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小说 > 幽默讽刺>文章详细内容页

七夕盛会.

散文
时间:2016-08-29 22:01:05  】来源:原创 作者:雪剑 点击:

  

  天时尚早,牛郎织也女还没有来,但银河两岸已经热闹得沸沸腾腾。

  奉命搭桥的喜鹊排好队伍,紧张兮兮地等待着两位主角的到来。天庭青鸟社的千里眼、顺风耳指挥着几个实习记者,在两岸架起摄像机,调整好焦距角度,准备拍摄。今天的鹊桥相会要在凌霄电视台现场直播,他们丝毫不敢大意。那几个年轻的实习记者的额头上已出了汗,印着青鸟社标志的太阳帽也摘掉了。千里眼还好,和颜悦色的。由于犯季节性鼻炎,眼睛有些发红,但他戴着墨镜,别人也看不出来;顺风耳却似乎有点生气,板着脸,气冲冲地喊叫着:“再高一点,听到了么?”吓得几个实习记者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也难怪他要发脾气,千里眼本与他本是至交好友,本领也相差无几,仅仅因为凡人的那句“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成语,千里眼已被提升为新闻组总负责人,而他却还是个有名无实的副组长。今早接到现场报道鹊桥盛会的任务后,千里眼却喋喋不休的向他发命令,摆架子,他的心里自然不舒服。事实上,人间卫星定位技术的发达,已逐渐取代了两人在天庭的重要位置。他们不考虑面临的失业问题,却在小小的新闻组里暗斗心机,岂神仙与凡人同样可笑哉?

  将要致词的天庭文化部部长唐三藏,这时也已赶到。他不时看看手中的演讲稿,显得有些紧张。自从取经回来,唐三藏已是驰名三界的文化名人,时常在四处宣扬西游文化,演讲致词可谓是家常便饭,像这紧张的神色,本不该出现在他的脸上。原来,历年在鹊桥上致词的人,本是玉皇大帝,但今年却忽然换成了他,而谈儿女情长的事,又是他最不擅长的,虽然已托人向文曲星君要了一篇文情俱佳的演讲稿,但心里到底还是不踏实。接着,玉帝王母同乘龙辇,亲临银河。新升职的太阳神祝融殷勤地为他赶车,任阵前三军总指挥的外甥杨戬,亲自为他披甲保驾,后面跟着大批的天庭要员,都一路小跑着跟上来。银河两岸此刻已是灯火辉煌,有名的宝莲灯被挂在最高处,放着耀眼的光芒。玉帝一到,天庭最有名的四大天王乐队立刻奏起仙乐来,现场掌声雷震,经久不息。

  这时候,牛郎织女终于从银河两岸款款而来。牛郎从凡间走来,脸上却不见丝毫风尘之色。这路他不知走了多少遍,这样的场面也见多了,所以显得十分从容。更何况,现在他也不用再徒步上天,为了七夕相会不出差错,天庭早悄悄把老君爷的神牛借给了他。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准时赶到。牛郎还是戴着毡帽,穿粗布短衣,但都是织女新做的,几百年来,他也成了文化名人,和所有突然进入上流社会的人一样,他也发了体,滚圆的肚子,裹在无缝的天亦中,像藏了个大西瓜。他的脸面本来已变得白白净净,但为了符合凡人的形象,刚刚又被画得黝黑黝黑;织女呢,还是那么美丽动人,衣带飘飘,亦步亦趋的踏着凌波微步,使得站在贵宾位置上的嫦娥也有些嫉妒她的美。

  两人刚行至岸边,只听扑棱棱一阵响声,两岸候场的喜鹊同时起飞,片刻间搭成一座精致美观的小桥。宝莲灯和两岸的灯光,这时齐刷刷打在桥身上。气象局的风破破拿出她的口袋,向那里吹起微风来。乐队的吉他手持国天王,开始独奏起催人泪下的《牛郎织女曲》,这是他特意为今年的七夕相会创作的背景音乐,他所以演奏得特别投入。千里眼令顺风耳亲自掌机,拍摄这一动人场面。

  牛郎和织女走到桥中央,相拥而泣,似乎比当年他们离别时更悲伤。众神仙都被这回肠断气的爱情剧感染了,默默地望着鹊桥。有一些年轻的小神仙,这时候竟跟着哭泣起来。只有嫦娥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的演技确实进步了不少,自己也未必能演得这么逼真。——她现在是月宫文艺团的团长,天庭的一切演出,都由她负责排演。现在牛郎织女抢了她的风头,心里自然不顺畅。她暗暗盘算着,一定要在稍后的七夕盛会演出中,吸引住众神仙的眼球。

