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歌赋 > 爱改歌词>文章详细内容页

父亲的脊背(是子,亦是父的征文)

美文
时间:2013-04-14 11:28:09  】来源:原创 作者:小溪流 点击:

  父亲的脊背
  
  岁月将父亲的脊背定为弓形,永远无法矫正,父亲的脊背弯驼了。弯驼的脊背上,写满了辛酸、沧桑、勤劳、善良和质朴。
  
  看着父亲弯弯的脊背,我既心酸又骄傲,心酸父亲苦难的一生,骄傲父亲不被生活压垮倔强、宁弯不折的傲骨。有人把它当做辱骂,鄙视父亲的佐料,也当做羞辱我的口头禅,让我心中长期积着一种郁闷,这除了对那些人的愤怒,更多的是对父亲的深爱、同情、痛惜和愧疚。
  
  父亲三岁失去生身母亲,被人领养。承载着领养人家的希望,从小训练有素。出于感恩戴德,自懂事起,起早贪黑,干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重活,过早塑造一副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与世无争、善良朴实的性格。
  
  解放后划为富农阶级的爷爷家,其实纯粹是靠自己双手劳动、平常紧衣缩食才积攒的一点财富。背着阶级重压和羞辱,父亲矮人一截,低头夹尾做人,习惯躬背迎来送往,吃苦受罪,人生定格就在弯驼状。阶级斗争中,父亲出身贫寒,自然不是批斗对象,但爷爷一家在劫难逃。由于爷爷年老体衰,加上劳动致伤,双腿不能行走,父亲就得背着爷爷上批斗台陪斩。看着亲人跪玻璃,戴高帽,挂牌子,挨唾沫,任羞辱。父亲心中滴血,全身塌软,像承载千斤重,闭气乏力。多年间,父亲的脊背上,背负着一家阶级成分的屈辱和爷爷的体重,背负着世人鄙夷的眼光,四处游乡示众。
  
  回宗之后,也没能减少时代的欺压,人为的刁难。集体生产,最脏最累的活,总是吆喝父亲。挖渠开隧道那会儿,父亲整天抡锤运土风餐露宿,就在这个期间,父亲落下了病根。那是在光线微弱的隧道里,有人抡锤打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一锤打到父亲的背上,父亲当时就咳出血,头昏厥。因为时代践踏人权,草菅人命,人情漠然,没人替父亲主持公道,醒来还得继续干活。从此,父亲一旦咳嗽,牵动全身疼痛,脊背加深弯曲。
  
  逃了狼窝,又落虎群,天下乌鸦一般黑。为了夫妇孩子五口人活命,父亲只能忍声吞气,顽强地挺立着。他知道自己是一家人的天,无论怎样都不能趴下,那罕见的承受能力,显示出生命极限的韧性。在父亲朴素的认识里,相信世道总会改变的,活着就会有希望。于是,阶级的鄙视,孤身无援的弱势,人情的冷漠,繁重不公的体力劳动,摧残着父亲的身体,却没推垮父亲的意志。在儿女面前,他树立了男子汉担当和坚强的里程碑。为妻儿遮风挡雨,给妻儿安全感,用羸弱萎缩的身躯,抵挡着外来的入侵和攻击。周围无论亲朋好友还是恶人,无不被父亲的精神所折服。
  
  父亲不甘落后的生活观念,支撑他奋斗的一生。仅为住房赶上时代,三次拆旧建新。我亲身感受过父亲有使不完精力,好像机器开足了发条,白昼黑夜,忙忙碌碌,不知停息。也亲眼看到父亲,由于透支体力,由健壮消瘦成干瘪老头,脊背变成更深度的弓形。
  
  父亲对子女的情怀,酷似慈母,四年生我们姐弟三个,小时候最向往的,是父亲温暖的怀抱,只要父亲落凳端坐,三姐弟就冲向父亲怀里,胜利者争坐在两腿上,落后的那个,就站在叉腿间,贴着父亲,感觉父亲的体温,那成了我们最美的享受。稍大一点,父亲劳作回家,我们就争相为父亲擦汗,摇扇子,扯胡子。这时的父亲,闭着眼睛,任由我们摆布。弟弟还经常举着小手,不断地抡锤父亲的背,说要把父亲的脊背锤直。有时也不断地攀爬父亲的脊背,使出吃奶的力气,总爬不上去,弟弟就是不气馁,偶尔尝到过成功的滋味,那是父亲给与的奖赏。在我们面前,父亲的脊背就是一座山,不是那么轻易能爬上的,或许够我们爬上一辈子。有我们姐弟三个,父亲别提有多高兴,幸福感经常在满足的笑声中漾开漾开……
  
