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散漫那厮

时间:2018-05-08 15:34:00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1984年的夏天,下班早,太阳离落山还有一竹竿高。以散雾堂弟——散漫为首的几位青年工人,骑着自行车,沿县级三级公路,回城里的家,他们除周日,每天如此,早出晚归。上一天班下来,脱下工作服,换上干净时髦的衣服,有紧身夹克,有系扣子不系扣子,后背张风如鼓帆与迎风蝴蝶飞的白衬衫,有只穿背心露出坚实肌肤的,甚至还有将上衣随意别在自行车后面书包架子上,光着膀子的。在农民、工人区别大的年代,他们被人羡慕。途中他们蹬着自行车,神采飞扬。他们有时相互追逐着,有时唱着歌,吹着口哨,迎着习习的渐渐降温的晚风,多么地惬意。

  那一天,像往常一样,照例下班回家。不同的是,公路上恰遇一辆小四轮拖拉机“突、突、突”拉着一车西瓜往城里去赶夜市。他们同向而行,起初压根儿也没有在意。但天有不测风云,之所以发生故事的根源蹊跷,以及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谁也预料不到。而现在,糟糕就糟糕在拖拉机行驶速度,与自行车车速相当。他们之间有时并驾齐驱,有时超过去,接着又落在后面,超过去,又落在后面。这样,散漫他们不由自主地明明白白地,眼前老是晃悠着黑皮的、青皮的、带花纹的又大又圆的西瓜,十分诱人。

  到了一处上坡,散漫侧歪车身,回过头对几位说:“又甜又圆的大西瓜!流口水了。”

  “那就叫他停呗!”一位壮硕的同伴紧蹬一脚与散漫齐头并进说。

  几位年轻人上了坡后,各施车技,左右交叉一插一超,一边紧贴西瓜车,一边喊着:“老头,停一停,渴了,来两个西瓜吃吃。”逼停了拖拉机。随后,他们连哄带骗硬夺,伧促中将极不情愿的老头掀翻在地,抢走了五、六个瓜,抄小路扬长而去。谁知,这位卖瓜的老乡不是省油的灯,进城后立即报了案,说是有人拦路抢劫打人,抢了他很多的大西瓜,甚至说抢了他的钱财,自己也受了伤。那正是“严打”第一阶段,对于各种犯罪,严厉打击。判决执行,从重从快。几位青年工人很快被破获归案。散漫系首犯,判了十五年,其他几位分别被判了十二年、十年和八年。去了位于庐江县境内,一望无垠,风景迷人,喜看稻菽千重浪的白湖监狱农场进行改造,重新做人。

  散漫那厮当年已有家室,儿子两岁,上有父母。为几个破西瓜说入狱就踉跄入狱,肠子都悔青了值不值。非但是值不值的问题,简直是欲哭无泪,痛不欲生。

  散漫的老婆,名彩云,相貌非常出众,是个美人胚子,面如芙蓉,秀色可餐。周遭一些嚼舌根的闲人无聊,发一些异端邪说,说散漫老婆彩云,此女芳菲妩媚,巧笑美目,风风韵韵,一两个男人都怕是服侍不倒她。

  散漫服刑不到一个年头时,心如刀绞般捎信儿劝说彩云改嫁。不料彩云,不领会丈夫苍凉之感,真的顺水推舟,与丈夫同一个厂的叫范澹的好上了。令散漫气恼的是范澹此人根本不在其话下,可谓胯下之人,真是个“虎落平原被犬欺了”,转念一想,也好,至少不是个能欺负老婆的料。

  一晃十二年,散漫减刑三年释放了,时间是1996年。出狱后,无情的现实摆在面前,堂堂汉子,妻离子散,父母已近花甲。为几个破西瓜,关了十二年,少三年还是自己表现好挣来的。散漫在年迈的父母处待了几天没出门,觉着索然无味,加上囊中羞涩,便想到了彩云,想着到前妻,现在范澹的家中看看。夺妻归巢,那是一万个不大可能,看看而已。

  知耻而勇,现实往往是一股强大而又无形的力量,却可惜散漫没有坦然地从容面对人生失败的勇气。十二年的大墙内生活,一十二年啊!而且是改革开放中的十二年,一切都改变得如此迅猛,恍如隔世了。比方说在见识方面,看到省级二线电视台播放演艺人的稍许表现,他马上会表现得惊呼不已,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发感慨,断言是精绝一流的。

