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叙事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回乡散记

时间:2018-04-07 19:31:41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01

  在新年的脚步渐行渐近的深冬里,我与妻驱车赶往很久不曾返回的故乡。那天,路上车辆确也不少,只是天气似乎隐晦了许多。我从车窗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连着几个轮廓鲜明的乡村。其实,这些乡村每年都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变化,但我觉得那些狭窄的街道、古朴的屋舍、清澈的池塘、光秃的杨树好像依然保存着原先的模样,让我百看不厌,如同经受精神的沐浴,又像承受岁月的熏陶。

  从淮北坝堤下来,迎面便是一条通往村子里的大路。我告诉女儿,我从这条看似寻常的大路上走过了二十余年的岁月,风雨不息,霜露更替,它就是一条融入情感的生命纽带,无论是我负笈读初中,还是我下田做农活,始终没有脱离过这条道路,并永远定格在旧时的记忆里,悠远而绵长。还有,村头那座东西走向的青石板桥,据村里上了岁数的老人说,早在建国之前就已落成投用了。尽管这座桥没有名字,但在我心里却是故乡景物之中最美的一帧。我曾和小伙伴在此捉过鱼虾,也曾在桥下孔洞里分食从家里带出来的烤芋头或是炒花生。那时在桥上看风景更有一番视野,可眺远山如髻,又见田畴如绣,心中自有说不出的敞亮与快意。每每回到故乡,我都要抽空去石桥上走走。迈过石桥沿路往东步行百十米,就是一条幽深窄长的“徐家巷”。小巷两旁原是平铺的民居,如今变成直叠的楼房了,家家还建起了庭院,拉上了大门。这条小巷保留了童年太多的故事,那时巷子里的男孩多爱玩“官兵捉强盗”的游戏,也常有卖炸藕圆子或煎年糕的小贩从此经过,小孩子便围拢过去呆看的时候多,偶然吃一次,也算是极奢侈的享受了。每至炊烟袅袅升腾起来,每家每户的邻居一手端着饭碗,一手将家门随手一掩,便急匆匆地赶过来,小巷里瞬时便靠墙跟坐满了十几个人,家事国事就这样七嘴八舌地说开了。多少年来,沿着这条小巷行走,走出曾经的自己,又走回现在的自己。

  岁月轮回,情怀依旧。我和父母当初居住的房子依旧静卧在那几棵笔挺的杨树下,那青石黄坯,那红墙黛瓦,就是成长的胎记。我告诉孩子,这老屋却是父亲的担当,是父亲在饥饿与狂热交织的年月里用汗水建起的丰碑。却不曾想,这几间破旧的房子,在走过了几十年后,再去看它那斑驳的砖墙与褪色的木梁,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陪伴我一起长大的地方,怎的就轻易地改变了模样?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 * *

  02

  这次回乡,我已经比大姐和老妹晚到了两天。大姐和老妹带着侄子已经按照母亲的嘱咐把老家院落整理的妥妥当当了,那些脱落的墙壁,断裂的屋檐,破损的门窗以及杂乱的家什已不见踪影。妹婿还帮母亲从街上购置了一张木制新床。

  自上次母亲到江苏老妹家过了数月有余,母亲便提出把家乡的老屋修葺一下,还是想自己过比较方便。或许对母亲来言,曾经相伴多年的老屋就是她心灵的归宿,在那里可以安享生命中最为珍贵的时光。母亲常常微笑着说,“金窝银窝,还是舍不得离开我那个穷窝”。母亲长期生活在乡村,舍不得温情如火的那块土地,舍不得充满故事的那方院落,舍不得承载生活的那个圈子。作家肖复兴曾在《忆母亲》中说,世上有一部书是永远写不完的,那便是母亲。我现在感觉此话颇为贴切。从我懂事时起,母亲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宽厚仁慈,终日劳作,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她都能从容应对,左邻右坊对母亲评价极高。前年,父亲不幸病逝,母亲黯然神伤,更显孤寂与凄惶,但她却以惊人的毅力迅速适应了这种变化,重新燃起继续生活的信念。如今母亲已八旬有三,确实老了许多,岁月的沧桑刻满了双颊,眉眼的皱纹渐多了起来,脊背也一点一点弯曲下去,好在身板不错,手脚亦灵便,可以经常出去走走。较之以前,我发现她老人家好像更易满足,也更显单纯了,用她常挂嘴边的话说,只要有吃有住此生就足矣。此时,我心中无言的酸楚一涌而来,泪水旋即侵润了眼眶。我深深明白,母亲是在时间的长河中被打磨、在生活的期盼中被简化。让我眼睛一亮的是,母亲依旧那般热爱生活,既备锅碗瓢盆之器,又添柴米油盐之用,让老家的炊烟照旧升腾了起来。