  父亲的护犊之心,远远超过母亲。无论日子多艰难,不允许母亲打骂我们;无论多困难,也要供我们读书;无论食物多匮乏,都不会让我们挨饿。父亲在家的时候,我们无比幸福。
  
  我读书的历程中,洒满了父亲的汗水,除了挣足学费,还得送我去学校。我天生胆小,性格内向,初中毕业了,也没有单独走过亲戚。所以从我上高中到大学到参加工作,都是父亲陪我走过开始的路程。
  
  高中开学的那天,由于乘车不方便,父亲陪我抄小路,步行上学。所有的书和生活用品,都在父亲肩上挑着,扁担以脊背为中轴,从左转到右,从右转到左,几里一换,似乎毫不费劲。父亲常年肩挑重担,左右肩与脊背,三点连线,画出了一道暗红色的弧。
  
  父亲在前面几乎是小跑,甩着手臂,叉开脚步,频率较快,要跟上父亲的脚步,我得跑步,三十多里路,在脚下丈量着,我空手徒步,跑得两脚发软,也不敢停下休息。父亲好像根本不知劳累,脚下匀速快走,肩上扁担上下弹跳,发出轻微的吱呀吱呀声,汗水顺着背脊流着,湿透了衬衫。我一路跑着,喘着粗气,擦着额头的汗,全身火辣辣的,还是被父亲落得越来越远。我感伤自己太没用了,不但不能替父亲分担重任,还拖累他,让他为我吃苦受累。望着父亲弯驼的脊背,不免心头一阵灼痛,眼睛湿润了。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分配到离家三四十里路的偏远山区,交通很不方便。上班第一天报到,仍是父亲送我。这次父亲把扁担换成了土木单轮车,推着走。车前头系着一根绳子,那是我该分担的。平坦的路上,我只跟着走,坡路或上山,我就得在车前面牵绳助拉。
  
  在我人生三次远行时,都是父亲陪着我艰难的跋涉,从高中到大学到工作,一路都洒下了父亲辛勤的汗水。父亲的脊背渐渐变得更深的弯曲,肩茧加厚变得硬而紫黑,我想父亲一定是承重过度,才五十岁,脊背就无法挺直,肩膀也被压得麻木,父亲一生就定格成这样子了。我就是踏着父亲的脊背,挣扎着摆脱农民的命运,我愧对父亲,但我为父亲获得新生的希望,让父亲看到了生存的价值和意义,我想我们都无悔。
  
  我理所当然享受着父亲的帮助,从来不曾想过父母生命的独立,他们的生命同样享有滋润的权力。可天下父母是最无私的,永远是儿女的支柱和依靠,自己却不索求任何回报。我将秉承父亲的精神,把生命的光辉洒向儿子的心田,实现完美的生命传承,将父亲的精神发扬光大,以回报无私的父亲。
  
  如今七十六岁的父亲,改不了劳动的习惯,田间地头,仍然晃动着父亲的身影,没有老态迟缓,没有岁月流逝的叹息,还是那样干瘦精悍,还是那样闪着生命的坚强和倔强。弯驼的脊背,在子女眼里,就像一道美丽的彩虹,引导着我们勇敢地编辑着生活的无怨无悔。


【责任编辑:听雨】

编后语:父亲的脊背就是一座山,支撑着整个家庭的重担。父亲的脊背是坚韧的,是经过岁月的磨砺与风雨的洗礼;父亲的脊背又是温暖的,一颗宽厚仁爱的心为子女支撑起来的幸福殿堂;父亲的脊背,坚毅如山,在人生的长河里,有多少道沟沟坎坎需要面对,每一次人生的转折与磨难,哪一次不是父亲用他宽厚仁爱的脊背支撑起来的。父亲的脊背上,有一种闪光的东西,照亮我们一生的道路。作者以父亲的脊背为主线,叙述了父亲一生的风雨历程,以及为家庭所付出的辛劳,为儿女所流下汗水。那朴实勤劳,坚强不屈,善良无私的品格,就定格在弯曲的脊背上,成为了儿女们心中伟岸高大的象征,引导着子女们勇敢地编辑着生活的无怨无悔。文章语言流畅,情感真挚,读罢令人感动。感谢来稿,推荐阅读,愿创作愉快,问安!

 

  

TAG标签:

【审核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小溪流 小溪流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小溪流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601 投稿总数:42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102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2-08-08 10:40:49 最后登录: 2013-09-06 21:24:07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