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那条泥泞的小路

时间:2018-05-10 18:40:04  】来源:原创 作者:杨幂 点击:

  我家住在豫西的一个小村里。那儿有二十多户人家,散落着石头和土培垒成的房子。村子里到处是高大的洋槐树、桐树,偶尔夹杂少许的果树(杏树、桃花、苹果树、核桃树)。春天万物复苏,树木发芽,两三星期的时间就郁郁葱葱,绿荫成片,夏天,浓荫蔽日,小村成为天然的避暑圣地。秋天瓜果飘香,落叶缤纷,这里又是色彩的世界。冬天寒风凛冽,雪花纷纷,小村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古朴纯洁就像这洁白的雪花,一尘不染。

  小村中间有一棵老皂角树,树木高大,蓊蓊葱葱,上面满了大大小小的皂角。树下面有一些青石垒成的石凳,三三两两,有的靠墙而立,有的散落在四周,紧挨着树的是一个长长的青石条,它光溜溜的,如同一面镜子。夏季的夜晚,劳累一天的人们,不约而同,坐在青凉的石凳上,话着家常,享受着徐徐清风,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从皂角树往南是一条五六百米的泥路。路的两旁是高大的桐树和大片的农田。路的尽头是两所比邻的学校,西边的是小学,东边的是赫赫有名的西阳乡中学。

  从我上小学五年级开始,就开始行走在这条一里多点的小路上。那时,小路只是一条非常狭窄的小道。刮风的时候,黄土飞扬,使你睁不来眼,张不开口。下雨的时候,黄土和水混合而成的泥巴路面特别的难走,那泥巴路面好似万有引力牢牢地跩住你的脚,使你一步一掉鞋,一步一低头,一步一扣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抬起脚,半截裤都糊满了泥巴,鞋子里面也灌满了泥水,冷冰冰的,走着“噗嗤、噗嗤”的响,水从鞋里不时朝外冒,平常十五分钟的路在这儿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当然也有好的时候,那须等到无风的晴朗天气。黄土的路面干蹦蹦的,偶尔还会有丝丝裂缝,小虫在哪儿爬来爬去,放学的时候,我和同伴边走边停,蹲下身子,仔仔细细地观看小虫。我不知道这些虫儿的家在哪里,也不知道它们去哪里,只看到急急忙忙的来,匆匆忙忙地去,从这个缝隙到哪个裂缝,一刻也不肯休息。也许它们和人一样,知道该奋斗的年龄就不能选择享受,而是要坚持不懈的走下去。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峰顶,看到最美丽的风景。

  无限风光在山峰,动物尚且都知道,而那时的我却顽冥不化,一心只想着玩,把老师家长的话当成耳旁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每天去学感觉就像上刑场,上课如同住监狱,下课简直就是放风。当放学的钟声响起时,我的心就按耐不住,激动地跳起来,老师前脚刚迈出教室,我后脚就奋不顾身地冲出教室,冲出牢笼似的校园。和伙伴们一起到路边的油菜田里捉蝴蝶,那蝴蝶好像故意和我作对,明明离我很近,好像一伸手就能得到,可当我伸手去抓它是时,它很快就飞入菜花无处寻了。我只好望洋兴叹,无功而返。

  每年的春天,是最美的季节。小路两旁的麦苗绿油油的,像一块绿色的地毯,油菜花黄灿灿的,绿黄相间,好似一幅巨大的彩色画卷。微风吹过,碧浪翻滚,裙带飘飘,美丽无比。

  历经沧桑,满身伤痕的桐树也不甘落后,秀出满树的紫色花朵,和麦苗油菜一决高低。无奈好花还须绿叶陪,没有绿叶的衬托,紫花看上去无精打彩的,在阳光下耷拉着脑袋。我也不喜欢好卖萌的桐树花,但我喜欢玩落地的桐树花。它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五个花瓣围成一个喇叭,叶片上有一层薄薄的绒毛,浅紫色,越向蒂部,颜色越浅,接近蒂部的地方变成了纯白色,花蒂呈半圆形,上面有五个尖锐的嫩黄的瓣,紧紧地包围着花儿。我们那时只知道玩,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每次见到这些落花,就迅速地伸出脚,把脚尖放在紫色的花片上,猛一用力,“啪”的一声,好像那五颜六色的气球瞬间被击破,又爽又刺激。每天放学的路上,我们就抢着踩这些饱经风霜而又无辜的桐树花。现在想来,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顽劣,为了玩对弱小的东西视若无睹,或许是玩的东西太少而桐树花又太普通了,或许以为桐树花早晚要化为淤泥,营养大地,我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帮助它,这样一想,我们似乎为小时的调皮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借口,不再有丝丝谦意,反而更加心安理得。