  在老家短住几日,我发现母亲很少有闲着的时候,似乎每天总有干不完的活,坚强的母亲并没有向生活低头。我想,我的母亲本身就是一部百科全书,虽然有时难懂,但娘心透射出的光芒,足以照亮我前行的路,也令儿女们一辈子诵读与传颂。今生,母亲陪我渐渐长大,余生我陪母亲慢慢变老。

  * * *

  03

  古语说,“天下大事,唯祀与戎”。按乡村千百年来的礼制与宗法,春节之前后人总要给逝去的人上坟的,借此表达怀想,寄托哀思。那日黄昏,残阳如血,我们兄妹几人开着三轮小车,去保村圩外的东风湖给父亲上坟。远远望去,碧绿的麦苗一望无垠,厚厚地铺在旷野上,让人顿生敬畏。

  父亲的坟茔座落在田畴的中央,稍不留意很难看到坟头,周边隐约还有几处别人家的青冢。几柱香火,几叠冥币,几样供品,几盘鞭炮,怎能表达我对父亲深切的怀念。我经常在梦境里看到父亲拄着拐杖站在巷口守望的身影,也经常看到父亲带着凳子坐在路旁休憩的样子。对于父亲,我可以清晰地记起他生前的许多场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言谈举止,时常浮现在我的记忆之中,恍然如昨。父亲一辈子没有走出生养他的乡村,他钟情于耕田种地、精制木业、巧做泥塑、定制扎花、研磨绘画,他用自己不凡的双手支撑了一个庞大的家庭。几十年来,父亲坚毅地领着我们走路,没想到走着走着却永远分手了,他老人家独自去了另一个世界,而我们深感愧疚的是不能送他最后一程。在没有星光月色的路上,不知他老人家能走多远。我曾无数次遥想,可否再有人给他端茶送饭?可否再有人伴他聊天说话?可否再有人陪他散步小走?可否再有人为他剃须理发?父亲仿佛是一颗陈年粮食,被我们种在土壤之后,就再没有生根发芽。如今,他的坟头长出了杂草,在凄厉的寒风里摇曳着寂寥。我们兄妹几个依照乡俗跪在坟前虔诚的给父亲烧纸。很久以来,人们都把那些冥纸叫作纸钱,而我却觉得,那是我寄给父亲的家书,虽不着一字但寄托千言万语,但愿我的父亲能够收到。

  父亲呵,您给了我们一生,我们只能念您一世了。想到父亲远行再也不会回来了,我禁不住潸然泪下,泣难成声,默默在父亲的坟头再添上一捧黄土。

  * * *

  04

  家长至今过年有一习俗,举家老少是要吃酥糖的。今年在三哥家,我有幸品尝到多年不曾吃到的徐府酥糖,可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那种味儿。徐府酥糖是老家董岗之传统名食,有近千年的制作历史了,因其质地细腻、色泽鲜亮、味道香甜、口感酥脆而远近闻名。于是,我马上记起当年那句大街小巷耳熟能详的“徐府酥糖,回味悠长”的广告语了。