  他想起老婆彩云,至今有时还错误地幻觉地认为是夫妻,只是前十二年暂时生活在遥而可及又不可及的两个环境里。想起范澹,这小子是个欺人霸妻的小人,给他捡了一个大便宜,不是为了当年几个破西瓜,这小子至今单身也未必,哪能娶得如此花容月貌的老婆。当想到不寒而栗十二年的铁窗生涯时,心中又不免劝告自己:不介意,不介意。

  恰巧,彩云生日的那天,散漫选了礼物,没有约定的,突然出现在范澹家中。

  范澹和彩云听说散漫回来有些时日了。对于他的出狱,范澹和彩云早就一厢情愿地盘算着:街道出面帮助,散漫他不管找个什么事先干着,稳定下来,解决生活问题。然后,最好趁早趁快找个女人成个家,慢慢过日子。需要的话,可以接济他一点钱。如若不然的话,散漫他可以远远地外出打工。此中,一种不安全感,担心生活节奏会被打乱的情势,如同变幻的乌云,难以言状的笼罩在范澹和彩云心里,但俩人谁也不愿揭开这层纸。当散漫出现在范澹家中时,范澹和彩云俨然视其为最最熟悉的陌生人,不免有些紧张尴尬,表现极其殷勤和说些不着边调的慰藉话。相隔十二年双方已不在一个层次一个心境上了。殷勤、慰藉话只能是苍白,而这种苍白,必须是非做非说不可。

  散漫选的礼物是什么呢?是一件市面上早已过时,但他心中依然荡漾着快乐回忆的,曾经想买给彩云的一件火红色的圆领春秋衫,他搁下礼物认真生硬地问:“你们过得好吗?”

  “好!好!还行。”范澹和彩云俩人都慌忙地抢着回答。接着范澹和彩云俩人恭唯且忐忑地说:“大哥好,大哥没变,大哥回来就好!”

  散漫在客厅扫视着范澹家中设施,没有说什么。有限的直觉告诉他,条件应该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儿子呢?有十四、五了吧?”散漫压住跳动的心迫切地问。

  “有了,今年十四了。祥涛他今天……不在家,到爷爷奶奶那儿去了。”范澹平静地回答。

  “啊……”散漫长长地拖着音,期盼的心有点失望。

  散漫的拜访,游移的目光,生份的交谈,使双方心里明白无误地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特别是范澹和彩云。十二年的分隔,散漫已不是当初的散漫了,孤僻、好奇、莫名其妙。而这种情况,说不定随时都会怂恿他有稚嫩的想法,仰或欲念,我们无法预计将要发生的情况。或许范澹和彩云从此就摊上了甩不掉的烂泥巴。谁让散漫不是一个铁骨铮铮有担当的男子汉呢?

  说了会话,散漫单刀直入,硬邦邦地撂出两个要求:一是囊中羞涩,先暂时借点钱,在他心里,目前唯一可以依赖的只有彩云了。二是我回来了,儿子跟我过,自己带在身边。

  第一个要求,对于范澹和彩云来说,是意料中事。命中注定,前世差该他的,认吧,尽力而为。

  第二个要求,范澹和彩云坚决不能接受,孩子身心健康、习惯依存、教育、抚养生活费等等,理由充分得路人皆知。

  范澹向彩云使了个眼色,凑了点钱暂时给散漫大哥应应急。递钱的时候,彩云看着散漫脸色,怯怯地说:“祥涛他爸,先找个事做是吧,毕竟要生活呀!”

  这一次见面,范澹和彩云尽管戒意满云,但总归是十分热心和诚恳的。可散漫不当一回事,耳旁风,他真正感觉到,与原老婆彩云感情上已没有了融融爱意,没有原先设想的爱昧了,一个巴掌也拍不响了,即使是大墙内生活出狱后有些稚嫩的散漫,也不至于认为可能,散漫大打折扣地收敛了起初自己的心思,心情有些不悦。

