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百味人生>文章详细内容页

小小说|查岗

时间:2018-04-02 18:18:08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老王终于忙完手里的活,准备锁门下班,同事陈光头走过来拍拍他的肩,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那张宽脸上想挤出点铁哥们般的亲密来,结果挤来挤去除了肥肉就是皱纹。“老王,帮个忙。”他走近一步,放低了声音神秘地说:“走,跟我车走。”

  “去哪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

  陈光头和老王同事十五年,现在级别一样,都还是基层,所以两人同病相怜,关系不错。

  陈光头把老王带到了“百姓酒家”饭店门口,然后他掏出手机把直楞楞站那的老王和“百姓酒家”四个大字一起拍进了照片。

  “走,进去。”陈光头热情地拉着老王,找张桌子坐下来,服务员很快上来菜单和一壶大麦茶。陈光头把菜单往自己面前一搁,给老王倒了杯水,老王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口,“陈光头,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陈光头瞅准时机“咔嚓”拍了张老王喝水的照片,笑嘻嘻地给老王看,“你看,拍得还不错吧,比本人帅。”陈光头说完就低头按着手机,手指在上面点来点去,像小鸡在啄米,一下一下的。

  “OK,任务完成了。老王,你赶紧回家吧,你老婆肯定为你备好酒菜等着你了。我今天还真有点事,改日我一定请你吃饭。”

  老王心里有数了,这个陈光头,把他拉过来拍照是应付老婆查岗的,给老婆看看是他们俩个老男人在一起吃饭,而不是和莺莺燕燕在一起。如此推理,今天和陈光头吃饭的应该是个女人。陈光头对着老王挤眉弄眼,意思是你可以离开了。老王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伸出食指对着陈光头点了半天,最后也只说一句:“好你个陈光头,欠我一顿酒!”

  老王向地铁站走去,黄昏的街景是流动的,夕阳挂在高楼的一角,照着街上的车流和行人。人们步履匆忙,行色匆匆。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方向,也许是回家吃饭,也许是装扮整齐去约会,也许是赴饭局应酬,也许像陈光头一样和老婆斗智斗勇玩着刺激的游戏。

  路灯一盏盏亮了起来,老王加快了步伐,待他好不容易挤进地铁,融入到人潮大军里,早已有些气喘,身上微微冒汗。老婆的电话就在这时来了,“到哪儿了呢?”“刚上地铁。”“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晚?”“有点事耽误了,不说了,车上人多太挤。”老王急急地挂了电话,才可以腾出手来扶着扶手。从地铁站下来还得转32路公交车,要坐八站路才能到家。

  他在公交车上碰到邻居张会计,张会计比老王小两三岁,他看见老王,露出招牌式的憨厚笑容,“王哥,下班啦?”车上也是满满一车人,和地铁上无异。两人肩挨着肩,随着公交车的颠簸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前一会后地摇晃着,老王的心被摇得有些烦躁。

  电话又响,老王一只手紧握吊环,身体靠着座位,把重心放在脚上,另一只手在裤兜里摸了半天,才把手机掏出来放耳边,不耐烦地冲电话里喊:“干嘛?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才上地铁,我现在刚上公交车。”老王挂断电话,忍不住对着张会计发牢骚:“女人真烦。你看,几点下班,走到哪了都得一一汇报。才下班没多久,打了多少个电话了。”其实也才两个而已,可是在老王看来似乎有十几个了,比骚扰电话还讨厌。

  “总是问我到哪了到哪了,这么查岗有意思吗?”张会计只好呵呵地笑着,“王哥,嫂子她不是查你岗,就是问问你到哪了,看看是不是可以开始炒菜了,怕菜炒早了会凉。”其实他也接受这个说法,但是嘴上却说:“嘿,你倒会为她找理由,她这不是查岗是什么,炒菜可以自己算时间,早点晚点都不要紧,不需要一个电话一个电话打过来。女人就是多疑,小心眼。”

