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父亲,跪下为您唱着歌

时间:2018-04-03 18:38:48  】来源:原创 作者:陈红 点击:

  父亲,跪下为您唱着歌!

  (短篇小说)

  轻雾飘逸,阴雨连绵,花草泪滴,鞭炮声声,墓碑纸烟腾云翻滚,肃穆清明浓郁气氛,偶尔传来凄惨的哭声。

  一座豪华的坟墓,周围鲜花祭果琳琅满目,歌声婉转悠长,一首首颂唱《父亲》的歌,在乐队的伴奏中传出老远,歌手贾雄跪在老爸坟前,动情演唱,泪流满面,祭拜祖坟的人们都聚集过来,听着这位孝子动人的歌声,不禁热泪翻滚,抽泣声声。

  人群中,随着音乐歌声,起伏高低,烧香磕头,烟雾缠绕,叩拜祭言,场面感人,唱到高潮时,贾雄手抓坟土,时仰时胕,撕心裂肺地,那痛苦的表情似乎要将父亲唱回阳间……

  这种新奇的祭奠仪式,有传统的更新,超越了传统简单烧纸敬香的格调,显得雅致高贵,这是贾雄为祭奠父亲独创的风情,在乡村城市少见。虽说受到大多人的赞同欢迎,但也有少数人为之不解,甚至反感,招来了一些窃窃私语的议论声,那几位说:又来这一招,这么大喊大叫的累不累,这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花样倒不少。两位老人说:贾雄这孩子,爹活着时,不好好照顾,人死了接二连三对他那么孝顺,什么做三周年呀,超度呀,过年过节花那么多钱在坟上折腾,难怪大伙都说她是做给活人看的,遭罪哟……

  说的也是,贾雄的爹死了四年了,这四年间,她为死去的爹舍得花钱,每年清明节,鬼节,大年除夕等节日,给爹培坟修墓,祭送鲜花纸钱,供品等,一花就是好几千,特别是去年为爹"超度",道士都请了8个,打山鼓的,唱老戏的,踩秧歌的等等,在家热热闹闹办了几天几夜,那派头好比富贵人家,招摇过市,夺人眼球,令很多人羡慕嫉妒恨。

  有人死都想不通,贾雄为啥这样做,他爹病了的那两年,一年上头看不到他的人影,似乎消逝了,就是过春节也不曾回来,他爹在家哭过多少次,视眼望穿,直到要死去才被人找回来。

  这是一个平常的家庭,贾雄是独儿子,从小活泼聪明,喜爱唱歌,声音浑厚粗犷,他摸仿能力特强,那时的流行歌曲,学唱的惟妙惟肖,手舞足蹈,每到黄昏,他家庭院里就来了不少人,都来听他唱歌。

  父亲贾实忠在他读中学时就发现了儿子这方面的音乐天才,儿子需要什么就买什么,什么影蝶机,收录机,双口大喇叭立体音箱,时髦流行的蝶片,只要放学回家后,贾雄抓紧完成作业,吃完饭就在家庭院里唱开了,完美的声音,超强的音响,振耳欲聋,传向远方,吸引了不少大人小孩到他家观看,只见他手拿话简,学着各位名星的风范,什么刀朗,刘欢,蒋大为,刘和刚,阎维文,江涛等人的歌曲,唱得大家掌声强烈,尖叫声声。就这样,他在方园几十公里成了草根明星,听他唱歌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年青,甚至有些小孩一边走路一边模仿他。

  贾实忠见儿子这么喜爱唱歌,便四处打听音乐老师,只因课时费太贵,加之儿子正是考高中的关健时刻,怕影响他学习,就给他买了把电吉它,这是贾雄最喜欢的,虽说还弹的不标准,但弹着唱着,还真是有模有样。每年学校节假比赛联欢活动,他都是主角,给家里拿回了不少奖状。乡里每年春节联欢晚会,都要开小车亲自派人来接他,他名气愈来愈大,歌愈唱愈好,有人说他像朱之文,也有人说他比朱之文有文化气质。果然那年,在市里举办业余歌手大奖赛,他演唱的一首《父亲》获得了特等奖。从此,他更加热爱唱歌艺术,深专音色技巧,显得更加成熟老练,高中毕业后,他没辜负爸爸的希望,考上了外省一所音乐学院。

  毕业后,贾雄不甘于寂静的教师工作,与同窗女朋友晶晶,和几位同学成立了演出队,自己挂牌下海摸爬滚打,到处演唱跑场子,也时常被有关企业公司请去演出,虽说很辛苦,生活无规律,但收入比当老师高出好几倍,这期间他与晶晶同干共苦,共同经营自己的团队,几乎跑遍了全国大小城市,期间也结识了许多明星和大腕,自己的演唱事业也蒸蒸日上。