  这一次见面,让范澹和彩云生生增添了愁绪,生活中仿佛罩了一座山,多了一层纱布。

  范澹的一位好友给范澹出了个主意:向单位申请,出去干产品销售工作,挑个远远的好区域,把夫人带上。

  是个好办法,范澹采纳了。把儿子祥涛交放于爷爷奶奶那儿,在南京成立了销售办事处,无事不回来。即使回来看儿子和老人也悄悄回来,偃旗息鼓。

  散漫那厮,终于在镇上一家人造金钢石厂上了班,然而,十二年大墙内生活的历炼,出狱后,反而一下子没有了耐性,上班两天打鱼三天晒网,如同这家出品的人造金钢石,坚韧度不够好一样。唯一称道的是,他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接近他的亲生儿子祥涛,哄其玩耍博其欢心言听计从,简直是倒过来了,成为儿子的儿子了。为这个,范澹的父母——孩子的爷爷奶奶、街坊邻居,以及范澹和彩云夫妇心里直犯嘀咕,可嘴上也确实不好说什么。人们常看见他和他的儿子活跃在集镇上的学校球场上。他特意给儿子买了套名牌的球衣球裤和球鞋。金钢石厂后门有条大河,夏天带他儿子把大河当作游泳场,游泳、跳水、扎猛子……

  经济上,散漫始终有些拮据,收入渐渐发生了入不敷出的现象。一开始,散漫还算争气,省吃俭用,拙笨地计算,后来越发严重了,困难得支撑不了了。散漫也有少许朋友,朋友给他支招:现在祥涛不是经常和你在一起吗?而且好像和你形影不离了,你打电话或者通过祥涛的爷爷奶奶捎话,就说祥涛你抚养了,要范澹和彩云每月按时承担生活费。

  散漫果然将此招奉如至宝。中途,散漫为了当面落实,四处打听着范澹和彩云的下落。

  这事,对于范澹和彩云怎么想也想不通:十几年抚养大的自己孩子,什么不是我们的,现在居然要给孩子出生活费,而且是每月,按时。他们通电话时,范澹只说一句话,做人要有底线。散漫说,底线不底线我分不清说不好,我只要你们给儿子出生活费,直到儿子有了工作为止。你们一走了之,把祥涛交给所谓爷爷奶奶带,代沟足足多了一倍,再说没有血缘关系,心诚吗?有灵犀吗?我不放心。这话可把范澹和彩云肺都要气炸了。

  传到爷爷奶奶那儿,两位老人更是好生伤心:你小散漫子,说话不怕掉了舌头,一把屎一把尿,吃个蚂蚱少不了一条腿,孩子从小十几年没少操心,能说心不诚,没有感情吗?呸!班房里放出来的害人。

  看在儿子祥涛与他爸爸打得火热玩得粘乎的份上,范澹和彩云依了散漫。上世纪末的生活水平,按月交予“冤家大哥”300元。而儿子的生活起居、上学,还是爷爷奶奶的事,散漫反而管得少了。这还不算,还是满足不了,买不了安平,只要一有机会得知范澹和彩云回家,散漫便厚颜无耻去蹭,蹭饭蹭酒蹭烟蹭日用品。没办法,防不胜防呀。关键还得忍看这位“冤家大哥”那副“尊容”。吃了喝了,剔着牙,喷着气,开着电视。感慨、废话连篇,说自己和他的狱友大都是在一个不经意的一件事上做出了一个不可逆转的结果,我们“迹人”和“纯人”之间从此不同,从此差异,从此烦恼。

  其实,也能理解和同情。自从前夫散漫回来后,彩云心情充填着五味杂陈的复杂,似乎有种自认为负心后的惶恐不安,对于散漫又是气恼,又是心痛,想帮又不好帮,想表白怕表不好,表出一枝花来更有猫腻。她大多时候选择沉默,无限沉默。范澹理解,说彩云沉默是金,而自己夹在彩云、彩云前夫散漫、孩子祥涛三者之间,沉冤莫白。

  “凡事有个度,散漫你小子自食其力才是本事,才是条汉子,真是恬不知耻!”范澹的朋友为范澹和彩云俩人打抱不平。“范澹和彩云十几年也不容易,这下半辈子难道做你散漫的撒气筒摇钱树不成?”因为,事情发展到最后成了闹腾,而且不断地达到白热化谈判式的闹腾,到了惹不起也躲不起的地步。最后发展到:范澹和彩云将儿子祥涛直接带在身边上学,一年中连春节也不想不愿回来过,每月交予散漫手上,所谓儿子的生活费,却照付不误的窘境。缘何究竟?不知散漫那厮怎么就学会了狗屁不通的巧舌如簧说:“你们剥夺了我们父子俩人感情的精神血缘权利!这生活费我先拿着,我暂时给儿子保管着。”

  至于散漫这些年有没有运气找个伴侣结合,正如范澹的朋友们愤愤然地评价:“这样一个没担当、没血性、没能量的人,哪个女人会看上他呢?再说,别人又有谁敢找这个虱子往自己头上挠呢?”

