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现代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美芬的故事(上篇)

时间:2018-03-17 13:21:46  】来源:原创 作者:佩佩 点击:

  1

  美芬不想玩水果消消乐了,她眼睛酸得很,按灭了平板电脑,端起碗朝灶头间走去。

  两菜一汤,美芬一个人吃起来是交关省的,假如其中有一个是荤菜,那定要吃满两天再换。不过按今朝的饭量,估计连着三天也吃不光了。美芬一狠心,抄起筷子把菜统统刮进垃圾桶。

  碗放掉,出来抹台子,手机叫个不停。六点了,排舞小姐妹在群里喊集合,美芬不睬。这是她微信上唯一每天活跃的群聊,大家沟通向来都是用喊的。美芬按一条语音,后面的就依次播放起来,美芬平时一边听,一边汰碗。汰好了,围裙摘掉,走到文化广场去跳舞,八点宽再回转来,雷打不变。

  可是这几天她实在没心情,语音不想听,碗也不想汰。排气扇正对着底楼窗台,野猫叫一声接一声飘进来,心更烦了。美芬草草收拾了水池,两只手往围裙上胡乱抹几下,朝房间里走去。

  美芬贴床沿坐下,打开衣橱,两只手指头一路拨过清一色灰旧的衣服,跳到最里面那几只挂得笔挺的防尘袋,望进去隐隐是红的。

  美芬拉开拉链,一套正红色连身裙,锁边翻领,喇叭袖口,一条长长的白毛斜襟上镶两粒金线盘扣。一套绛紫红夹棉唐装,毛边袖,收脚管,领口缠着一条细纹丝巾。再一套改良短款旗袍,无袖,收腰,裙边开衩,外搭镂空坎肩,穿上去显山露水的那种。

  这三套衣服,哪一套见亲家穿,哪一套在酒席上穿,美芬前前后后在心里搭配来,搭配去,不知多少遍。美芬盘算,时间是吃不准的,碰上春秋就穿厚的,夏天穿薄的,实在不巧放在腊月里了,就都套上。

  前不久,美芬又考虑做一条暗色的披肩,她总觉得一身红太招摇了,穿出去要叫人家讲的。但心里面又舍不得去掉哪一样,都是苦心积攒的宝物。

  三套里面,预备吃喜酒穿的那一身旗袍,美芬顶满意。她在家里试过多少趟了,配一双头面上镶亮片的银白色低跟鞋,不知道比舞蹈队里大红大绿的演出服好看多少。

  美芬用手机拍下来,几次要传到小姐妹群里,到底还是摒住了。想拍给女儿看,又晓得两个人在穿扮上向来讲不拢,她嫌女儿老气,女儿嫌娘俗气。不过美芬也想开了,又不是穿给女儿看的,她只等着到那一天好好出趟风头,叫小姐妹看了都讲不出话来。

  2

  小姐妹们老早就当上奶奶和外婆了。除去自家结婚,人生中仅有的那几桩心心念念的重大事体,也早就共进退过了。谁家儿女要结婚,就一群人约好去拣布料,做衣服。谁的孙子足岁了,又要一道去订酒水,买喜蛋。

  舞蹈队是个凝聚力极强的团体,四五年里,除了每晚雷打不动的跳舞,定期还要出来唱歌,吃茶,郊区旅游。一个病了,余下的浩浩荡荡去探病。两个争嘴了,拗断一阵,过一阵又讲拢来。微信群里有时诉苦,有时说笑,谁家出了好事体坏事体,人人都晓得,不分你我,要好极了。

  可是美芬是分的。美芬不声不响记下小姐妹们在婚礼上、满月酒上穿过的各种款式,领襟袖口,针脚滚边,她都记下了,为的是想好一套顶适合她美芬的行头,等到办大事穿。

  这件衣服要喜庆,但太红香气,太暗又老气,要挑一个显年轻又不装嫩的颜色,还要衬她美芬的白皮肤。款式呢,要突出她引以为傲的小蛮腰,又要藏住五十岁以后稍稍失控的小腹。领子的样式,要配合提前想好的发式,盘起来,扎一朵花,还是烫好了放下来,长度大概到哪里。从头到脚,美芬样样都想得周到极了。

  这项工程,美芬做了多少年了。退休以后的很多个白天,美芬买好菜,总要绕路去旁边做衣服的街上看几眼。转到岔口,美芬的脚步就放慢了,一路上细细地望,望到好的,上去摸摸料子,问问价钿。第二天再来望。

