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写景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游钓鱼岭古道

时间:2018-04-10 20:00:44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欣赏 点击:

  三月中旬,我回黟县老家办点事,考虑到事情比较复杂,所以请假的时候就多请了两天,但出乎意料的是,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把事情办妥了。

  事情办好了,心情自然也跟着高兴起来。这时候就萌发了一个念头,找个地方游玩游玩,反正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正是踏青赏景的好机会。

  不论怎么说,老家县城也是一座千年古城,名胜古迹多得不胜枚举。但话又说回来,这些地方对于我来说,似乎兴趣不大,倒是那些至今尚未开发,又有历史遗存的自然景观,却让我神往不已。

  鉴于这个原因,家乡的钓鱼岭古道成了我此次出游的首选。

  钓鱼岭古道位于黟县岭脚村境内的相见山上。当然,相见山是地志上的叫法,乡亲们却叫它西边山。山上,群峰绵延,古木苍翠。尽管是一座名不见传的山,海拔也只有八百多米,但因了钓鱼岭古道,而越发显得古老而神秘。

  关于钓鱼岭古道的由来,历来众所纷纭,但主要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在明末清初,有个名叫孙家符的隐士,来到钓鱼岭古道,看到这里山高林密,又远离世俗,是一方隐居修行的好去处。于是,在此隐居下来,潜心研读经文。但此事后来传到了一个叫汪有光的学士那里,他慕名前去拜访了孙家符。结果让孙隐士大吃一惊的是,孙隐士所住之处极其简陋,但孙隐士却淡定自如,谈笑依旧,汪学士无不为之动容,感慨道:钓鱼山,钓鱼于山,志不在鱼矣。故称钓鱼岭。

  另一种说法是,相传姜子牙有一年南游巡视,经过钓鱼岭古道时,发现山下有一条大河,河面上波光粼粼,不时有鱼儿上下游动。他看了之后,顿时钓兴大发。当即,他扯发为线,折树当竿,以石作饵,开始垂钓起来。但刚有鱼吃钩,就发现乌云突变,狂风肆掳。他抬头一看,竟是多年不见的老婆来找他了,瞧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姜子牙就知道大事不妙,赶紧把渔竿一丢,拔腿就跑……这么一来,他丢下的渔线,就渐渐羽化成了一道山岭。后人为了纪念这位齐国功臣,就把山岭取名为钓鱼岭,又叫姜公岭,还在山顶上建起了一座姜公亭。

  那么,这两种说法,哪一种更确切呢?从我个人的角度讲,我似乎更倾向于后一种说法,因为姜太公垂钓的故事,在我的家乡已经流传了几百年了,我从小就是听着这个故事长大的。

  于是,第二天早上,我在车站门口叫了一辆三轮车,就兴致勃勃地出发了。

  不知道是三月的油菜花开得娇艳美丽,还是因为三轮车司机的心情好,这一路上,他一直吹着口哨。从他的口哨声里,知道他吹的曲子是电影《艳阳天》里的歌曲,吹得尽管不是那么专业,但因为熟悉,又因为行走在这么一个春光明媚的田野里,我的心情顿时变得欢快起来,就像开冻的河水一样。

  在一片口哨声中,不知不觉就到了岭脚村,我没有停下来,而是马不停蹄地直奔钓鱼岭古道。

  当我走在那一块块青石板古道的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说不清是什么,是激动,还是兴奋?这里看看,那里望望,自己好像是第一次来,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但同时我又觉得是那么的熟悉,好像自己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这里。

  在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情境里,我陡然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钓鱼岭古道其实是一条驿道,已有上千年的历史。直到清朝初年,我们村有个在外做官的乡贤,每次回来省亲,一看到家乡的路如此破落不堪,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于是他自筹银两,在几位同乡的协助下,对于家乡的道路进行了全面整修,钓鱼岭古道也修葺一新。后来,随着山区公路的开通,钓鱼岭古道也渐渐陷入了冷落衰败的境地,最后只剩下一条残缺不全的青石板古道了。

  或许是从小在山里长大,又在岭脚村小学读过书,钓鱼岭古道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时候,奶奶每年都要去她妹妹家住上半个多月,自然要带上我,从钓鱼岭古道走。那时虽然奶奶已经七十多岁了,又裹过脚,但因为她的身体还比较硬朗,几十里山路还是能走下来的。

  尽管如此,但有一件事却一直让我很纳闷,奶奶为什么总是从钓鱼岭古道走呢?要知道,去她妹妹家有好几条路可走,有的路还很近,因为我母亲也是祁门人,就带我走过好多回,但奶奶却为什么不那么走呢?直到我中学毕业,才明白过来。

  原来,奶奶的老家也在祁门那边一个叫张村的村子,尽管她老早就离开了那里,但她的乡土观念却一直没有改变。因为从钓鱼岭古道走,就可以碰见一些从祁门那边过来的人,他们或挑柴,或背炭到黟县县城去卖。奶奶看见他们,就像见到娘家人一样亲切,话也特别的多。

  出于好奇,我曾经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可惜奶奶跟他们说的是土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后来只要是奶奶跟他们说话,我就干脆走得远点,独自坐在石板上,听听鸟叫,看看天上的云朵……

