意三点一线,瞄准后在打,关键是要放松,能不能做到?”

  “能!”两位战友齐声应答,声音干脆。

  两位战友向政委敬礼后,转身在全连战友的目光注视下信心满满地走向靶台。每人同样五发子弹,照样用橡皮膏把左眼贴上。静心平气瞄准射击,随着一阵枪响之后,报靶员一报靶,两个光头。刚才还满面笑容、双眼充满期待的连长瞬间崩溃了,照着两人屁股上不偏不倚一人一脚,大吼一声:“滚!”

  半山的来历

  新兵连的兵来自安徽、江苏、河南、福建等好几个省,都是十八九岁的热血青年,刚出校门就参军入伍了,而多数人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和家乡,思亲想家是可以想像到的事。为了减少新兵因思亲想家而影响训练,连队无论从伙食到训练中的自由活动,还是各种文体活动都做足了准备工作,但意外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天早晨,大家起床后照例忙碌起来,打扫卫生整理内务,然后排着队唱着歌到食堂吃饭。然而等大家一吃饭傻眼了,饭是夹生的,没法吃。连首长和我们吃的是一样的饭,吃了几口也不吃了。大家眼睛齐齐看着连长,那眼神分明流露出祈盼,希望连长能让炊事班重新做点饭吃。由于是临时组建的单位,加上时间比较仓促,连长和炊事班没有沟通好。尽管饭没吃好,但是训练还是要搞的。让大家饿着肚皮去训练,大家难免会有抵触情绪。

  “全体都有!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连长的声音依然洪亮有力,然而队伍却没有了往日的整齐化一和高昂的士气。连长似乎感觉到战士们有抵触情绪,但依然下令:“全体都有!向右转,目标操场,齐步走!”军令如山,必须执行。为了提高士气,连长带头唱起一首歌,但不唱还好,唱了反把连长脸都气青了。本来战士们唱军歌声音洪亮浑厚有力,伴着行进的脚步很有节奏感。但是今天的歌声软绵绵的,战士们唱歌有气无力,有的甚至只张嘴不出声。到了操场,连长做了简单的讲话,然后各班各自带开训练。然而情况并没有好转,平时训练场上生龙活虎士气高昂的训练场景不见了,那场景只能用惨不忍睹、一塌糊涂来形容,从连长那阴沉的快要出水的脸上就知道连长气到什么成度。最后还是指导员看出了问题,他把连长排长叫到一起,商议了一会后全连又集合起来。

  连长问:“同志们,早晨吃饱饭没有?”

  “没有!”全连战士齐声回答,那声音才叫洪亮整齐有力。

  就这一嗓子把连首长全逗乐了。

  连长说:“好!现在全连带回,什么时候吃饱什么时候出操。”

  在回去的路上,连长又起了一首歌:“日落西山彩霞飞,预备唱!”

  “日落西山彩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战士们齐声高歌,那歌唱得叫个响亮整齐。

  事后,听说半山都被战士的歌声震掉半边,成了名符其实的半山。咋的!你不信?爱信不信,反正我信,谁不信谁到半山看看去。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