  唐三藏看得入了神,不由想起当年路过女儿国的往事,一时间,仿佛又看到那温柔可人的女儿国国王,正用难舍难分的眼神,默默地望着他。这是他的一块心病,多年后他才逐渐发现,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傻,为了追寻什么理想,取什么破经,竟忍心拒绝了那么动人的女孩。唉,都怪太年轻!现在倒好,只能偶尔找嫦娥聊聊天,谈一谈不着边际的话题,连那些摘桃的小仙女也不大理他了。那个小狐狸精虽很不错,也十分敬佩他,可惜见面时总是毕恭毕敬的,完全失去了她母亲的妖气,使他不敢有非分之想。就这样,天庭里已经流传着他是小狐狸干爹的谣言。唉……真是无可奈何!

  忽然,站在旁边的太白金星用拂尘捅了捅他,唐三藏一惊,知道该自己上台致词了。他下意识地整整袈裟,深吸一口气,从容地走上鹊桥。但一见织女幽怨的眼神,心境立时又乱了,这眼神他是那么地熟悉,啊,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他哆哆嗦嗦展开演讲稿,尽量声情并茂地朗读起来。耳朵里听到的声音,好像不是自己发出的。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他开始憎恨文曲星君,哪里来这么多废话。殊不知,这些话,也是从人间的诗文里抄来的。

  好不容易读完稿子,他尽量优雅地鞠了个躬,台下照例响起热烈的掌声。牛郎织女已经下了鹊桥,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反正相会的场面已经直播到了三界,谁还管他们呢?主持此次盛会的是天庭总理兼国防部长兼三军总司令的托塔天王李靖,他自从在陈塘关杀死亲生儿子后,官运一直很亨通。待唐三藏一讲完,他便迈着机械的步子,走到灯光下,用严肃的口吻宣布道:“七夕相会已经圆满完成,现在,进行第三项议程,(他似乎已忘记,这里并不是会场)请玉帝王母起驾,前往瑶池与天庭百官共享盛宴。所有接到邀请的天神,宜速速赶赴瑶池,不得延误。”

  灯光又亮起来,但最美最亮的宝莲灯,已经被沉香收起了。现在,他是月宫文艺团的灯光师。搭桥的喜鹊井然有序地退回来,茫茫银河又把凡间天堂隔了开来。这些可怜的喜鹊已经累坏了,一退出众仙的视线,立刻就乱了方阵,叽叽喳喳地埋怨着,飞回各自的巢穴休息去了。自然,瑶池的盛宴跟它们没关系。

  

  七夕的宴会,自然比不上王母娘娘的蟠桃会,但天庭对牛郎织女的事已足够重视。要知道,自从几千年前的那次蟠桃会被孙悟空搅了个稀汃烂之后,天庭已下令,不许轻易在瑶池设宴。要不是织女乃玉帝王母的亲生女儿,而牛郎又算得上半个女婿,哪会摆这么大排场?

  众仙坐定之后,仙女们泡上铁观音茶。据代言人观音菩萨讲,这茶有清热防暑之功效,更神奇的是,还可以明目清心,适合大龄老人饮用。大哲学家太上老君,一来年事已高,老眼昏花;整天又得围着炼丹的八卦火炉转,中暑了好几次。听到这个广告,欣喜万分,一次性就购买了很几箱,但喝了之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功效,所以对观音菩萨生着气。见宴会上还是铁观音,心里的气更大了,立刻掉过头,与邻座的唐三藏嘀咕起来。

  “三藏兄近来可好啊?”

  “托您老的福,还好吧。”唐三藏恭敬地答道。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两人一佛一道,本没有什么好谈的。但近来颇流行黑白颠倒,阴阳混搭,佛爷道爷都骗人,逐渐佛道两教就不甚了然起来。何况,老君爷的阴阳八卦学说,因为其高深莫测,讲起来越糊涂越好,所以为大批学者教授所津津乐道,无论仙人凡人,越听不明白的话,也都越觉得好,于是竟广泛流行开来,隐隐有超过他的西游文化的趋势。老君爷如今频频在各种场合露面,电视上常常能看见他秃顶的雪白头颅,谈起阴阳养生之道,便把那红润的脸膛亮出来。至于他以前奉行的“清心寡欲,无为而无不为”的大道,他现今不再常谈,有人问起,他也莞尔一笑,置之不理。但名声却日益鹊起,不在三藏大师之下了。唐三藏觉得有必要和他交往一下,于是也侧了身子,做出要畅谈的样子。