  总算有一天,迎面碰上了中意的款式,美芬连看好几天,动心了。那是一个生意冷清的礼拜一上午,街上没几爿店开门。美芬走进去,说上几句,老板就拿出卷尺来量了。美芬伸长手臂,摇头讲,人老了,肚皮大了。老板摇头,阿姐身材绝对算好的。隔几天,美芬衣服做成了。她没有叫上小姐妹一道去拿,这是一个秘密的开始。

  美芬把秘密挂在衣橱最里面,每趟换衣服,总要掀开来看一眼,拍拍挺。小姐妹们盛装出席的场合中,美芬也留意她们身上的亮点,盘扣,刺绣,珍珠项链,羽毛胸针。回来,她搬出自己的老式洋机,也想加点什么细节,又有些犹豫,会不会画蛇添足,落得俗气。

  她最不要看小姐妹身上那种带大花图案的款式,却又免不了也喜欢领口的刺绣小花。美芬想不好,几次做成了,迟迟不敢缝上去,就摆在一个饼干盒里,渐渐又扔了些胸针、耳环进去。美芬把铁盒藏在防尘袋底下。年长日久,等到防尘袋从一只排成三只,铁盒就盖住看不见了。

  那袋子里的鲜色,同美芬的日常衣物并置,几乎是一个天一个地。美芬平时穿得暗沉,即便夏天,也尽是一墨色的汗衫和踏脚裤。舞蹈队里几次演出,穿上大红大绿的裙衫,美芬有点不适应。小姐妹们却说,美芬身材顶好,就应该多穿穿亮堂的,紧身的,叫做老来俏。美芬只低头笑。负责化妆的小姐妹叫美芬抬头呀,抬头呀,她许久不肯抬起来。人家只当她害羞,并不晓得,美芬是想开去了,一想到女儿婚礼上,她美芬穿着红衣红裙走到小姐妹那一桌敬酒去的样子,就不情愿被打断了。

  3

  这场景离美芬最近的一次是在半个月前。吃过夜饭,女儿来电话,出差顺路,月底带毛脚回来看她。又补一句,打算结婚了。美芬平静应了几声,好,好。等对面电话一挂,美芬慌张冲进房间,朝衣橱坐下,不动。再立起来,换了个人似的,汰碗也笑,锁门也笑。晚上跳舞,人家都问,啥事体这么开心。美芬讲,电视剧演得太滑稽了。

  第二天,美芬大扫除,走喜帖街,翻记下人情的小本子,忙个不停。她想,快也快了,趁女儿跟她讨论之前,先把各种事考虑起来,用上自己办事体的经验,也用上小姐妹们的。隔几天忽又想起毛脚是香港人,是不是家里风俗不一样?美芬怕坏了人家礼仪,却不晓得跟谁打听。小姐妹们办的都是本地喜事,没她美芬家这么稀奇的。一想到这,美芬心里有点不定,又有点得意。

  女儿回来前关照美芬,家里不用开伙仓,外头吃饭。饭桌上女儿和毛脚一边,美芬一边。毛脚普通话蹩脚,更听不懂母女的地方话。两个女人轮流往他碗里夹菜,斯斯文文的人推脱不掉,只好闷头吃。母女俩自顾搭话,美芬问一句,女儿答一句。你来我往,打的都是擦边球。美芬坐不住了,啥时候办事体呀。

  就领个证,不办了。

  为啥呀。

  我们不欢喜搞这种。

  还补了一句,这边房子小,我们不来住了,那边也不大。美芬听得懂,意思是叫你美芬也别过去住。

  往后呢,总归要人照顾的,你们没经验,两个人忙不过来呀……要么——

  不要紧的,我们就两个人。女儿打断她的顾虑,意思很明白了。

  美芬两片嘴唇好像叫马桶塞子吸住了,一时答不上来。她想不通,好好一桩事体,怎么变成这副样子。

  这下什么都没有了。过完周末,年轻人拍拍屁股回去上班了,留下美芬吃不进,睡不好。不办喜酒,在小城人眼里,随便嫁到哪,就算是豪门皇室,讲出来总归是不体面。以后人家问起,怎么答,已经结好了?不声不响的,喜糖也没吃到。人家还当是和你感情生分了呢,叫美芬多少坍台。

  美芬想了一圈,越想越尴尬。末了回过神,望着眼前,猛拍一记大腿,要死噢,这几件衣服还要来做什么。去吃别人喜酒穿,太过隆重,是要抢人家父母的风头吗。平时出门穿,更加不好,皮松肉赘的老寡妇,穿得风风火火,走在路上要给人家讲闲话的。再说,车间里几个老同事,美芬心里有数,都想搭走拢班子,微信里隔天来搭讪的,帮忙抬米搬油的,眼睛盯得牢。叫他们看去,又是什么想法。

