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一个人与一个湖

时间:2018-04-15 18:49:51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

  想起一个人,还有一个湖。

  其实这个人与这个湖似乎并无多少实际的联系。

  那天,朋友武斐邀我陪他去看一个湖,驱车驶离灰蒙蒙的嘈杂的城市,在乡间一路穿行,渐渐天蓝了、云白了、绿浓了,大别山脉的影子便由远而近地遮蔽了我们。汽车直抵一道长虹般横空出世的大坝,登得坝顶眼界豁然开朗,好一派泱泱大水,极目处那剪影般的山峦层层淡化至若隐若现,就仿佛天也高了、地也远了,我们的心境舒展而宽阔。湖中有星罗棋布的荒岛──它们正是武斐要考察的对象,他此行的目的是打算选购一座荒岛进行相应的经营开发。

  一只小渔舟载着武斐高涨的情绪环岛摆渡,一座座荒岛在他的眼中宛若一张张优质的白纸,尽可去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上世纪九十年代中上旬的武斐有充足的银子装备他的想像力,而他的想像力也在这空旷的水天一色中得到了舒畅的发挥,及至归来的途中,他已经完全武装好了一个“岛主”的雄心,极尽渲染地向我描绘一幅未来岛国的蓝图。

  这实在是一个优美的梦想,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起梭罗的《凡尔登湖》。也许我们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个角落栖居着这个共同的梦想:期冀用大自然的清风雨露洗涤去现代工业文明飘落在我们心扉上的尘埃,净化我们浮躁的心情,安抚我们的灵魂。武斐的计划像一株美丽的罂粟花,使我欲罢不能地渴望着他蓝图的早日实现……可是不多久,武斐却没有任何预兆地陡然关闭、清算了他的公司,说是要去北京电影学院读自费研究生,便匆匆地离开了我们所居住的城市,如同一条金色斑斓的锦鲤霍然跃起,在万顷碧波的水面上划出一道耀目的弧线后,便潜入水底渺无音讯了。毕竟这是一个过于突然过于重大也过于前景莫测的选择,形似于对当下现状的仓促逃离,我不清楚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有时甚至觉得他的北上犹似一场梦,恍惚有一种不真实感。我曾有过诸多的猜想,但一切都仅仅是揣测而已。我的心里充满了惆怅。

  从此,我倒是惆怅地记住了那个湖的名字──万佛湖。

  这个名字给人以无边的遐思──万佛之湖,气度之大恐怕只有古希腊神话里“众神之山”的奥林匹斯堪可比拟。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一条山脉如大别山这样,在漫长的时间和广阔的空间内与佛结下了千丝万缕的不解之缘,譬如禅宗的二祖、三祖、四祖、五祖的坐禅地,譬如散落在其间的地名如佛子岭、诸佛庵等等,便知渊源是多么的深远。而万佛湖的得名,则是因为其水的源头来自于上游的万佛山。

  大别山的水既阴柔又雄壮,沟壑中不定哪块石板下便有泉眼,水从石缝中弱弱地涌出,潺潺而淌,瘦瘦的一条小溪低吟浅唱,在林间千回百啭着,亦似那尚未见过世面的山妹子,低眉浅笑地一顾一盼。小溪汇聚成流后就肥美起来,雍容而缱绻,像揉皱的绸缎担在坚硬的山涧里一匹一匹地披挂下去。待得桃花汛到来,状若千军万马一齐发喊,涛声漫天遍野,洪流争先恐后地喧嚣奔腾,在峡谷间横冲直撞,轰轰隆隆,壮怀激烈,成浩荡之势扑向山外的丘陵、平原。

  大约惟有这样的山这样的水,这样的风情和性格孕育出的万佛湖,才能吟诵出一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千古绝唱,才能滋养出三国时期东吴大将周瑜的英姿丰采。

  万佛湖的下游通向巢湖之滨的肥西三河古镇。1984年,武斐和我参加合肥市文联举办的“三河笔会”,当时武斐刚从部队转业没两年,他在会上慷慨陈词,如果文联有意筹拍电视剧的话,他愿意将自己的转业费全部奉献出来。那是一个文学热的年代,笔会盛况空前,二十六年过去有些情景已经模糊了,但还清晰地记得是油菜花灿烂的季节,身旁有一条壮阔的河流不知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就是在那河边的油菜花地里,他浪漫地向我叙述他想做导演的憧憬。可见,历史总是在细节中得以复原。当时我并不晓得,顺着这条河道溯流而上有一个大湖名“万佛”,更不可能预知多年后我俩将会结伴泛舟万佛湖。