  接下来一些时日,范澹和彩云为了彻底解决不被散漫打扰,想了各种办法,简直试图玩儿人间蒸发,如果有足够财力的话,势必要当一回拿绿卡的国外移民。这样的事,这样的无了无休,这样的婚姻渊源,摊上这个没有担当的男人而导致的心理阴影,谁能承受了呢?

  范澹和彩云虽然财力不济,当不了国外移民,还是咬牙付了首付,在远远的外埠买了一套商品房,当了回国内移民。这对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亏了来自于散漫的压力变为动力。

  但谁也想不到,两年后一个夏天的一天,一件十分诡异蹊跷的事件发生了,让范澹和彩云夫妇从此彻底解脱了。

  这件十分诡异蹊跷的事发生在2002年夏天的一天,散漫那厮因一起游泳溺水意外身亡。禅语:散漫那厮,羁囚白湖,溺亡碧水。缘起缘来,涛生涛灭。红尘多可笑,爱恨一笔销。事件发生地点是在散漫两天打鱼三天晒网上班的金钢石厂后门那条碧波荡漾,芦苇滴翠的河水中。

  是年暑假,漫长而又炎热。上大学的孩子从范澹和彩云身边回到爷爷奶奶处度假期。这下子,让散漫给逮着了,机会难得,一时间,与他的亲生儿子祥涛打得火热,玩得开心。

  这一天,散漫特别的神采奕奕,又特别的献殷勤,鬼使神差地对宝贝儿子说:“今天,去远点,老子带你到那条大河的上游去游泳、跳水、扎猛子。那儿水深河宽又干净,那个地方游泳特爽,是个好游泳场。”

  于是,可怜父子俩踏着午后灼热的气浪,一前一后,直奔那未卜生死的碧波弱水去了。

  到了新的“游泳场”后,父子二人换好游泳衣,热热身,摇摇脖子甩甩胳膊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似乎要大干一场。下水前,散漫特地对儿子祥涛说:“儿子!老子今天要露一手,来个高难度的跳水动作表演给你看,让你永生不忘!”

  说诡异,那一刻,这河面上是从没有过的景色宜人,岸边绿茵如织,柳杨如烟,河面碧波影绰,百鸟翔集。

  跳水是一项优美的水上运动,它是从高处用各种姿势跃入水中或是从跳水器械上起跳,在空中完成一定特定动作后入水,并辅以名称解说。此时散漫即将给儿子表演的跳水动作,属非竞赛性娱乐加表演性质,大致可以起名为:为亲生儿草根特技精彩跳水“110”向前飞身无翻腾。

  选好地点,散漫开跳了,他张开双臂举过头顶在空中,踮身试力说:“儿子!看好了,跳给你看哈。”紧接着他最后踮身发力,纵身壮丽一跳……

  谁知,列祖列宗生死老神,在水下化作巨大的水泥墩恭候着散漫那厮。生死老神捋拂着水下飘散的长长髯须,呲牙裂嘴道:“到此人渣,祸国殃民。勘难容留,本神领去。”

  这是笑话。巨大的水下水泥墩,是早年此处架桥夭折遗留。散漫不偏不斜一头撞下去,他沉了下去……

  此时,这熟悉又陌生,陌生又熟悉的河面顿时汹涌澎湃,哈哈作响!

  这边,可怜儿子祥涛顶着巴湿的头发,抹着满脸的河水眨了几回眼睛,却多时不见爸爸冒出水面。起初他认为爸爸技艺高超,跳水扎猛子百米外浮出,逗他惊奇。然而,这次……他在河面上四处张望,不见人影,他害怕了,“哇”地大哭起来,来回在岸边奔跑着,张望着,不断呼唤着,嘶喊着:“爸……爸……爸……爸……”

  生命是脆弱的,稍不注意,就会失去,永远消失。

  怨中有惜:散漫那厮,来到人世,炉烟几缕,山水几程?

  祷告祈愿:散漫那厮,撒手人寰,浴水荡涤,狱火重生!

  而对于范澹和彩云、祥涛爷爷奶奶、以及他们的朋友们,得知此事,个个面面相觑。有人拍手称庆:庆父已死,磨难止已。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1728 投稿总数:2693 篇 本月投稿:151 篇 登录次数: 406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5-22 21:37:39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