  小路靠近村口的地方,有一片小小的林子,里面有我们最爱的杏树,尤其是中间那个棵,小孩要三人才能抱住,没人向我讲述过它的历史,只知道从我记事起,它就是村里最大的果树。枝繁叶茂,好似一座小山,周围的树木尽管郁郁葱葱,在它面前也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唯唯诺诺。它永远是那么的高傲,不可一世。春天万花齐放,落英缤纷,整个林子飘着淡淡的馨香,我在树下走来走去,看那如雪的花片飘落我的肩头,洒落我的心头,轻轻的,柔柔的,如同母亲的手抚摸我的脸颊,既亲切又舒服。花儿刚刚离去,杏儿就迫不及待地露出了头,嫩嫩的,水汪汪的,如同一个闪闪发光的翡翠,镶嵌在碧绿的叶子间,天天吸引着我们的眼球。我们每次从这儿经过,都要抬头看看,盼望着它快快长大。虽然不是自家的杏树,但我们的心情比树主人还要着急,简直可以用望梅止渴来形容。

  日子就在我们的期待中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杏子也是一天天地长大,慢慢的有了丝丝黄意,我们早已按耐不住饥渴的心,制定了打杏计划。主人就像我们肚子里的蛔虫,我们的一点小小的心思根本瞒不过他的火眼金睛,天天蹲守在离杏树二三十米远的门口,寸步不离,弄得我们好不自在,恨的牙根痒痒,却也无可奈何。

  俗话说的好,“道高一迟,魔高一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我们又对计划进行了修改,男的负责打,女的负责拾。每次放学,男同学就早早准备好石头,快到杏树下时,万石齐发,伴随着石块落地的“砰、砰”声音,杏子也“哗、哗”地落下,只有树叶在“哇、哇”大哭。在主人的呵斥声没有传到来之前,男同学早就拔腿而逃,无影无踪;我们女的一拥而上,慌慌忙忙捡起金黄的杏子,然后迅速地逃离;主人对此非常生气,却也无可奈何。遭到我们多次袭击之后,忍无可忍的主人把我们的斑斑劣迹告诉了父母,结果,我们每个人挨了一顿板子。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对杏子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在杏子成熟时,杏主人给每家都送了一些。那杏子又大又黄,甜滋滋的,好吃极了。

  冬天,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刮着,鹅毛般的大雪从阴沉沉的天空纷纷飘落下来,大地白茫茫的,桐树枝上也堆满了雪,一簇簇,一簇簇,如盛开的玉兰花,高贵典雅。都说下雪是孩子的最爱,我们也不例外。破旧的棉衣,缩着的脖子,两行浓浊的黄稠鼻涕,脸上手上到处是紫红的疙瘩,有的疙瘩还张着血盆大口,尽管如此,仍禁不住这千树万树梨花的诱惑,心甘情愿,忍受着寒冷的无情催残,在白茫茫的雪地里狂奔,稍不留神,一个大雪球就会砸到你的身上,偶尔还会来一个杂技表演,四脚朝天,疼痛难忍;有时实在忍受不了,哇哇大哭几声,直到家长匆匆赶来,才从玩耍中惊醒过来,拔腿想逃,为时已晚,被拧着耳朵,束手就擒,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夹着尾巴,灰溜溜地离开。

  时间在少年的顽皮和笑声中一晃而过,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小路几经翻修和扩展,变成了又宽又广的水泥路,饱经风雨的桐树消失了,消失在宽广的水泥路中,消失在年轻一代的视野里,留存在我们的记忆里。参天的杨树郁郁葱葱,如同哨兵把守在路的两旁。路边矗立着一些楼房,红墙绿瓦,与高大的杨树互为一体,相互映照。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下点点碎片,三三两两的行人匆匆而过,只是少了些熟悉的面容,多了一些鲜活的面孔。

  走在这宽广的马路上,虽然很舒服,但却少了份亲切,多了几份陌生。我知道,带着我成长烙印的小路消失了,消失在新一代的崛起中。故乡在渐渐地离我远去,就像眼前这条路,不管如何的平整光滑,终不属于我们的时代。我们就像那条泥泞的黄土路,终将淹没在岁月的的长河中。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杨幂 杨幂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杨幂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995 投稿总数:197 篇 本月投稿:77 篇 登录次数: 16 他的生日:07-11 注册时间: 2017-07-10 01:54:28 最后登录: 2018-05-17 18:54:4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