  细细想来,我与万佛湖的缘因其实在二十六年前即已种下。而以后我也才得知,在这潋滟迷人的波涛之下,竟还沉没着一座早年间曾经热闹繁华的小城──梅河镇。真是沧海桑田,沧海桑田,由不得我不蓦然心生敬畏,莫不是这幽静的湖底,还永恒地凝滞住了一个消逝的时光、一个昨日的尘界?抑或是那人间场所嬗化为佛的圣坛静静地卧在水底,让身为游人的我们,在碧波荡漾中隐隐可寻亦真亦幻的佛影?

  武斐来电话时我也有亦真亦幻之感,这家伙到底浮出水面啦!他在北京电影学院深造结业后,一个昔日的工程公司老板居然就做了一名“北漂”,不管不顾地圆他那个做不醒的导演梦去了。后来我隔三差五月的便能接到武斐电话,多是谈他的电视剧创作。起初他免不了步履蹒跚,浪迹在这个行当中,边埋首编剧,边厮混进许多剧组里磨刀霍霍,各种杂活都干过,积铢累寸,一唱三叹,媳妇熬成了婆,终于拿起了导演的话筒,开始风生水起了,在屏幕上常能见到他的名字,导演了包括《激情燃烧的岁月Ⅱ》等多部电视连续剧。世事有时就是这么奇妙,从武斐自万佛湖归来后的某日起始,中国一个商人消失了,一个导演诞生了。

  其实,一个人的内心何尝不如那大湖一般,经历着沧海桑田的变迁?一个人的生命春秋,又何尝不是一段山重水复的风月演义?

  万佛湖早期开发的定位是“扶贫”,招商引资的门槛设置较低,以致多年来相关的旅游业发展缓慢。可恰恰因为其慢却避开了可能导致的破坏性开发,弃置了像我们常见的那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经济发展模式,反倒使得万佛湖自然景观在更大程度上受到保护,成为了新世纪的一种不可再生的资源优势。在这个意义上,万佛湖的管理者们善莫大焉。当然,如今万佛湖景区要重新整合资源,就相应地需要承付高昂的成本压力了。当我听说其中某岛屿回收成本的数字时,心下遽然一骇,万佛湖真是一片洞天福地,厚佑有缘人啊!我的心又怦然一动:倘若当年武斐购买下了一座岛屿呢,倘若他能够预知投资的回报率,还会不会选择北上京城?不过历史不能假设,我也无意做此比较,何况一个人可以偿付夙愿,圆满毕生的梦想,原本就不是用金钱所能称量的。君不见,万佛湖上,我俩乘坐的小渔舟犁过的涟漪早已无痕?

  大概在三年、或者四年前,武斐中风了,疾病影响到他的躯体,幸而尚未妨碍他的思维、语言,他在电话里叮嘱我,要爱惜自己的生命。他这是有感而发,作为导演的他基本上是一个拼命三郎,日积月累地透支着身体,终于病来一发而不可收。病后他回来过一次,我没想到,轮椅上的武斐气色依然润泽,他的手机依然繁忙,望着他,我竟不知说什么好。

  后来,武斐的电话少了。我偶尔得到他的信息也都是只言片语,似乎他的身体有所康复,但痊愈的程度不得其详,他的工作好像始终未曾中止,坐在轮椅上还仍然没有放下他那导演的话筒。我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去,因为还是不知说什么好。

  后来,在这一个油菜花芬芳的时节,我又一次地来到了万佛湖。如果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那么我们不妨就做一回智者、仁者,人类的天性促使我们热爱万佛湖这样洁净的山水。徜徉在湖光山色的百里画廊中,咀嚼着湖的名字,便会体察出有佛性自内心升起,感觉这水、这山的本身仿佛就是智者和仁者的宏大影像。

  一个人与一个湖或许本来没有多少实际的联系,然而这一个湖分明就是那一个人人生的岔路口。佛家人说,得就是失,失就是得。不知武斐还记得那一次万佛湖之旅吗?倘若有一天他泛起了重游万佛湖的兴致,我愿推着他的轮椅在那道横亘在山水之间的大坝上,去找寻逝去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点点滴滴。

  想到那一刻,我的胸中涌出一股难以言表的庄重的感觉。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