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原创杂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祭祖父文

时间:2016-04-30 17:33:45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江南水乡 点击:

  祖父出生于1924年9月。祖父上过高小,认识些字,可以写简单文章,在他的那个时代算是文化人。祖父弟兄三人,祖父排行老二,是家里主要的劳力。

  祖父弟兄三人生于乱世,成年时恰逢中国处于最黑暗的时候,军阀混战,日本入侵中国,中国军队兵力紧张,兄弟三人先后被国军抓壮丁参军。祖父年轻时英俊和豪气,在当兵期间,深受团长喜爱,成为团长喜欢的大兵。加之有点文化,祖父在旧中国文盲一片的旧军队中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在对日本作战的日子,祖父从战场中死人堆中苏醒过来时发现军队已经整个被消灭,只好回家。

  回家发现自己的叔叔(也就是我的一个叔伯太爷爷)拉起一支地方军队和田玉在抗日。他们白天在乡间从事农业生产,晚上去偷袭日本据点。祖父多次参加战斗。有一次他们杀死了六个日本兵,然后把他们尸体掩埋,因为怕日本兵搜出武器,把枪支埋在一棵大树下。结果很快日本兵来村里搜人,没有搜到任何证据。可是日本兵将马拴在大树上,马蹄不停刨地,险些刨出武器。祖父一直说这是他人生一次惊险的事情。后来这只军队整体被国民党军队收编,祖父因为家里没有劳力,被其父母留下来,没有加入国民党军队。后来这只军队被调往参与了与共产党军队作战,解放后身为剿共军司令的那位太爷爷被土改枪毙。

  解放后祖父因为有文化,加之与土改大队长是同乡,被任命为生产队的领导。在任命为杨家榨生产队队长期间,经常一心扑在工作上,工作矜矜业业的,任劳任怨。由于在战争中受伤,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看上去有些跛,但是他依然坚持检查生产队工作,带领群众勤扒苦干,年年被县里评为先进工作者。祖父忘我地工作,经常不回家,以至于我读小学了,还对祖父印象很淡漠,似乎他也于我交集很少。

  他带领生产队员挖水渠,修河堤,他带领队员修的河堤总是质量最好,而且基本都是难修的地段。以至于我很多年难理解他这么卖力的工作的意义。祖父是个勤劳的人,他是个人坚韧和有毅力的人。每次最苦最辛劳的工作,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在数九寒冬里赤脚站在泥地淘河泥,雪天修河堤。各种艰辛的劳动锻炼了他的体质,他也很少生病,而且能活到92岁。

  我对祖父的记忆明确是我上初中后,那时候开始改革开放了,那时候我家盖新房子,母亲想借他的人脉关系从砖瓦厂尽快买点砖。可是他在砖瓦厂定了几千砖后,那砖瓦厂竟然停产了,母亲让他借助自己的那点小小权利把砖瓦厂剩余的砖先补了我家的缺。但是他一直没有这么干,我记忆中那笔定砖的钱,砖瓦厂一直没有还给我家。我因此并不认可祖父的做法。他给我刻板和冷漠的印象一直持续到我初中毕业。

  祖父和叔叔后来承包了一片林场,林场种有些许梨树和桃树。其实最吸引我的是夏天的诱人的红桃和秋天的梨子的香甜。童年生活记忆大部分是物质匮乏和饮食品种单调,桃子和梨子对我诱惑太大。我每次去林场,祖父总板着那张脸,给我塞几个桃或者梨,虽然他的表情不那么使我感到舒服,但是香甜的桃李总让我的记忆甜美。

  真正认清祖父为人的时候,却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我高考完后,总分超出重点线30分以上,祖父听到这个结果很高兴,他当时正应聘到武汉大学当宿舍管理员。那时祖父已经66岁了,武汉大学樱园依山而建,有一定坡度,祖父每天拖着跛行的腿艰难地上上下下好多次。他通过各方面打听我能上什么学校,并通过在校学生打听学什么专业好。他甚至还去邻校一个熟悉的教授家咨询我能否录取为那个学校的学生。但是我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上那个学校。但是他还是为我高兴。