  就在漂流的生涯有所安定下来,买了个二手房,晶晶就怀孕了,来不及精心准备,匆匆忙忙请上亲朋好友,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从此就居住在了这个离老家千里的城市……

  那些年,贾雄无论工作再忙,每年过春节,都要携妻带子回到故乡看望父亲,那时父亲身强力壮,每年家里粮仓富裕,门庭兴旺,老人自产自销吃穿不完,过年期间都要为儿子儿媳孙孙准备丰足的"年货"。每当欢心团聚,过完年要离别时,父亲为他们腌制的腊肉腊鱼,腊鸡和土特产风干菜等,硬是塞满了小汽车的后备车,离别时,贾雄每次都掏出一扎人民币给父亲,都被父亲谢绝了,父亲说:我吃穿不愁,钱也不缺,只是担心牵挂你们,你们在外过得和谐美满,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只是盼望你们多回来几次。他拽住孙子的手,看了又看,亲了又亲,对着他说:亮亮啊,一眨眼你都十岁了,你一天天长大,爷爷一天天变老,以后要经常回来看看爷爷呀,爷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说着泪水就不住地往下淌……

  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片地,日子一天天过去,春夏一季季轮换,一晃又6年过去了,这期间贾雄没有回来过,贾实忠一个人在老屋里孤独守望,与他们失去了联系,每年春节孤单形影地站在寒冷的屋檐下,望着门前的那条熟悉的大路,老泪纵横,久久不肯离开:儿子呀,你是怎么了,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晶晶孙儿啊,已是帅小伙了,爷爷想你呀,怎么你们一家都不理爷爷了……望着那条静默的路,贾大爷泣不成声,老泪纵横……

  其实,近些年来,贾雄出了事业上的拼博外,一件痛苦的事一直埋在心底难以释怀,这是他那年回家探望病重的二姨时,二姨无意中说漏嘴了的话:贾雄啊,你爸这一辈子真苦啊,为了养你这个捡来的孩子,连老婆也不娶,怕娶了媳妇对你不好,从此你和爸相依为命,真是把条老命都要搭上了,你现在有出息了。可要好好孝敬你父亲呀

  贾雄当时一惊,以前村里有人提起过,他以为是开玩笑,就没往心里去,怎么会呢?爸就我一个独儿子,好多人都说自己长的不像爸,今天这话是从二姨口里出来的,他完全相信了,他回到家里几次问父亲,父亲就是不存认,还说别听别人嚼舌根,影响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在看望二姨的第二天临走前,贾雄再一次问起了父亲,父亲那天发火了,火特别大:老问这个事干啥,别听你二姨瞎说,跟你说过多次,你妈生下你就死了,你不相信是吧,那就当不是我儿子,以后就别再回来了,正好我一人过无牵无挂……说着说着眼泪溢满了眼眶。

  贾雄心里也很难受,得不到真实答案,似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回城时,他有心带走了爸爸抽完了的两个烟蒂,拿到有关部门检验与自己血型相配,结果出来后,他当场大哭了一场,父子俩血型基因完全不相同,回家时差点晕倒在马路上。

  从那开始,贾雄对这个父亲就有看法了:为什么要掩盖我的生世呢?我到底是怎么进这个家的,你为什么要收养我,妈生下我就死了,有这么巧吗?我的亲生父母又是谁呢?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呢,你是怕我走了不理你了吧,不想要我去找亲生父母?你要知道,这样做对我是多么的残忍,多么的不公平呀,难道我这一生就不明不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了,这痛苦的煎熬那天是个头呀,我不想回故乡了,村里那种对我好奇卑鄙的眼光实在太难受了,愿来不知道还无所谓,如今知道了越想越害怕,虽然说你将我养大不易,我会知道怎样报答你的,但必竞你不是我亲生父亲,等我想通了再回家看你,你就好好的吧……贾雄愈想愈沮丧伤感,愈想愈郁闷憋屈。

  那天寒风呼啸,小雪纷飞,气温非常酷冷,贾雄刚演出回家,实然听到有人敲门,并大声喊到:贾雄,我是生民。生民呀!贾雄将门打开一看,真是小叔的儿子贾生民。

  生民气喘吁吁地告诉贾雄:你爸快不行了,这几年也不见你回去,想你都想疯了,他不久前得了心脏病,倒在院子里,我们将他弄到医院,他死活不住医院,在家不吃不喝几个月了,用点滴维持着生命,并嘱托我一定要找到你,说在死之前一定要见到你,他有事交待,说着并在床头拿出一张纸,这上面写着你的地址,我就问东问西的找过来了。

  贾雄显得很冷静,没有露出一丝焦急的表情,想从生民的口中想打听点什么,最终还是咽了回去,淡淡地说道,他不是一惯身体很好吗?生民此时见他语气有些生硬,再细看他,似乎瘦了很多,精神气大不如以前了,便问道,哥,你不会有什么事吧?