  “哈,那就好。”老君爷没话找话似的说,人一老,好像知道能说话的时间不多了罢,就不知不觉变得唠唠叨叨,像老君爷这样的老学问家,要他们少说几句,那可真是办不到。“啊哈,”他接着说道,“今日怎么没见悟空他们三人呀,不会是没有被邀请吧?这不对,你看,连哪吒这样的年轻人都来了,悟空他们怎么说也是你的高徒,怎么能不邀请呢?不对不对。”

  唐三藏知道这是在挖苦他,心中来了气,脸上却不动神色,含笑答道:“老先生有所不知,悟空这泼猴不大懂规矩,上次请了他来,玉帝在鹊桥致词,赞颂牛郎织女坚贞不渝的爱情的时候,他忽然发问说:‘玉帝老儿,你既然这么同情牛郎,何不就将女儿嫁给了他?在这儿念脱空经管什么用?’这猴儿真是天真,说说是可以的,怎么可以真把堂堂的天国公主,下嫁给一个放牛娃呢?当时玉帝尴尬极了,但总不能发火啊,众目睽睽的。你想,今年还能让他来么?”他凑近老君的耳朵,悄悄说道:“要不是我那徒儿有点真本事,不靠天,不靠地的,说不定早就路断峰绝,打到地狱去了。”

  老君爷抚须笑道:“哈哈哈,这猴儿有所不知,凡事都要一分为二的看待。玉帝让牛郎织女分开,虽然未免残忍。但若让他们结合,且不说人仙乱伦,有违天理,单是这一段鹊桥相会的美丽传说,就要因此消失了,你说可惜不可惜?对牛郎来说,这是坏事,但于文化界,却是莫大的幸事。何况,织女跟了他,就能幸福吗?”他也凑近唐三藏的耳朵,悄悄说道:“我听说,织女近来跟李天王的二公子颇有往来,月老也在暗中撮合,说是就要成事呢。你想想,李天王的二公子,要什么没有,权利?财富?牛郎拿什么跟人家比?”

  “啊,难怪,这两人一下鹊桥,就各走各的,不像原前那么依依不舍。悟空这猴儿真是不通世务,以为织女真想跟牛郎呢,就站出来给他们讲公道话。”唐三藏恍然大悟道。

  “对了,悟空一身本领,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当年他偷我的仙丹,打破我的炉子,天庭已判他照价赔偿,可是,我至今还没收到他的款子呢。呵呵,你见了他就说,不要再躲着我了,只要他肯代言我新发明的脑白丹,我们的旧账就一笔购销。”

  “悟空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办事一根筋。当年我们四人去取经,我不知跟他讲过多少遍,得饶人处且饶人,能闭眼时就闭眼,可他就是不依不饶,眼里容不得一点沙。闹得一路坎坎坷坷。那些小妖怪,不就是想贪点便宜吗?给他点好处就是了。悟空呢,非要用那根破棍子,打出人家的原形。我也拿他没办法呀,总不能天天念咒吧?念急了,他一棍子连我也结果了,可不是好玩的。”唐三藏自认幽默地笑起来。“这都怪你,给他炼出一对什么也瞒不过的火眼金睛。我看,你就别惹那泼猴了,他现今在花果山开办仙术技辅导班,开馆授徒,生计也还可勉强维持,若没人招惹他,他也许就这么过下去了。你的脑白丹嘛,我可以为你推荐一个代言人,形象气质,都比我那劣徒强得多。想必你也知道白娘子的那个许仙许相公吧,他本来是个有名的医生,前些日子跟白娘子闹离婚,现在已经分居。他的大药房没有白娘子的帮助,早关门了,现在正四处找工作呢。你要是觉着合适,我立马给他挂电话,怎么样?”

  老君爷一听悟空竟沦落到愁生计的境地,心中忽然一酸。在三界之内,老君爷最忌惮的人,就是孙悟空;而最钦佩的人,也是孙悟空。这个人是真有本事,只要有他在天庭一日,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变得不好办。所以当年天兵天将捉拿孙悟空时,他偷偷在背后用金刚圈砸晕了他。这样一个非凡人物,被迫在乡村当教书匠,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老君爷可是明白的很。还不是他们这些想盗世欺名的人合力织成怪网,将他网在了花果山么?老君爷虽然明白这些,却不敢这么想。他甚至怕听到孙悟空的名字。有一次,他作为天庭的慈善使者,到人间视察灾情,路过花果山时,看到一张辅导班的招生广告,上面印有孙悟空戴盔披甲的艺术照,旁边注明大字:“七十二变”辅导班,成就你的英雄梦。本班主讲人系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曾在天庭担任齐天大圣之职。老君爷当时吓了一跳,以为此人又想聚众谋反,所以一直耿耿于怀。在今天的七夕盛会上,碰见唐三藏,就忍不住向他打听几句。当听说孙悟空办辅导班,只是为了维持生计,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却你\并不怎么好受。唐三藏向他推荐许仙的话,竟一句也没听清。

