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小镇轶事

时间:2018-04-06 19:08:39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当年,在管家渡小镇上,有两家大户人家,一家是范家,一家是王家。

  范家家大业大,镇外有良田百亩,镇内有店铺数家。

  王家虽比不上范家,但却也是镇外有田有地,家里常年雇着长工,镇子里还开了一家豆腐坊和一个杂货铺儿。

  范、王两家虽同在一个镇上,但平日里却各种各的地,各收各的租,各干各的营生,很少往来,更谈不上有什么私交了。

  但是在民国二十四年那一年,范、王两家却为了一块坟地,结上了梁子,种下了冤仇。

  那年的秋天,范府的老太太,因为年事已高,刚入秋,就卧病在床。虽然找了不少的名医郎中,吃了不少的丹丸草药,病情却不见减轻,到了初冬时节,已是气若游丝,眼看就要驾鹤仙去了。

  早在刚发病时,老太太就对范府当家的老三说过,自己百年以后,要葬在镇外的风火山上,说是早年间曾找人看过,那儿虽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但却也可以庇佑范家上下平平安安。

  其实,老太太的心思,范家老三略知一二。

  老太太看上的风火山,是个不大的小山包儿,位于镇子的东头,离范府大院不远,平日里,站在山上,基本上可以将范府大院和大半个镇子尽收眼底。老太太想要那块地儿,无非是想在自己死后,仍能看着自己的子孙繁衍、家业昌盛。

  不巧的是,那块山地却非范家所有,而是王家的山林。

  为了遵循老太太的遗愿,范家老三不得不屈尊亲临王府,协商老太太的身后坟地之事。说是用地块相换也行,用现大洋购买亦可,地可以任王家挑,价可以任王家出。

  王家一开始也没太在意这事儿。

  本来嘛,大家乡里乡亲的,为了让亡故的长辈入土为安,因为种种众所周知的原因,相互之间换个块把坟地,实属常事。倘若两家关系好的,就是白送也是可能的。而且,范家提出此事时,范老太太尚在病中,不是急用,故也没做推辞。

  后来见范家开出了如此宽松的条件,却不得不引起了王老爷的重视,他想弄清范家究竟是什么原因会不惜代价地要那块并不起眼的林地,莫非真是什么风水宝地不成?于是,私下里找了个风水先生看了看。

  也是事有奇巧。

  王家找的这位风水先生恰巧早年间因为一点小事儿受过范家的气,这次,听王老爷把事情的原委一说,知道是范家看上了这块地儿,这位风水先生就在肚子里动起了不好的念头。只见他拿着个罗盘,装模作样地在那块地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地跑来看去,很是折腾了一番后,附在王老爷的耳边,告诉王老爷,这块地儿可是千里难寻的风水宝地,可谓是“左腾青龙,右跃白虎,前临朱雀,后立玄武,且名堂开阔,生机勃勃,前途无量。”实在不可多得。

  这位风水先生这样做,无非也就是想使个坏,给范家添个堵,一报早年自己在范家所受之气而已,至于后来会由此衍生出许多的故事,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听风水先生如此一说,范家再到王家协商老太太的墓地一事时,王老爷就改口了,无论范家又附加了更多优厚的条件,王老爷说什么也不愿把那块林地让给范家了。

  眼看老太太快要不行了,墓地之事却没有着落,这可急坏了范家上下人等,特别是当家的范三老爷,更是摇头叹息,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范家上下一筹莫展之时,范家的二姑爷,也就是范老太太的二女婿、范家老三的二姐夫携妻带子来看望病中的岳母大人来了。

  说起范府的这位二女婿,可也不是个平常的角色。其家世就不必多说了,单就他本人而言,早年间,他就到外面的洋学堂念过洋书,民国初年,他仗着一肚子的洋墨水,追随县长大人进了县政府,几经努力,现在已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儿。而且据说,此人虽然官儿不大,因为几经沉浮,却是个能在县政府里说话算数的角儿。

  听范三老爷把烦心之事一说,这位二姑爷把眉头微微皱了几下,尔后,俯身在范三老爷的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说得范三老爷满脸疑惑地问他:

  “这样合适吗?”

  二姑爷莞尔一笑,说道:

  “我的三老爷,你就等消息吧!”