  没有,明早一起回去吧!贾雄说。

  千里迢迢坐火车转汽车,第二天到家已是黄昏,一迈进家门,家里很多人,都围在父亲的床边,有人大声叫着:贾雄回来了,贾雄回来了!这时,二伯摇晃着贾实忠的身子:哥,贾雄回来了,你有什么要交待的,就当着儿子说吧!

  贾实忠此时奄奄一息,枯瘦的脸上呈灰黑色,听说儿子回来了,他吃力地睁开双眼,挪动着身子,左手颤抖地伸着,微弱地喊着贾雄……

  贾雄快速拽住他那只发抖的手,慢慢地摸揉着,望着那张干瘦的脸,一种错综复杂的情感油然而升,噙着泪喊了一声爸,并安慰到:爸,您会好起来的……

  贾实忠用无神的眸子凝视着这位久围的儿子,摇了摇头,张口想说什么,但始终说不出来,贾雄并用耳贴住他的嘴,听他一字一字地说着,此时贾雄明白他说什么了,急忙从他床枕下寻找着,找出一个布袋来,他急忙打开,里面有一个9万6千的存折,还有一封他亲笔写的信……

  雄儿,你好。几年不见,全家都还好吧,特别想你们呀。

  看来我这病活不了几天了,雄儿,知道你对爸有看法,是爸自私了点,没有告诉你真相,只因爸爸有病没有生育,前妻离开了我,那年不知谁将幼小的你丢在我家菜地里,我就将你捡回家了,在你睡着的筐窝里,一张纸条写着你的出生和小名,你爸妈都是大雾村的,说生多了养不活你,当时我喜出望外,高兴的要疯了,心想这是菩萨赐予我的幸福,从那时起就把你当作心肝宝贝,生怕你受丁点委曲。

  孩子,之所以一直没告诉你身世,因为你亲生父母离我太近,是怕你跑了,我那时非常需要你,你的亲妈有几次来看你,我都没告诉你,她叫徐英,如今我知道自已快不行了,就给你写了这封信,我走了,你不能没有父母呀,去找你亲生父母吧。原凉我吧,雄儿,知道你心里不好受,这个存折是我一辈子积蓄,给你上学读书用了些,剩下的这些给你留下了……

  看到这里,贾雄再也控制不住内疚的情感,抽泣的泪水滴在信上,紧紧地抱住贾实忠大声喊道:爸爸一一爸爸一一你会好的,会好的!

  贾实忠久久地望着儿子,流下了两行清澈的冷泪,露出微微的笑脸,就这样走了,无论贾雄怎样呼唤,他再也听不见了,只有那双没闭上的双眼,还望着怕离开自己眼前的这个儿子……

  葬埋父亲后,这些年贾雄一直很愧疚悔恨,每当思念时,他便拿出爸爸的那封信,看了又看,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复杂的情感难以释怀,时常在梦里与爸爸亲切交流,噩梦中看见亲生父母将自己抛弃的恐吓场景,惊醒后一身冷汗。他想过去找他们给一个说法,为啥将自己抛弃?仅仅是养不活这么筒单的理由吗?哎,没必要了,把精力和思愁全放在故去的父亲身上吧,为他一生为自己劳苦的付出,辛勤的养育,给予灵魂超度,祈祷幸福。

  就这样,父亲死后的这些年,贾雄每年的节假日,特别清明节期间,无论再忙,都要为父精心准备,阔手而出,甚至超过了当地的风俗。在父亲故去的三周年,他在老家热热闹闹,阔绰大气地办了几天几夜,亲戚们都感到脸上无比光采,乡村们都说有这样的孝顺儿子,死了也值了。但也有人说些风凉话,不管说什么,贾雄每年都全心全意去做,为了自己悔悟的心灵,感恩的父亲……

  为此,他专为父亲写了几首歌,每次回故里,他都要带上自己乐队和兄弟们,来到父亲坟前,站立在父亲面前尽情地演唱,一首首父亲动人的歌曲,旋律凄美高亢,飘逸旷野乡村,声音婉转起伏,令人动容,叫乡亲们赞不绝口,泪盈滚滚。他立誓要将父亲这首伟大的歌,一直唱下去,那怕是到了生命的尽头……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陈红 陈红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陈红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632 投稿总数:314 篇 本月投稿:73 篇 登录次数: 34 他的生日:03-22 注册时间: 2010-11-06 02:00:47 最后登录: 2018-04-13 20:52:2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