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爱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在龙泽遇见爱情

时间:2018-05-10 18:43:20  】来源:原创 作者:杨幂 点击:

  爱情在哪里?对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爱情就像不含PM2.5的空气一样稀有、宝贵。因此,我对爱情的态度是颓废的,不作为的。总以为,爱情就是写在书里哄人开心的事情。没想到,在北京逗留时,我却被龙泽的一场爱情所俘虏。

  之所以去龙泽,是因为小茂在那里。去北京参加影视剧创作研修班时,提前告诉了小茂。小茂在电话里说,过来看看我们两口子呀。

  他们两口子?难道,他爱人也去北京了?

  我跟小茂只有一面之缘。两年前,他来合肥做有关读书的文学沙龙,是主嘉宾。他很能侃,不愧是在北京著名高校修炼的人。他的文章也写得漂亮,特别擅长写文学点评,不是那种四平八稳毫无意趣可言堆砌专业辞藻的评论,他的观点视角新颖,语言刀片样锋利,于文字的纵横捭阖里,漫溢出让人读之过瘾的率真和智慧。我常去他的微信公众号平台串门,时不时在文章后面点赞或写几句话。我们会在微信里私聊一些和文学有关的话题,觉得,尽管他是好几张年纪的大男人了,却有着小男生样的浪漫和激情。

  接到小茂电话的邀请,学习结束后,我有意在北京逗留两天。在陶然亭地铁口附近的酒店住下后,就去了龙泽。

  北京的地下交通真是方便,转了两趟地铁,坐上13号线,半小时就到了。小茂已经在北京的一家著名大学念到博士了,正准备毕业论文呢。他同时在一家文化公司兼职,听说日子过得不错。是不是,已经接了爱人过来,准备留在北京发展了?

  在龙泽地铁站出口,小茂等在那里,手里扯着一个小姑娘。是的,那是个标准的小姑娘,这不可能是小茂的老婆,我第一眼便知。女孩叫小华,一见面,小茂就连忙作了介绍。小华脸上有着干净坦诚的笑,见到我,就像见到久违的亲人,把软软的小手伸过来给我握着。之后,小华就一手牵我,一手牵小茂,朝龙泽他们的小窝走。

  龙泽在之前应当是属于昌平县的,少了市区的繁闹,多些县城的安宁。他们的小窝在一处很新的住宅楼顶层,进屋就发现半桌面的饺子,小华早先包好的,就等我来了下锅煮呢。这孩子,真是满上心。吃饺子,喝红酒,那顿中餐很合我口味。酒酣之际,小华说开了她自己。爱上他,是因为他符合她的审美;被他爱,那是命运的安排。不要未来,也没有未来,有的只是现在,短暂的,但却要占据一生的现在。小姑娘喝得有些高,眼泪水一串串涌出来。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就像一只内外都有伤痕的彩陶,慢慢在我面前打开,碎掉。

  在文化公司遇见小茂,两双眼睛几乎第一时间碰撞出火花,彼此锁定后,就有了这命中注定的悲剧爱情。为什么是悲剧?因为小茂有家庭。他工作多年,停止工作再上研究生,从硕士念到博士,都是老婆的工资供养他,同时,老婆还养护着他们的儿子及儿子的爷爷奶奶。有人说,爱个优秀的人,就得一生为他付出,小茂的老婆或许属于这一种吧。这携老护幼的女人,谁能说她是没有爱情的,不幸福的?青涩年华彼此相爱,共同经营家庭,然后倾尽所有成全男人的理想,她在为这支潜力股男人付出的时候,已经对人生有了精准的谋划,那个优秀的、胜过许多男人的知心爱人,有一天会带着荣耀回来,跟她一起把日子过得更红火更贴心。

  然而,新的爱情却在新的时段生长出来了。这个小姑娘,她独享着爱情,而这爱情,却是盛在玻璃碗里的晶莹剔透的冰,下面被一支蜡烛烘烤着。小茂无疑就是那只玻璃碗,蜡烛是小茂那拖儿带女布衣素颜的妻。这样的煎熬,最先消融的,肯定是那块冰了。

  因为知道结局,所以才绝望得心如死灰。小姑娘哭,小茂也湿了眼睛。爱情是不能用对或错这样简单的语词来评定的,爱情是个绝望的陷阱,爱情是蛊,是斑斓绚丽的毒蘑菇,爱情是前世欠下的劫。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因为懂得,所以悲悯,所以痛彻心扉。小茂对家、对家里的女人是守诚的,没有妻子的付出,就没有他小茂的锦绣前程,甚至这远山远水的新爱情,妻子也会当作是他课业之外的小玩闹。那份无字的协议,坚固地锁定着小茂的走向:博士毕业离开北京,带着这些年搏取的功名,回到妻儿身边,北京爱情就此结束。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伤与情,丝丝缕缕见血痕的爱与痛,从此将被这二人背负在心,只要生命存在,哪一天都不能放下。

  三只杯子在空中轻轻一磕,我们一起把酒喝干。夕阳透过窗子照进来,照出满室金黄。小华唱起了李漠的歌: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最好不相爱,便可不相弃。

  真是羡慕小华的泪水,她还能为爱情流泪,还能这样真枪真刀地爱一回。有多少脆弱的生命,已经不敢有爱情,不敢有梦,不能承载爱情这样华美而嗔痴的物件。宛若一幢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四面透风的墙壁,岌岌可危的廊柱,怎能维护得了屋内娇贵的名典家俬?我这个早已退出爱情舞台的半老之人,此刻在龙泽被爱情撞上,就像遇见经年等候的幻景,竟发呆到无语了。

  美酒的狂欢伴随着语言的狂欢,之后,三个人不再说话,只有酒杯相碰时发出的脆响。夜晚给首都北京披上一件温暖的厚毡,透过三十二层的大玻璃窗,望向灯火辉煌的城市,一种叫爱情的气流,在冬季的夜空下奔涌着,显得悲壮而宏大。那种缠绕在空气中的绝望的爱情气息,虽说宛若冰刀霜剑一样逼人,却令人受活!

  带着微醺,离开龙泽,朝住处走。小茂两口子坚持送到地铁站。地下通道的吉他手,弹奏着一首哀婉的曲子,追撵着我趔趄的脚步。地铁里特有的气息呼啸有声,将人淹没。眼前不时闪现笑着哭泣的小华的泪脸,有一个声音突然从心里冲出:爱情有多长久一点都不重要,只要是真诚相爱,哪怕是短暂的一瞬,也会照彻卑微生命的尽头。如此,还在乎那滔滔奔涌的泪河吗?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杨幂 杨幂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杨幂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995 投稿总数:197 篇 本月投稿:77 篇 登录次数: 16 他的生日:07-11 注册时间: 2017-07-10 01:54:28 最后登录: 2018-05-17 18:54:43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