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新成员

时间:2018-05-15 18:55:27  】来源:原创 作者:嘻嘻哈哈 点击:

  傍晚,我正在厂里忙。春节过后,订单比较多,不少工人家里事情也比较多,每天总有不少人不能来上班。即使上班的工人,也有不少人来得迟,走得早。哎,现在年青人都到大城市打工去了,自己办的这个小厂,工人都是附近村子里的家庭妇女,就近上班是为了照顾家,她们上有老,下有小,家里事情多,又不能严格进行考勤。为了能够完成订单,对没来的工人,我一一打电话,苦口婆心劝说回来上班。又要向催货的上游厂家耐心解释,让宽限两天。一年到头忙得焦头烂额,也挣不了几个钱。

  刚放下电话,这时,小松的电话来了,说晚上到他家吃饭,就我们俩人,今晚一醉方休。小松是供电所的“电小虎”,有业务往来,不好不去,就客气回应:好的,要不要带酒?小松在电话那头狡黠地说,家有好酒,带一瓶也行。

  我跟领班交代几句,回家换了衣服,拿了瓶酒,开车到小松家。

  路上车来人往,十分热闹。遇到不少干瓦工的熟人下班,骑自行车迎面而来,我不时鸣笛打招呼。

  小松家住在供电所家属区,几分钟就到了。

  停好车,走向小松家。家属区是单位集资建的,围墙很高,家家户户单门独院,都是平房。小松家住在最里边,推开小松家大门,从厨房边经过,并没有想象中的饭菜飘香。伸头往里看,冷锅冷灶。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好了,家里请客,都让饭店送菜。不知今天是哪家饭店的菜?

  走进客厅,屋里空无一人。我正纳闷,这时,小松骑着电瓶车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大包食品。见到我,笑着说,她娘俩回娘家了,我从老鲁家买了卤菜,稍等,马上就好。放好车,走进厨房。一会儿,就把卤菜、碗筷摆好。

  看到桌上五盘卤菜,我心里犯嘀咕:我一直都对卤菜不感冒,这家伙!

  我打开自己带的酒,首先斟满一杯,顿时香飘满屋。酒杯是容积大约一两的玻璃杯。斟酒的时候,小松笑嘻嘻地凑过来,说,还真带酒了,老板家真有好酒。正当我准备倒第二杯的时候,小松慌忙从我手中抢过酒瓶,拿到一边,说,好酒要慢慢品。接着,麻利地端起那杯斟满的酒,小心翼翼地匀到另一杯里,直到两杯一样多。然后,招呼我坐下,自己坐在对面,拿起筷子对我说,先吃菜垫垫肚子。

  这时,我才看清桌上的卤菜,有咸水鹅、卤牛肉、卤猪头肉、卤口条(猪耳朵)、水煮花生米等四荤一素,配上红辣椒、香菜、大蒜头、卤汤,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小松刚坐下,马上又站了起来,说,差点忘了。随后,从厨房拿来一大瓶剁椒,用筷子把火红的剁椒依次拨到盘子里,然后进行简单搅拌。我打趣道,放那么多,不要钱的吧?小松抬头看着我笑着说,是的,是从大舅哥店里顺来的。拌些辣椒,更有味。他大舅哥叫晓东,也是我的朋友,在街上开一个烟酒日杂商店,生意做得很大。我也是晓东的老主顾,经常在一起喝酒、钓鱼。

  在小松忙活的时候,我望着桌子上的菜,心里计算着菜的价格:盐水鹅和卤牛肉是老鲁家的招牌菜,也是小镇的地方特色菜,价格不菲,一盘盐水鹅大约30块钱。卤牛肉有4两,大约20元,另外两个荤菜大约30块,水煮花生米不过5、6块钱。这些菜充其量80多块钱,而我带的这瓶酒,价格800多块,足足是卤菜价格的10倍。我心里一阵苦笑,今晚到底是他请我,还是我请他?

  我勉强吃了几口卤菜,然后开始喝酒。这瓶好酒我平时舍不得喝,今天好好品尝。

  端起杯子,深嗅,香气馥郁。轻轻抿一口,砸吧砸吧,慢慢咽下去。好酒就是好酒,甘甜、醇厚又绵长。顾不上吃菜,紧接着又喝了几小口,酒杯就见底了。正准备示意小松倒酒,小松突然把酒瓶盖上盖子,放在一边,说,这52度的白酒,度数太高,我喝不惯,我们还是喝啤酒吧。说完,转身从里屋拿出四罐啤酒,递给我两罐。

  这突出其来的一幕,让我十分讶异。我抬头扫了一眼小松身后一人高的酒柜,里面有十多瓶省内外的名酒,价位都在一百元以上,最贵的大约四百多。也有不少度数较低的。家里明明有低度白酒,为何还拿啤酒?我平时很少喝啤酒。我心里有些不悦。

  客随主便。无奈,我打开啤酒,倒进酒杯,硬着头皮喝起来。喝到嘴里,感觉像潲水,吃的卤菜也味同嚼蜡。小松倒是兴致很高,边喝边不停地给我夹菜,说,使劲吃,不吃浪费。又说,老鲁家卤菜生意真好,我等了半天才买上。这家伙,一年挣个百把万不成问题。我反诘道,也没有那么多吧?他说,你算算。说完,就掰起手指头算了起来:一天卖给多少人,平均每人买多少钱的,一个月卖多少,一年又是多少。最后,总结说,别看不起眼,比你的小服装厂和我大舅哥的烟酒店都强。我想起服装厂的一滩事,苦笑一声说,嗯,是比我强。

  这时,小松迅速倒满啤酒,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用力把酒杯掼在桌子上,说,反正你们都比我强。我一年到头忙得要死,只有几万块钱收入,家里连值钱毛也没有,小偷都不会光顾我家。我环顾四周,说,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好的房子,工作又轻松,旱涝保收,还有大舅哥家贴补,该知足了。

  不知不觉,我的两瓶啤酒喝光了,小松还要进去拿啤酒,说,每人还来两罐。我推说喝好了,家里有事,回去了。

  正在这时,小松的大舅哥晓东走了进来,笑着对我说,听小妹说晚上家里有客,我以为是谁呢?小松让他坐下喝酒,晓东说刚吃过,两眼在桌子上逡巡,突然看到那瓶白酒,立刻大呼小叫起来:我的猴嘞,你们喝的是五粮液,这么好的酒也不叫我,都是什么人?平时你俩可没少跟我蹭吃蹭喝!

  小松连忙解释,说酒是我带来的。

  晓东手指着我说,季大老板,过两天到你家喝五粮液。

  这时,我突然感觉胃里翻滚,一阵恶心,连忙向卫生间跑去。

  过了一段时间,我到小松家,发现他家酒柜上多了一个新成员,就是我带去的那瓶五粮液,包装整齐,端端正正地立在酒柜的最上端。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