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散文在线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优美散文 > 伤感散文>文章详细内容页

哭泣的雅积楼

时间:2018-03-15 18:47:32  】来源:手机原创 作者:ycooq 点击:

  今年这个端午节,我的心情亦如眼前哭泣的雅积楼,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公元2010年6月14日上午8点,当我再次来到儒林街寻访时,呈现在我眼前的已是一片破败不堪的景象。此时老天的心情似乎同我一样,阴沉着脸,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显得忧心忡忡,就连一向逞强的狂风,今天也显得那么无力,这是因为没有了先前连片的老屋及幽深的巷道为其借力穿行。

  冷雨寒风中的我,在儒林街,确切地说,眼前已没有了昔日的儒林街。我在眼前这片残垣断壁的废墟中,寻访着我曾熟悉的雅积楼身影。空旷的废墟中,倒是有一座门被块砖堵住的老屋,就在我眼前。这就是雅积楼吗?我在心里问自己,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这就是历经明清两代,有着450年历史,曾是顺天巡抚,兵部侍郎李贡之子李原道立有碑文:“于惟大父,积书以楼。吾考继之,充栋汗牛。”的那个雅积楼吗?

  我不敢相信,于是我转过身,很是胆怯的询问附近的一位大妈以求证我的猜测。大妈肯定的说,这就是你们一天拍到晚的雅积楼啊!大妈的回答,让我悬着的心回到原处。此时,我在心里祈祷着,万幸万幸,哭泣的雅积楼,你虽满身是伤,摇摇欲坠,但你终究挺住了,没有倒在眼前的一片废墟之中。

  雅积楼虽还在,雅积楼虽没有倒,但我分明能感觉到,哭泣的雅积楼在向我诉说她心中的苦,心中的不解。我能听懂她在诉说着:“你们啊,一谈到历史,一谈到文化,一出什么书,就拿我来说事。我都这般大年纪了,你们又是拍照、又是寻访,把我当成明星模特一般的折腾,可你们有谁真正的来关心过我?重视过我?我这老骨头都快要散架子了,有谁帮我把过脉?问过诊?眼下我还得立在凄风苦雨中为这片废墟充当守望者,连一个重点保护的警示牌都没有,我真的保不准今晚眼睛一闭,明早就醒不来了,到时真不知道你们还会再怎样拿我来说事?…”

  面对哭泣的雅积楼,我除了陪她同一同哭泣,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举起手中的相机,为她多留几张图片,让后来的人能记住这座被誉为芜湖历史最长,藏书最多的私家藏书楼;记住明代那位被誉为中国的“莎士比亚”剧作家汤显祖在其晚年的时候,被李道原之子,当时的南雄府通判李承宠接纳安置于眼前的雅积楼上,得以食之无忧地写出那本也让芜湖人沾沾自喜的《牡丹亭》。

  哭泣的雅积楼,你耀眼的过去,曾令多少人为之赞叹,因为有你的存在,儒林街才多了一份儒雅的风味;因为有你的许多故事,今天的人才始终没有把你忘怀…

  伫立在已然废墟一片的今日儒林街口,脑海里还是抑制不住地翻腾、想象着、回味着儒林街过去曾有的盛世景象:曾几何时,有多少文人雅士徜徉于这360来米长的儒林街古道中?莫说那画得一手好画,写得一手别具一格好字的大名人米芾常闲步于此,感受这里的儒学氛围,或许那仍矗立于老十二中夫子庙旁的米芾碑文,就是“石痴”漫步于儒林街时,成稿于腹中的呢;我想,芜湖人都熟悉的大画家萧尺木、铁画创始人汤天池及“执掌皖北书院十载”的清代重臣黄钺等等知名大家也一定不会少来这里一睹“尚书楼”的鲜光风采,令我钦佩的是,清代著名小说家吴敬梓,在芜逗留寻访期间,竟能整出一本扩大儒林街知名度的讽刺小说《儒林外史》出来。

  如今,儒林街几乎不存在了,庆幸的是雅积楼还在,再往前走一点,似乎与儒学氛围不搭干的,由李鸿章为其侄女陪嫁购置的“小朝天”还在,而且比雅积楼保存的还好,如此现象,别说哭泣的雅积楼想不通,就是我也真的想不通啊。

  近二十余年来,我曾无数次的寻访芜湖的老街老屋,就是眼前的这儒林街、这雅积楼,一年之中看她至少四五趟之多,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她们速写画像、拍照留影,广为宣传,其用心与目的,就是想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些记录城市发展,刻记人文历史故事的,尚存与地面的“城市物体档案”能得以好好保护,她们是这座城市乘上启下的历史链条,这些仅存不多的历史链条断了,我们真的要靠翻阅史书来表述我们曾有多么辉煌的过去吗?尤其是当我亲眼看到那些记录着这座城市一段重要历史和具有浓郁地域文化色彩的老街老房子在隆隆的铲车声中被夷为平地的时候,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道历史的空白,一个无法向后人交待的空白。难道这些陈砖旧瓦真的失去了她应有的历史价值?难道现代的文明人真的对这些落满历史尘埃的青砖灰瓦没有一点点的留恋了?不是!绝对不是!当我走进老街的时候,热情的老房子里的主人见我认真对老房子速写的时候,不不无叹息地对我说:“我家这老房子有百年历史了,你现在还能看到她,再过一段时间这条老街还有我这住的老房子就全部都要拆除了,我真舍不得离开这老屋。”我抬头望去,那老房子画梁雕栋,古色古香,我也为老房主将要失去老房子而难过。不独房主人和我难过,就在几天前,我碰到一件非常令我感动事情,我与素不相识的我市知名文学青年范君问老师偶遇到一起,他对我说,你给老街画的每一幅速写,我都剪贴在本子中,他说,眼下许多老街老屋已看不到了,只有在你的画中还能看到老街老屋过去的身影。我一直以为只有芜湖的老人们关注老街老屋的命运,没想到年轻人也这样的关注芜湖老街老屋的命运。我想,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他们如此深情的关注老街老屋,其实就是希望家乡的历史文化能在我们手中得以很好的传承。这是一种乡情,这是一种责任,这也是一种期待。

  面对眼前哭泣的雅积楼,我除了能给你画画与拍照,除了逢人叙述你所处的困境,你真的不要问我你还能撑多久?

TAG标签:

【审核人:凌木千雪】

------分隔线----------------------------
文友推荐
 
返回首页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ycooq ycooq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ycooq 会员等级:普通会员 用户积分:305 投稿总数:95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69 他的生日:03-13 注册时间: 2016-03-04 20:59:14 最后登录: 2018-03-22 18:38:08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微信公众号【建议关注】
 

深度阅读