  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居住的乡村就流传一首《祭灶王》:“年年腊月二十三,家家灶王都上天。供上芝麻糖,吃了甜又香。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民间传说,灶王是掌管炉灶的神祇,每年农历腊月二十三都要回天述职,向玉皇大帝禀报一年来在凡间的见闻。人们希望灶王“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于是从祭灶这天开始家家都要吃芝麻做的酥糖,其含意大致有二:一是求甜,祈求灶王上天甜言蜜语;二是盼粘,能够粘住其口不说坏话。很早以来,我们生活的乡村人家以徐王两姓居多,徐府酥糖就出自徐氏家族的手工制作,甚至家家户户都会这门秘制绝活,每年从农历十月开始一直延续到次年的正月,整个村子都飘荡着迷人的糖香。徐府酥糖就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社会影响,据说从南宋开始,这里的家庭作坊就以糯米、芝麻、糖稀为原料,经焙炒加工成这种香味浓郁、甜而不腻的徐府酥糖,此糖享有“皖北第一酥”之美誉,文人墨客曾赞之日:“香召云外客,味引洞中仙”。逢年过节,无论到谁家小坐或是闲聊,徐府酥糖都是招待客人必不可少之佳品。据说,台湾作家罗兰在写作时就有个生活习惯,喜欢在书桌上摆几块徐府酥糖,一面吃一面写,或是停下来吃一会儿再写,顿觉心生愉快,忘记疲劳。

  后来,我去了城市定居,偶尔可以在小区里看到拉着架子车的生意人叫卖酥糖,附近超市里也有很多包装精致的酥糖出售,价钱也不贵。我也曾经去买过一些,边走边吃,可是总是吃不出家乡酥糖那种美味。仔细回想一下,我才发现往昔那些徐府酥糖的鲜美之处,那是因为里面浸透着村民对家乡深厚的情愫罢。

  * * *

  05

  乡村大年三十的集市最为热闹,虽是一年当中最后一场,但赶集的人们却异常的多。放眼一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那些吆喝叫卖之声,讨价还价之声,孩子们跑来钻去的喧闹之声,所有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流淌出动人的交响乐。难得一次回乡,我便索性陪同母亲赶一趟集,看着那满街涌动的人群以及摆满货架的年货,心里顿生某种久违的获得感。

  乡村集市,曾是我当初最爱去的地方,就算什么也不买,那种温馨的氛围,也足以让我感觉到难有的幸福。整条集市,前不见头,后不望尾,在那里我能体验到生活之热腾,社会之温度,过年之色彩,大人小孩就像赶庙会一样。乡村的年集,把方圆十几里的人们纳拢在一起,赶集便成为一件很享受的事,那种听不厌的乡音,闻不够的小吃味道,还有老农粗俗的话语,总让我浑身上下都觉得舒畅明亮。记得,《春明采风志》载:“凡年终应用之物,入腊,渐次街市设摊结棚,买办一切,谓之忙年。”记忆中年前父母都要提前带着我们去集上采购年货。那时,集市上人声嘈杂,好一派红火吉祥之景象。临街店铺的主人把货物摆到店面以外,使十来米宽的街道更显得窄了许多。鲜红耀眼的灯笼年画,款式独特的衣物服饰,喜庆吉祥的对联挂钱,诱人馋涎的鸡鸭鱼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让人目不暇接。女人们总要在一个个小摊前,拿起一件东西左瞅右看,问问价,却并不买,一看便知是懂得“货比三家”的内行人;男人们就大不一样了,看准要买的东西就下手,也不询价,一手交钱一手拿货,颇有“行走江湖”之侠气。随着社会的发展,超市取代了很多东西,但依然止不了家乡人对赶集的热诚,因为好像这样才叫过年,这样过年才有年味。

  故乡的年集,就是一幅涌动着热烈与憧憬的乡村图腾,传承着历史,流淌着亲情,凝聚着挚爱。或许,现代人从乡村出发,融入到另一种文明后,渐渐淡忘了过年的仪式感。我觉得,一年一度的春节,那是故乡一年一度散发的请柬,那些四海为家的游子,倘若听一声老家的呼唤,便是情尚未老,泪已先弹,身虽未动,心已返程……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2548 投稿总数:2857 篇 本月投稿:78 篇 登录次数: 419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7-14 12:51:5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