  数日后,小镇来了一队县政府的兵丁,直奔王家。

  进门后,领头之人也不啰嗦,嗖嗖抖开一张白纸,对着王老爷说,因为公事需要,王家位于镇外风火山上的林地,现被县政府征用,自即日起,任何人等不得再动用山上的一草一木。如有动用,将予以重罚,云云。

  念罢,将那纸“啪”地往王家大桌上一放,带着一干人等,便欲扬长而去。

  一开始,王家人云里雾里,并没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待来人把纸上的字念完,王老爷才有些回过味来,再一想,便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正欲上前理论,不料,那个领头的人一下就抽出了腰上别着的手枪,指着王老爷说:

  “这乃是县政府的命令,谁有不服,现在就可以论罪。”

  见这架势,王家的独生儿子来气了。只见他二话不说,随手抓起一根扁担,冲上前去,一扁担就撂倒了两个兵丁,其他人见其发疯,便一拥而上,欲将其擒住。

  幸好王老爷还算清醒、冷静。他一边用身子拼命挡住一拥而上的兵丁,一边示意家里的人将儿子从人堆里拖了出去,并让他乘混乱从后门往山上跑了。

  这一闹一跑,王家少爷竟是好多年再也没回过小镇。后来,有放毛排跑码头的人传说,曾在一支什么队伍上看见过一个人,很像是这个王家少爷,但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却无从证实。而王老爷也在家大病了一场。

  快过年的时候,王老爷的病稍好了一点儿。他摇摇晃晃地出了门,看见镇外那块本来属于王家的林地上已赫然垒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新坟,不用说,那肯定是范家老太太的坟茔。

  事后,范三老爷也觉得事情做得有点儿过分了,曾托人给王家悄悄地送去一千元现大洋,又让二姑爷想方设法撤销了对王家少爷的通缉布告,而且,风火山上,除了范老太太占用的那一小块坟地而外,其余的林地仍归了王家所有。但这事还是让两家结下了不解之冤,尤其是王老爷,因为独生儿子一直杳无音信,更是于心耿耿难以释怀,他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报复范家的机会。

  这事过后不久,日本人就把战火烧到了这个山乡小镇。

  日本人进驻小镇后,便在镇上物色能为他们所用的人。

  首选之人当然是范三老爷,可是,日本人却在范府碰了钉子。范三老爷委婉地以重孝在身为由,拒绝了日本人的要求。因为这时,范老太太离世也确实刚刚过去一年多一点儿的时间,按山里的规矩,下辈为亡亲守孝最低应为三年。

  王老爷却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机会,所以,当日本人退而求其次,找到他时,王老爷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走马上任维持会长一职,当起了日本人在小镇上的代言人。

  余下的故事,咱还是长话短说吧。

  那一年的冬天,日本人为了剿灭让他们吃尽苦头、盘踞在管家渡镇外石笋冲一带的抗日武装,决定联合附近的其他日伪军队大举清山。为了确保清山成功,要求镇上维持会的王会长就地筹粮二百担,而且,只给了三天的时间。

  眼看三天的时间就要过去了,可王会长却只弄了不到一百担粮食,离日本人的要求差得远呢。有手下人替王会长着急,王会长却慢悠悠地说:

  “不急,不急……”

  第三天傍晚时分,王会长将日本人带到了范府。

  不言而喻,日本人不仅在范府搜出了大量的粮、油,更让日本人恼火万分的是,在范府,他们还搜出了范家为山里的抗日武装提供资助的大量物证。

  结局是可想而知的——范三老爷被日本人关进了县城里的大牢,范府亦被洗劫一空。

  至于范府那位曾经显赫一时,几乎无所不能的二姑爷,早在日本人占领县城时,就已逃之夭夭、溜之大吉了,面对范府如今的劫难,他却不知躲在哪个边远的角落里,望之兴叹而爱莫能助了。

  看着满目疮痍的范府,王老爷却也突然没有了长舒一口气的感觉,他的心里,不知为何却像是又压上了一块更大的石头,此后的日子里,一直让他惴惴不安。

  又是几年过去了。中国人终于收复了小镇,将为非作歹的日本人尽数消灭,而王老爷之流,因为在日本人占领小镇时,为虎作伥,为外来的侵略者做了一些祸害乡里、危害同胞的事情,理所当然,遭到了镇压。

  据当地老人说,王老爷被枪毙的那天,有一个当兵的,在镇子外面那个行刑的小山坡上,伫立了良久,看背影,像极了年轻时的王老爷,不知是否当真?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2548 投稿总数:2857 篇 本月投稿:78 篇 登录次数: 419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7-14 12:51:5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