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热流

时间:2018-04-13 20:59:38  】来源:原创 作者:陈红 点击:

  仲夏。天漏了。瓢泼似的暴雨没日没夜地往下倾泻。那条温顺如老黄牛的大河性格蓦然暴躁起来。连享誉上百年的“铁铸圩”也禁不住颤抖了,打着旋涡奔腾的洪水大有卷堤而去之势。县委、县政府紧急动员,抽调县直机关全体青壮年十万火急赶赴抗洪最前线。

  县委办公室秘书小罗就是那时候来到“铁铸圩”参加加固堤坝恶战的。

  挖土装包抬石头打桩排人墙阻狂浪……手磨破了脚扎了口子膝盖肿了腰疼得直不起来,小罗硬是挺了过去,三天两夜身上泥水未曾干过。

  救援物资运来了,大伙儿急猴猴地涌了上去,搬的抬的扛的拖的,忙而不乱;救灾食品运到了,人们放下手中工具纷纷围了上去。小罗跳上土台,大声命令众人保持秩序。跌打爬滚了几天,大伙儿眼里都看见这位县里下来的年轻干部活儿没少干,汗水没少流,吃大苦不装孬,心中早服了他。此刻见他仿佛一位指挥若定的将军,便不由自主地排成长队。小罗让大家报数,然后嘶哑着嗓子高声说:单数留下吃饭,双数回去干活,十五分钟后对换!

  小罗喊来了一直还在那边砸桩的大学生村官小常,商议着要找一位铁面无私可信赖的人专门保管、发放救灾食品。小常明白他的用意,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庞,沉着喉咙说:罗秘书放心,这事儿我来安排。

  随车送食品来的乡党委书记传达了一项县防汛救灾指挥部的紧急通知:命令“铁铸圩”护堤指挥小组立即停止固堤,按照省防指的统一部署,以大局为重,准备炸圩泄洪,减轻下游煤矿和重要工业生产基地的压力。要求立即迅速组织群众安全撤离和搞好重要物质的转移工作……

  小常手中抓着半只馒头正要往嘴里塞,耳闻此声浑身一震,馒头掉进筐子内。他呆了半晌,缓缓蹲下身去,双手紧紧抱着头。

  小罗倏地瞪眼望着乡党委书记,低声吼道:那我们这些天不都白干了吗?!

  乡党委书记神情肃然:小罗同志,这是国家防总的分洪计划,省防指直接给县里的紧急命令,立即执行吧!炸圩时间定在明晨六点整!

  小常颤微微地扶着一柄铁锹站立起来,他的目光处是夜幕遮蔽下的村舍、农田……

  上游洪峰预计凌晨到达,下游城市告急!乡党委书记的声音犹如生了锈的铁块,沉甸甸的。他安排小罗带领部分党员留下挖坑填药准备炸堤,小常等人随他火速率领各村群众转移。

  导火索在绞心的阵痛之后被点燃了,随着丝丝的声响急速地冒着股股白烟……“轰!”、“轰!”随着撕心裂肺的巨响,碎石、尘土、泥浆冲天而起,烟雾弥漫,遮天蔽日!“铁铸圩”拦腰断裂,汹涌的浊浪惊心动魄地直泄而下。须臾间,星罗棋布的村落和长势喜人的农田一片汪洋,汪洋一片……

  堤坝上的人群齐刷刷地跪下。

  小罗也情不自禁地扑倒在地,腮帮子咬得铁紧,肌肉痉挛。老天啊,并非我们战败,我们是万物之神呀!洪水呀,我们并非退却,我们是宇宙主宰啊!他双手捏紧泥巴,竭力忍住,才没像别人那样哭出来。

  两天后,小罗去县里接受了新任务,以代乡长的身份重新回到这儿,同行还有县医院的医疗小分队。

  在一截顶出水面搭满庵棚的堤坝上,大学生村官小常和几名村干部向代乡长简要地汇报本村的情况:在遭受罕见的特大洪涝灾害中,由于得到社会各方面的关怀和援助,灾害已降到最低限度;目前,村民们已全部安排住进庵棚,受伤者基本上是前几天奋战在大堤最危险处的共产党员,只是……只是,粮食快要断绝……

  小罗注意到,几日不见,小常这位村官又消瘦了一圈,站在那儿身体微微摇晃,似乎一阵风就可以将他吹走。小罗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又有大批救灾粮食和物质运到了县城,从今天下午开始,整个灾区粮食不足的问题便会得到缓解。

  那太好了!小常如释重负地吁一口气,忽然踉跄一步,软瘫地倒了下去。

  小常小常!小罗赶紧抱住,招呼医生抢救。

  一阵忙乱之后,医生收拾好药箱,说小常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小罗的一颗心这才回归原位,缓下劲来。

  小常是累的!小罗凝眸小常一眼,向医生介绍这位大学生村官是怎样拖着羸弱的身体连续几天几夜带领大家在洪水中拼搏的事迹……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罗乡长。医生紧皱眉头:从检查结果来看,他起码有两天没吃东西了。我认为,累是一方面,主要是饥饿造成的!

  什么?小罗咬了咬嘴唇,严厉地环顾几位村干部:这是怎么回事?就少你们这位新村官一口饭?你们粮食都到哪儿去啦?!

  村干部避开了小罗的目光,嗫嚅着无人应答。老村长猛地一跺脚,转过身去。

  小罗感到诧异,刹那间脑海升腾疑团:救灾物资难道被克扣?粮食难道被截留?他的脸上顿时阴霾密布,沉下气问:你们村是哪个人专门负责发放食品的?

  一片寂静,似乎能听得见人们心脏脉搏跳动。

  小罗怒吼:难道你们的舌头都填到堤坝里去啦?!随后,小罗冷笑一声:这还了得,连上级派来的村官的口粮都敢克扣,一般群众还有日子过吗?简直无法无天!必须严肃追责!

  老村长仍然背对着小罗,双肩抖栗,颤声地说:罗乡长,你就别问了……

  小罗再也按捺不住,暴跳如雷:混蛋!我要提请乡里撤你的职!马上给我把分发粮食的家伙找来!

  罗乡长……老村长低声说:分发食品的人就是小常自己……

  什么什么?小罗一下没转过弯来。

  老村长叹口气,说:粮食紧张,小常提议,我们党支部内部决定,在下一批赈灾食品运到之前,党员每天只吃一顿饭,将节约下来的食品集中起来,防备万一接济不上时,确保孩子们和老弱病残者不断口粮。这是一条党内纪律,不得让群众知道,违反者给予党内纪律处分。谁知道,小常他,他……老村长转过身来,指指瘦弱的小常,泪流满面。

  小罗一下子撇过头去……

  (原载于安徽《党员生活》本文略有微改)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陈红 陈红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陈红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632 投稿总数:314 篇 本月投稿:77 篇 登录次数: 34 他的生日:03-22 注册时间: 2010-11-06 02:00:47 最后登录: 2018-04-13 20:52:2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