  美芬越想越气,好像路人的闲话已经传到她耳朵里去了。啪的一声关上橱门,瘫到床上。美芬扭头看旁边两只枕头,抄起一只就往墙上的遗照扔过去,老死尸,全怪你,你不出这笔钱么,伊也不会心思野到这个地步了。

  枕头砸中一张削尖面孔,小眼,黑皮,停留在四十七岁。

  4

  下岗工人里有一句话叫作“男保女超”。男的当保安,女的当超市店员,十个下岗双职工家庭里,七八个是这种搭配。美芬夫妻随大流。

  美芬老公从前常常调侃,同他一辈的人,响应号召晚婚晚育,下岗倒是迎面乘上了头班车。三十不到结婚,四十出头下岗,自谋生路的大有人在,混吃等死的也不少。美芬老公会做人,很快升了领队,再后来就调到保卫科去当小领导了。美芬还在超市里做,点点货,收收钱。两个人都是三班制,倒来倒去,每周有好几个晚上是见不到的。

  零六年夏天,台风刚过,美芬老公轮岗值班,美芬正在收银台打瞌睡,被手机吵醒。接通以后不到一个钟头,美芬就成了寡妇了。美芬老公的电瓶车开在下班路上,一部杀头摩托车从后面抄上来,天色太暗,贴得太紧,直接把美芬老公甩出去了。人从环城绿化带被捡起来的时候,浑身都散架了。美芬拿到一笔赔偿金。

  放在十年前也算是一笔巨款了。人家都讲,美芬老公是拿命给母女俩买了一笔生活费。捧在手里滚烫,精明的人劝美芬去投资,买个房也好。亲密的人却同美芬讲,这钱万万用不得,性命抵来的,人家见你想得开,过得潇洒,要在背后戳手指头的。

  美芬不敢,只好存定期,像是从老公的遗体上挖出了一个器官,放到银行冰冻起来。美芬对女儿讲,阿爸什么都没有,就留这点给你当嫁妆。只是一年年过去,这嫁妆越来越显不出分量了。

  好在女儿是争气的。话不多,成绩倒一向很好。考大学,读财经,拿奖学金,不用美芬出什么气力。她下半辈子的腰杆,全靠一个女儿直起来。人们谈起美芬,总要先讲讲她苦命的老公,继而话锋一转,讲这个万事省心的女儿,最后总结道,美芬老来不像我们,为儿子孙子发愁,美芬苦过了,女儿一毕业,什么都不用愁了。

  结果女儿毕业前没找工作,悄悄申请出国。这些美芬并不晓得。两人一个不愿多说,另一个不敢多管,四年下来,话愈加少了。结果学校都录上了,奖学金却不够多。女儿只好开口,头一遭跟美芬要钱。美芬想不好。照说过去这么久,拿钱来用不再成问题,只是担心,以后女儿再开口要嫁妆,恐怕就不够了。两人商量,最后折中去了香港。

  这一去将近五年,嫁妆没用空,反倒还有剩的。过完头两年,女儿寻到工作,就不用美芬再出钱了。精明的人劝美芬把剩下的拿去理财,以后把嫁妆补回来。美芬这次照办了。只是女儿赚了钱就忙,难得回家一趟,隔几天又走了。带来的尽是美芬没见过的东西。平时寄点什么过来,叫美芬吃,叫美芬穿,叫美芬用新手机。

  美芬戴上老花眼镜,包装纸举到老远,还是看不懂。手机上问,女儿匆匆答几句。美芬想,现在年轻人上班真是吃力。就拍下来,一样样放到舞蹈群里,大家讨论。

  晚上小姐妹们吃过饭,先去美芬家里看高级东西,一副副老花眼镜戴起来,啧啧啧称赞不停。有时直接拖上自家儿子来装新家具,新电器。观赏完了,再拥着美芬一道去广场上跳舞。

  美芬好福气啊。小姐妹们一路传开去。美芬每趟都把吃的分给舞蹈队的孙子孙女。谢谢美芬外婆呀。大人敦促小孩。小孩只管在队伍间跑来跑去,美芬只管看着他们出神。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zhou 佩佩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zhou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280 投稿总数:55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11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0-09-17 17:57:13 最后登录: 2018-03-16 17:44:2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