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伤感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希冀之痛

时间:2018-03-19 19:03:16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欣梦 点击:

  希冀是美好的!阳春三月,曾是我充满希冀的日子。

  三年前的那一天,我们全家登上开往上海的列车。父亲被查出身患癌症,需到上海确诊治疗。忽然间,在我的心目中,上海是个多么神奇的地方,它的魅力仿佛也在无限地放大。我,不时地算计着路程和时间,也不断编织着梦想。

  父亲缓缓地走着,步伐不是很稳,像是在逆风行进。我上前搀扶,父亲却坚毅地摆摆手,或许他是想证明自己的身体还是挺棒的,亦或是不愿让家人过于担心。每走一截路,父亲就得停下来稍事休息一下,喘口气。我与他并排而行,仅小半步之远。

  空气凝重,软卧包间似乎比往日的更为狭小,声音也显得低沉。我们尽量聊着父亲感兴趣的话题,多半是一些往事的回忆。我不时地也来几段调侃的语句,只要能博得父亲会心的一笑就好。

  我们轮流就餐,母亲和妻子先吃完。餐车里,父子二人相对而坐。父亲受病痛的折磨,食欲大减,但还是坚持着慢慢咀嚼。这餐饭吃得时间很长,我一直在关注着桌上饭菜数量的变化。此时餐车的旅客很少,父亲对我说:“我俩就在这里坐一会吧。"我答道:“好啊。"随即我为他端来了茶杯。父亲还是保持着往日的习惯,喜喝浓茶。别人饮浓茶会影响睡眠,可父亲早已适应了。年轻时为了多看书,他就刻意地缩减睡觉时间。

  父亲仍然很健谈,只是精神欠佳,中气远不如以前。他涉猎领域多,知识面广,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怪不得每次讲学,大家都为他的精彩语言所折服。今天,他依然出口成章,尽管我听得很认真,却始终兴奋不起来。一想到此行目的,还是不禁哽咽。这样的交流机会以后究竟还有多少?

  不知不觉已过了半小时。一位列车员看父亲年岁大,就亲自过来为他加开水,并说道:"您老肯定是位学者!"我不解地问:"何以见得?"他回答:"老人家特别有风度和气质,谈吐不凡。"这位列车员执意要和父亲合影留念,晚上还特意到房间里去看望他。

  我们闲聊时,根本就没注意到邻桌还有一位花甲长者,正津津有味地听着我们的交谈。当我们起身时,那人走上前,"请问老人家,您是否姓胡?"父亲道:"是的。您认识我吗?"那人连忙答:"这就对啦。我虽不认识您,但早闻您的大名,以前还在电视上见过。"父亲笑了笑,礼貌地递给他一支香烟。那人对我说:"胡老了不起,是我们安庆的这个!"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竖起了大姆指。之后,父亲居然站在那儿和他聊了十多分钟。

  我的心跳伴着列车,在奔驰!

  哪怕就只有那么一丝的希望,也要付出最大的努力。父亲前半生惨遭厄运,后半生致力于考古事业,六十五岁卸下职务,七十岁才光荣退休,意在追回逝去的岁月。他不能走得这么早,也不会这么早啊。父亲一贯坚强,历经诸多难关,如今我默默祈祷:这次也能逢凶化吉。

  父亲生活中,有一样东西必不可少,那就是香烟。顺境也好,逆境也罢,他几乎都是烟不离手。即便是在病房,医生也为他开了绿灯。此次外出我带了六条香烟,父亲却带得更多。虽然有违康健,但也确是一种稳定心情的“良药”啊。抽就抽吧,能抽烟至少说明身体状况尚好。

  寂夜,父亲再度发烧,只得躺下休息。平时很健壮的父亲,已消瘦了许多,脸上的皮肤松弛了,岁月的刻痕越来越深,握着的拳头也总是颤颤的。上铺的我没有睡意,不敢随便翻动,怕影响他的睡眠。我试想,这次会不会有转机?治疗需要多长时间?心里可全然没底。当初父亲本不愿意去上海,无奈只得告诉他病情。父亲应允,但提出一个条件,不要告诉单位和亲朋好友,有什么事情自行解决。

  父亲睡得不熟,而我更是彻夜难眠。他的每一次呻吟,都紧紧牵动着我。多凝视几眼,尽管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我努力幻想着很多场景:酒店餐桌上,父亲依然谈笑风生;靓丽外滩边,父亲率全家玩耍;家中书案上,父亲豪情泼墨;八十诞辰寿宴上,儿子为父亲祝辞……

  凌晨四点半,列车抵达了上海。原先那急盼的心情反而有点反常,继而又变得紧张起来。

  已是初春,却不乏寒意袭人。我和母亲慢慢帮父亲穿好衣服,走向站台。父亲挺直了腰杆,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燃了一支烟。此时的父亲,是那样的坚定、安然。

  天,渐渐泛白,我期待眼前的明亮,也渴望着心中的明亮。

  在这之前,姐姐和姐夫已驱车先行到达上海,并在医院附近找好了宾馆。安顿好父亲,我也顾不上休息,便和姐夫带着病历和磁共振片等资料,匆匆走进了上海东方肝胆医院。

  由于心急,忽略了正常上班时间,我们早到了半小时。医院橱窗前,我浏览专家介绍,看到他们的医学造诣和成就,内心平静了许多,这儿真的就是希望之地?!

