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爱情宝典>文章详细内容页

你以为的七年之痒

时间:2018-02-23 19:46:26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

  1 女人身上的味道很是好闻,惹得渡不顾一向高冷的形象,可劲儿往她身上蹭。可这女人胆小怕猫,被渡追得无奈,索性躲在了门外。见此情景,我也只能唤过渡,一把架起它,甩到窗外。 “您可以进来了。”我朝门外一笑。 “不好意思,小时候被这动物抓过,打小怕猫。” “不碍事,它在这儿也是捣乱,放出去清静。” 说着话,我仔细打量起这个女人。她穿着青色裙装,妆容精致,生得美丽却不带一丝锋芒,看起来像是良好家庭教养出的大家闺秀。 “它会跑丢吗?其实您抱着它也可以,别让它离我太近就好。”女人望向窗外,眉眼间带着几分歉疚。 “它不会跑丢的,整座山在它眼里,都是它的。” 听了这话,女人松了口气,冲我点点头,小心地坐了下来。一时之间,我感受到的香气更浓了。 “您身上的味道好闻,所以渡才亲近您,平日是不会这样的。” “是吗?”女人淡淡地回应,拨起耳边的碎发,“我先生是调香师,这味道是他专门为我调出来的。” “难怪,闻着不像平常味道。” 女人不再接话,静静靠在椅背上。 “那先填写登记簿吧。” “那日他也是这样坐着。”女人声音很轻,脱口而出,便很快散在空气中。 “您说什么?” “没什么。”说完这话,女人突然很认真地看着我。 “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不知何时,渡又跃上了窗户,隔着桌子向女人张望。女人沉浸在回忆里,并没有注意到这肥猫。轻轻叹气之后,她开始讲述。

  2 我和前夫离婚,是因为他出轨。 不对,这样说不对。应该是,那天被我撞见的时候,他正和那女人,在客厅沙发上抱作一团。 没有预料之中的慌乱,也没有理所当然的解释,他像问我晚饭吃什么那般平静,他淡淡地说,分开吧。 我没什么好说的。七年之痒的定局,很早以前我便猜到。之后,他净身出户,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 我失落,但不伤心。知道他背叛我在先,反而轻松了些。那时,我和我的合伙人正情投意合。一段貌合神离的婚姻告终,对我而言,是更多的自由与选择。 很快,我与新的爱人牵手、订婚,又一次披上婚纱。婚后生活很甜蜜,但我却常有错觉,觉得自己好像还是在和前夫一起生活。 这让我非常愧疚。因为爱人对我很照顾,我的鼻子也很挑剔,除了那一种味道的香水,我不习惯用其他品牌。眼瞅香水见了底,我正发愁,爱人便带着小样,跑到国外找到高级调香师,一比一复制出了那一味香型。正是因为他这样用心待我,我才开始惶恐。 前不久,他出国公干。我在家中上网,无意间发现他没来得及退出的邮箱。女人嘛,总是好奇,明知道不对,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下翻了几页后,鼠标被我停在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上。 想不到,他竟和我前夫一直有联系。早在我们结婚之前,前夫便已与他熟络。信件的内容,大多是关于我的喜好厌恶。小到我喜欢喝的汤水如何熬制,大到我曾提过的关于未来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才顿悟,原来曾引以为傲的情投意合,竟是精心培训后的速成产物。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了新的伴侣,却总有似曾相识之感。 我翻到他最新发来的那封邮件,是我结婚那日发生的,只寥寥四个字:好好待她。 我想到了什么,但不敢确定。于是尝试着,给他发了一封邮件,问他在哪儿。 出人意料,邮件很快有了回复,也只是四个字:老地方见。 这个老地方我很清楚,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去的公园。匆匆赶过去后,只发现一个女人,看着眼熟,想了会儿,才记起是那日与前夫搂抱在一起的女人。 女人对我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发现了,他终究低估了你。之后,才道出实情。

  3 “前夫从没出轨,出轨的只有我。他知道我与合伙人之间的一切。他在得知自己患绝症,命不久矣后,便想方设法联系上了他的情敌,帮着另一个男人追求自己的老婆。 “我迟迟不提分手,他的病情却一天比一天严重。情急之下,他找到了这女人,在我面前演了一出好戏。” 女人始终垂着头,偶尔用手在脸上抹着。话说至此,她的肩膀才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 “我想象不到,现实给予了他怎样的惨烈。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心猿意马,和别人谈情说爱。生命中最后的时间,他没有浪费一秒在自己身上,而是全部用来帮我安排好余生一切。就连香水,他也调配出足够我用一生的量。我呢,我在干什么?” 两手撑着椅子的女人,声嘶力竭地冲着空气喊着,也冲着自己喊着:“七年之痒,痒的是我,不是他。” “既然他精心替你安排好一切,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拂了他的好意?” “我不是来自杀,我是来找他。我知道,他最后放弃治疗,来了自杀公寓。” 女人睁着红肿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但你来晚了。” “不晚,这里还有他的味道。” 此话一出,我便知道,那男人确实低估了这女人。

  4 那位调香师,我是有印象的。 彼时他来自杀公寓,已经病入膏肓,骨瘦如柴,靠着大把的镇痛药,勉强维持着与我交谈。 他作为调香师,可以轻易捕捉味道间的微妙变化。如此细腻之人,对爱人的情意更是细致入微。 在谈话中我了解到,男人谋划这一切之前,不仅仔细考查了那位情敌的人品,就连爱人常用的香水也做出了足够其用一生的量。以防万一,他还将配方都留给了朋友。 男人讲,若不出意外,女人应该不会猜到这一切。但男人也说,若女人知道这一切后,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到他。无论那时候他是生是死,都将会成为女人一生的痛。所以,他要为女人留下最后一件礼物,代替自己陪着她,度过最难挨的一段时间。 而这件礼物,存放在了我这里。 男人留下嘱托,若是女人寻到这里,便将这一切告诉她。若没有,便将这一切永久寄存在这里,连同所有的秘密让它慢慢挥发。 我带着女人上了楼,推开那间久未打开的房门了。 若有似无的气味,很快便被女人捕捉到。顺着气味,她从床下拉出一个小的皮质密码箱,犹豫着按下几个数字后,箱锁“砰”地弹开。 箱中,一瓶装着橙色液体的玻璃瓶静静躺在其中。 我不解其意,但女人早已泪如雨下。 后来,我才知道,那瓶是男人生前尝试调出的一瓶体味香水,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他身上的味道。除此之外,男人还留下一封信,信上依旧只有一句话:我从未离开,依旧在原点爱你。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