  他正沉思着,宴席间忽然闹腾起来。原来嫦娥仙子要秀一段舞蹈,大家争前恐后地向舞台拥去。老君爷一向跟玉帝在一起,嫦娥仙子的舞,看得当然不少,每一次都逗得他回去睡不着觉。你想,他都活了几千年,却很少有机会碰女人,心境再好,身体也受不了哇。这时他本也想向前挤一挤的,但在唐三藏面前,只好装出一副道义凌然,不动声色的样子;唐三藏呢,因为工作的缘故,跟嫦娥有过亲密的接触,早觉得这只是个徒有一身好肉的女人,早就不感兴趣,于是也一动未动。但他的目光,却向后排的仙女扫了几眼。她们个个天生丽质,穿着透明的低胸装,装出高贵的样子。

  然而,比起正在台上起舞的嫦娥仙子,她们就算不穿衣服,也不会那么引人注目的。嫦娥仙子打扮得十分得体,一身淡青色紧身长裙,把身体的每一处波浪都显露得淋漓尽致。紧紧鼓起来的胸脯,形成一弯诱人的沟壑。这时候,随着舞姿上下跳跃。男仙们以欣赏舞蹈的高雅借口,看得入了迷。

  老君爷由嫦娥,忽然联想到了猪八戒。难道这么一具美妙的身躯,竟真给了那个肥头大耳的老猪么?他见唐三藏还在偷瞄身边的仙女,便又问道:“我听说你的二徒弟猪八戒,现在混得还不错,在哪个部门来着?嗨,你看我这记性!”他说着拍了拍脑门。

  “噢,是的。”唐三藏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笑道:“八戒非常讨人喜欢,说话风趣,人又能干,该装傻时就装傻,绝不会像悟空那样逞聪明;聪明起来的时候呢,又聪明得不得了。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取经一回来,就被外交部要了去。他凭着能吃能喝的本事,如今已作了天庭驻外办事处的主任,只怕不久又要升迁。”

  宴席上酒香盈鼻,饭菜飘香。文艺演出已告结束,到吃饭喝酒的时候了。唐三藏和老君爷还在不断地说着话,并拍手大笑。

  “至于我那三徒弟老沙,唉,怎么说,做事很认真,很谨慎,但就是担当不了大任。你想,他曾经就因为失手打碎东西,被贬到凡间。为什么?因为他在领导的眼里,总是那么无足轻重,又没有什么硬的靠山,所以想贬就贬。换做他人,嘿嘿,别说打碎东西这种小错误,贪污杀人都不一定被贬下凡呢。老沙就吃了老实的亏,聪明的人犯点错误,不值一提;认真的人一犯错误,就遭人白眼,受处罚。咳,别提了,比起悟空,老沙还算幸福,他在如来手下打杂,虽然默默无闻,总不愁吃穿的。”唐三藏的脸颊发红,醉眼朦胧地说。

  老君爷见他喝高了,生怕再说出不得体的话,万一让玉帝听到,局面不好收拾。他讲半醉的唐三藏架起来,说道:“老唐啊,喝得差不多了,今晚就跟我老头子挤一挤吧。”唐三藏还还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但老君爷已无心再听。

  盛宴已近尾声,大部分仙人都已走散,只有几个酒鬼还在使劲地喝着。八仙共坐一张桌子,喝得正起兴,这几个人酒量都非常好,千杯不醉,碰到这样白吃白喝的场合,哪能不拼命喝个够呢?远远看见老君爷架着唐三藏走过去,同声笑道:“唐部长又醉矣!”

  老君爷与唐三藏推推搡搡走出瑶池,在门口撞见二郎神杨戬,他也喝高了,正搂着两个年轻的仙女调情。老君爷只好避开,绕小道往回走。行至一个暗角处,隐隐听到有人在哭泣。唐三藏擦了擦眼睛,向暗角里望去,心不由咯噔一跳。

  ——那伏在暗角哭泣的人,竟是织女。

TAG标签:文化部部长 卫星定位 演讲稿 摄像机 唐三藏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雪剑 雪剑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雪剑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87 投稿总数:20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7 他的生日:08-30 注册时间: 2012-10-19 16:24:27 最后登录: 2013-08-02 10:06:00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