  从历史上看,钓鱼岭古道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不仅是山里人赖以生存的生命线,也是通往祁门石台安庆芜湖等地的交通要道。在交通闭塞落后的年代,徽州山区的很多货物,除了走新安江水路外,大部分都是通过钓鱼岭古道走的,先由骡马驮运到美溪的大河口,再从那里转运出去。

  自古古道,有驿道就有马帮。

  相传马帮多的时候,队伍长达五六里路,浩浩荡荡,气势十分壮观。但马帮队的生活却是异常的艰苦沉闷,好在马帮队里不乏一些能人,没事的时候他们就把内心的感受编成歌,自编自唱。时间长了,就成了马帮队的歌谣,人人都会唱。

  最清楚他们孤寂的就数岭脚村的女人了,因为马帮队都要从她们村前经过,那叮叮当当的铃声,伴随着马帮队的歌谣,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浑厚而悠长,这时就有女子轻轻地打开窗户,凝视着黑夜中那一盏盏马灯,像一条舞动的长龙向钓鱼岭古道游弋,一股莫名的伤感与怜悯涌上心头,眼里的泪水也跟着像春天里的雨滴,悄然从她们的脸上滑落……

  沿着石板古道,我拾级而上。

  前面的古道,在古树间蜿蜒穿行。由于多年没有人走了,古道上的青石板,有的歪斜在路旁,有的被树根包裹得像个土包。想想当年,这里是多么的繁忙热闹,如今竟是这般寂寥苍凉,真是世事无常。

  从树林深处传来了清亮的鸟声,打破了这古道上的沉寂与荒凉。走在这样的鸟声里,感觉心灵像是被山泉濯洗了一般,清幽透明,似乎所有的烦躁,所有的苦闷,都被这里的鸟声净化了。

  转过一道山弯,一股清幽的山风吹了过来,也送来了一缕幽幽清香。我闻了闻,感觉这清香非常的熟悉。我仔细闻着,忽然想起来了,这不是兰花香吗?只有山上的兰花才有如此的清幽。一时间,我兴奋不已,感觉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红颜知己。

  于是,我想看看它们的楚楚芳影。

  我开始四处寻觅,却始终未能见到,倒是在寻找的过程中,无意间,我看见山崖上有一丛鲜艳的映山红。

  站在山崖下,仰望着峭壁上的映山红,像仰望着一段不平凡的岁月,那场战斗似乎并没有远去,那激烈的呐喊声,撕杀声,至今依然在钓鱼岭古道上空回响。

  据岭脚村的一位老人说,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方志敏率领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从江西辗转来到祁门,在向石台柯村进发时,在钓鱼岭古道上,不幸与国民党驻军的一个支队和清乡团相遭遇,双方发生了战斗。当敌军得知是方志敏部队,早就吓破了胆,连忙撤回到黟县城里。

  若干年后,我有幸在柯村一所中学工作期间,我经常去一位姓程的理发师傅那里理发,闲谈中,得知方志敏到柯村的时候,他只有七、八岁,红军队部经常在柯村祠堂开会,他和同伴们就悄悄地溜进去。他看到方志敏披着一件大衣,站在台上讲话。其中就说到了钓鱼岭古道那一战,他说那次战斗打得好,为在柯村创建红色根据地创造了条件。

  时光荏苒,岁月远去。当年的硝烟已然消逝,那位老者(后来他的孙子成了我的大姐夫)也早已作古。然而,这钓鱼岭古道没有忘记,这山上的映山红没有忘记,这山里的百姓更不会忘记,因为他们知道,是红军用生命才换来了今天幸福安宁的生活。

  古道越来越高,山林也越来越密,路也越来越难走。当走过最后一段青石板路时,相见山的顶峰终于出现在脚下。

  站在山颠上,环顾四周,想看一看传说中那座姜公亭,结果很失望,我只看见地上有一堆乱石。心想,这堆乱石是否就是从前姜公亭倒塌时留下的呢?我望望乱石堆,乱石无语,我又望望天,天空湛蓝。

  只有劲爽的风,从我面前吹过,也从一片山茅草吹过,那沙沙沙的声音,倒像是一种无言的诉说,诉说着过往,也诉说着现在。

  朝山下望去,只见山下,炊烟袅袅,阡陌蜿蜒。成片的油菜花,像是在大地上铺展了一张张金黄色的毛毯,又像是给岭脚村镶上了一道灿烂的金边,使整个村子呈得无比的祥和美丽。

  这时,山风劲吹,松涛如啸。极目远眺,苍山如海。望着这辽阔苍莽的天空,我忽然想起了刚刚召开的十九大,国家最高领导者向全世界郑重宣告,到二0二0年,中国将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眼下所进行的这场扶贫攻坚战,不正是像这一座座耸起的群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前奔腾吗?

  是啊,还有什么比这更激动人心的呢,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期待的呢?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美文欣赏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2548 投稿总数:2857 篇 本月投稿:78 篇 登录次数: 419 他的生日:05-27 注册时间: 2012-02-08 03:20:56 最后登录: 2018-07-14 12:51:5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