  老王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声音越说越响,张会计发现车上有几个人在看向他们俩,有点不知所措,嘴上应着老王:“也不全是,不全是这样的。王哥,你要把嫂子往好处想。”

  “你说我们男人在外辛苦工作干嘛?不还是为了她为了家嘛,女人电话打过来也不问一下今天工作累不累,开口就问到哪了怎么还不回来?这天下不知道还有没有能体谅男人的女人了。”老王像个唠叼的女人越说越来劲了。

  不曾想到,这句话得罪了旁边一位三十几岁的女士,她皱着眉头一脸反感地看着老王,然后跟张会计说:“有的人就是心虚,要不心虚怕什么呢。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问题,就知道骂女人。”

  从下班到现在,老王早就觉得心里堵了一口气,所以忍不住跟张会计吐槽,没想到忽然被陌生的女人指责,这爆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哎,你怎么这样讲话?我讲你了吗?”女人也不甘示弱:“你要骂你老婆回家骂,不要给我听到,这是公众场合。”张会计被这突如奇来的争执吓了一跳,他连忙从中相劝,“好了,好了,不说了,你俩都不要说了。”

  聚向这边的目光越来越多,基本上都是冷眼旁观,眼神里还按捺不住对一场争吵的渴望。老王见一车人都在看他们热闹,又看张会计的脸都急红了,心想:我这一大老爷们跟人家小妇女计较啥呢,就哼哼笑了两下,“好好好,我不该讲你们女人,你们女人半边天呢。”

  老王闭了嘴,然而心里还是愤愤地想,我今天得罪哪路神仙了,让我这么不顺畅。闭了嘴后的老王才发现自己刚才的嗓门是大了点,盖住了车上其他的声音,他一安静下来,前排那个女孩打电话的声音就听得清清楚楚了,她说:“只要一出问题就骂我,我整天累得跟狗一样,还得看人脸色替人背黑锅。在他手下干活也真是倒楣。”显然是工作上不顺心挨领导批了。

  原来不如意的不止老王一个,老王忍不住朝说话的方向看过去,看上去那是个年轻的女孩,她低着头讲电话,脸被长发挡住,看不清,可是坐女孩旁边的那个女人,老王看得清清楚楚,她大概三十几岁,短发,眉头紧皱,嘴唇闭着,脸色发白,身子一动,双肩轻轻地往上一耸,仿佛在忍着嗓门内往上涌的呕吐物,这是晕车的症状。

  也难怪,下班高峰期,路堵,公交车开三步停一步,一会儿前行一会儿刹车,的确让人不舒服。老王忽然心里被触动了一下,没刚才那么堵得慌了,仿佛是正在被疏通的下水道,那些糟糕的消极情绪有细微松动,一点一点往下滑。大家都是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被困在这拥挤不堪充满杂味的公交车上,只是想尽快能到达目的地,谁不是归心似箭希望能快点到站?生活虽不易,也不得不努力活着。

  看有人跟自己一样难过,老王的心里好受些了,他甚至原谅了刚才跟他吵架的女人。终于到站了,从令人窒息的公交车上下来,他和张会计不约而同地做了个深呼吸,一阵微风吹过来,张会计像孩子一样激动地问:“王哥,你闻到桂花香了吗?可真香。”老王也闻到了甜丝丝的桂花香,伴着不知从哪家厨房里飘出的肉香。

  老王在上楼的时候电话又响。就要到家,他没接电话,他忽然想,有人为你开一扇门,点一盏灯,烧一桌菜,等你下班,也是件幸福的事。他甚至听到厨房里的油烟机在“嗡嗡”作响,看到系着围裙的女人在锅前忙活。

  他在自家门前停了2秒,酝酿了下情绪,很想温柔亲昵地喊一声:“老婆,我回来了!”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0888 投稿总数:2525 篇 本月投稿:147 篇 登录次数: 394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4-21 21:54:00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