  作为寝室管理员很幸苦,每天要按时开关宿舍区大门,还要负责宿舍区的卫生和公共洗漱间和卫生间的清扫工作。另外,好负责樱园宿舍外的走道和马路的卫生。每天总有晚归的学生把他从睡梦中喊醒,让他开门。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打开铁栅栏,让学生进入寝室,很少有抱怨,并且善意告知那些大学生要注意身体。祖父还愿意和同学们聊天,关心生病的学生,时而给生病或家庭困难的同学送去自己熬的粥或煮的面。遇到寒暑假或者实习期,担心贵重物品遗失,就把这些放置在祖父那间小小的值班室,让其代为保管,每次祖父总会完璧归赵地还回。久而久之,武汉大学的学生喜欢上了他,亲切叫他姜师傅,并经常给他带点家乡的土特产什么的,邀请他参加他们的宿舍聚会,把他当作长辈交心。

  在武汉大学里,不仅大学生认识他,很多计算机科学学院和建筑学院的教职员工认识他,并且和他关系融洽。他们说和祖父打交道有坐春风的感觉。祖父可以告诉他们很多经历的故事,一般少有加评论,让人觉得故事的真实。他还多次骄傲地告知武大的教授自己的孙子在同济大学读书。当时的同济大学建筑专业远强于武汉大学建筑学院,因此教授们一般会接着问读几年级,专业方向是什么的话题。其实我当时在同济医科大学读医学专业。他没有搞清楚同济医科大学和同济大学的区别。因为在武汉同济医科大学也口头简称同济。

  每次我去看他,他总是把自己珍藏很久的零食或好吃的搬出来让我吃。有的时候他珍藏的食品因为放久了,变质或发霉了,他会惋惜,有时还怪我为什么不早来。

  祖父一直在武汉大学干了6年,在他72岁的时候出现了一次小中风,学校辞退了他。在这次小中风后,祖父在没有出现再中风了。在家依旧一跛一拐地拖着残腿行走。他依旧是那么乐观,很少悲观,也不大挑食,一生不抽烟,偶尔陪客人喝点酒,多半是兑过水的酒,一次我尝了那酒,还以为他买到假酒了。他那次小中风后,再没有看他喝酒了。

  在祖母去世后,他开始感到有点孤独和伤感,大部分他怕麻烦我们,自己煮饭吃,因为不会做菜,需要我母亲或我婶婶送点菜过去。他生活要求不高,大部分时候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近两年他有顽固性的皮肤搔痒症,吃抗过敏药物和皮肤涂抹止痒膏,效果不佳。后来改用口服止痒冲剂,似乎有些作用。再一个就是排尿困难,以我的经验诊断为前列腺增生所致,口服坦索洛新胶囊似乎有效。

  半年前祖父双腿不能行走,腰部以下疼痛,人也逐渐消瘦,进食很差。我考虑他存在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根所致,爸爸和叔叔把他送往家乡最近的卫生院,卫生院看过他年龄后,认为治疗存在高风险,因此劝祖父放弃手术治疗和进一步诊治。祖父虽然想去我们医院治疗,但是由于他完全不能耐受长途颠簸,因此就口服止痛药物治疗,需要完全卧床。

  2016年4月29日,祖父顿感食欲好转,在叔叔喂了他半碗粥后,突发呕吐,随后呼吸困难,颜面紫紺,随后呼吸心跳停止。

  呜呼哀哉,祖父逝世于2016年4月29日9时,当时我正在医院老年病看门诊。我从医院赶回老家,他已经仙逝多时。

  临文终,眼泪汪汪,就此结束祖父的祭文。

  愿祖父在去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


 

TAG标签:国民党军队 农业生产 和田玉 日本兵 大队长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