  很快我们就见到了已事先联系好的晏主任。这是一位中年专家,他很热情,把我们引进办公室。晏主任并没有看病历,只是将一张张片子插在灯箱上。别人不懂的东西,在医生眼里一览无余。晏主任的笑容随着他的读片而慢慢收敛。我不忍再看到他凝重的表情,更不愿揣摩他此时的心思,于是悄悄退出门外。姐夫在和他交流着,我已无需再知道什么结果了。我的希冀打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折扣。

  按照医生的要求,第二天我们带父亲到医院做了一次更全面的检查。胆管细胞癌,这是“癌中之王”!据悉,此病概率较小,无所谓早中晚期,患者存活期一般仅在三个月左右,几乎没有超过半年的。晏主任放弃了原先的治疗方案,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父亲的生命已开始进入倒计时阶段。上海几家医院专家的会诊,也再次证明了这一切。

  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动作也迟缓了许多,但生活态度还是乐观、积极的。每天他都与我们一道去饭店吃饭,还细心地为我们点菜,晚上也偶尔散散步。父亲有个习惯,常常召集全家人在一起聊聊天、商量事,我们戏称为开会,即便在上海,他也仍是这样做。闲时与在外读书的外孙和孙女通电话,老人爽朗的笑声,打消了孩子们的担忧,他不愿让家人过多地背负精神压力。

  由于曾饱受沧桑,父亲养就了刚毅的性格。剧烈疼痛,没有让他有所表露;夜不能寐,他也不会让住隔壁的我知道这些。父亲有不少好友在上海,可他却未联系,他不想给朋友们带来任何的麻烦。

  三天后,父亲同意了伽玛刀放疗方案。尽管这种治疗对人体有一定的杀伤性,但毕竟能抑制癌细胞的生长,减轻病人后期的痛苦,也只好勉强为之。

  我搀着他走进了治疗室。父亲的淡定,家人的恐慌,成了鲜明对比。四十分钟的放疗时间,似乎被拉长了许多。那挂钟,那扇门,被眼神穿了一遍又一遍。电子门的缓缓开启,我急冲进去。父亲微微的一笑,既是对家人的安慰,也是对生命的渴望。

  除每天打吊营养液外,还得大量食补,从石斛、孢子粉到水果,尽量维持身体的需求。平时父亲对菜肴并不挑剔,可后来味口发生了改变。只要他想吃的,就立马去买,无论路程的远近。在我看来,他每吃下一口菜,就是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父亲的体质越来越虚弱,行走也已相当困难了。我们建议买一只轮椅,好让他舒服些,可父亲就是不允。在多次劝说甚至哀求之下,他才勉强同意购买。

  那只轮椅,往返于宾馆和医院之间,穿行于医院的各个角落。它画出了不规则的直线,画出了不工整的圆圈。它,刻下了父亲就诊的历程,记录了我们一家人的酸楚。

  十余天的疗程,就像一场战役,艰难地结束了。医生嘱咐,三个月之后再来上海复查。我的希冀又一次缓缓升起,此时却包裹着一层隐隐之痛。

  就在准备离开上海之时,父亲提出想去看望一下表哥。表哥是他舅父的儿子,幼年的好伙伴。母亲拨通了电话,大伯很激动,忙叫他的儿女全部赶到家中。父亲进入了小区,远远地就看见表哥不停地在招手。其实大伯年迈有眼疾,根本看不清来人,只是一看到车辆过来,他就早早地挥舞着手臂,生怕错过。

  耄耋之年的兄弟俩相拥而泣,足足有几分钟。父亲流泪了,这是他一生中极少有的眼泪。他们彼此心里都很知晓,这可能就是两人的最后一面。

  一路奔波,父亲真的很疲倦。回家的好心情,一直在支撑着他!家门口,一群人在等候着。那晚,父亲挺兴奋,和大伙聊天居然长达三个小时。

  可后来,还没等到复查,父亲便匆匆地走了。那层包裹之痛彻底敞露出来……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广安智能之家 欣梦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广安智能之家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125 投稿总数:24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49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0-09-26 00:20:40 最后登录: 2018-07-11 20:34:54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